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话说竹内实


□ 程 麻

文章的副题“友好不易理解难”,是由当今日本著名中国学家竹内实先生的命题改动而来,原本的说法为“友好容易理解难”。那是他在日本《中央公论》杂志一九七八年十月号上发表的《理解与友好》一文里提出来的:
在我看来,一国(或者民族、区域)与另一国之间,与相互“友好”的难处相比,还是相互“理解”更为困难一些。
说得极端一点,可以说:友好容易理解难。
竹内实觉得这个命题的概括似乎有点“极端”,可依旧对其情有独钟。后来在把该文结集出版时,又特意将这一命题加以凸显,选作了那本文集的书名,在一九八○年由共时出版会推出。此后,在日本的中国研究界,“友好容易理解难”的说法差不多人所共知,被看成是竹内实先生的一句名言。
竹内实先生敢于就国与国(或民族、区域)之间的关系说出这种概括性的话来,无疑主要是基于亲历日中两国关系多年曲折进程的深切感受。他在提出这一命题的时候,正值中日两国终于恢复了邦交,人们都在大谈特谈且纷纷憧憬着两国友好的前景。竹内实先生致力于日中友好的意愿之热烈自然不逊于任何人,却在众人兴高采烈之时提醒不同国家之间理解之难,无非是想使两国的友好关系能够扎根于更牢固的基础上,不愿意满足表面的客套或者是一厢情愿。特别因为竹内实先生走过特殊的生活和学术道路,他当时逆潮流说出的这种清醒冷静的看法,使后来的中日两国政界和学术界都无法回避或忽视。
说起竹内实先生的生活与研究中国的学术道路“特殊”,至少有两点值得一提:一是在当今日本的中国研究界里,像他那样出生于中国的著名学者确实不多见;二是他关于中国和日中关系的著述至今在日本称得上数量最多。
说到在中国出生的日本人来,当然并不怎么稀罕,但其中却很少有像竹内实先生那样出生于中国的日本人终生致力于中国研究。尽管类似的日本学者也并非一个都没有遇见过,但说实话,只听他们讲中国话就觉得非常别扭。对此,他们往往会不好意思地解释说,那一代日本人一般是不屑于学中国语的,因为无论是在“满洲”还是在中国“内地”,说日本话都可以畅通无阻,其牛气绝不低于眼下在中国会讲英语。相比之下,当战后日本人纷纷回国以后,竹内实讲的中国话在当时的东京竟成了最地道的,难怪战后首次护送中国在日遇害劳工遗骨的“黑潮丸”来华以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日本访华团体,常常要请竹内实先生担任翻译。可能正是因为竹内实的中国话讲得那么好,甚至不止一人向我询问过,竹内实先生的父母是否都是真正的日本人。
每当这种时候,我总特别强调:竹内实先生的父母都是到中国经商的日本平民。这一实情或许可以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竹内实先生没有当年某些在中国的日本人的那种优越感,并会毕生情系中国。
竹内实先生的父母原是日本爱知县的无地农民,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挟裹在移民潮流中,到了中国山东省胶济铁路沿线的小镇张店(现属淄博市)谋生。据说,可能由于他父亲曾自告奋勇与“绑票”的劫匪谈判解救过一个地主,那地主为了表示谢意,便帮助他父亲在当地盖了一家旅馆让他经营。竹内实与弟弟妹妹都是在那里出生的。当时,日本侵犯山东,竹内实从小在那里对日中之间的紧张关系感同身受。他看到过日本军队驻扎在当地的兵营,也因抗日风潮蜂起云涌而身处尴尬的境地。后来,因为很小时父亲因病去世,大约母亲希望作为长子的他能够帮着在当地料理生意与生活,便找了一位中国老师教他学习中文,使竹内实自幼就会说两种语言,也使他能够贴近当地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