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术自由自由谈


□ 吴国光

   “这个阶级将要实现社会自由,但它已不使这个自由受到人的外部的但仍然是由人类社会造成的一定条件的限制,而是从社会自由这一必要前提出发,创造人类存在的一切条件。”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一
  
  A:一谈学术自由,我们总是这样说:我们提倡学术自由,但是我们不要资产阶级的自由化。这说明学术自由还是应当有限制的,学术自由搞出了格,就变成了资产阶级自由化。
  B:恐怕不能这样理解吧?学术自由根本不存在出格不出格的问题。
  A:这是什么意思呢?
  B:很明显。学术活动的自由与政治活动的自由是不同的。学术活动作为对科学本身发展的探讨,应当是没有禁区的。科学的任意驰骋的自由,就是人类探询自然界秘密的自由,也是人类探询自身秘密的自由。我们如果用政治自由的限度去束缚它,肯定是不利于学术发展的,不利于真理的发现、发展与不断完善的。实际上,政治自由的“格”,正是在学术自由无因循之“格”的情况下,经过发现真理之后而确定的。一句话,科学是一块自由的土地。
  A:这样是要出现毒草的!
  B:寻找真理必然要经过错误与失败。错误的学术观点也是人们探求真理的足迹。其实,在科学的园地中,凡是成长起来的东西总有它一定的正确性;而且说到极点,即使其本身完全没有正确性,也不是一点进步作用也不起的。对立是繁荣的基础,否定是发展的环节。这是事物的客观辩证法。
  A:你说的也有些道理。错误的东西往往也包含正确的成份。
  B:对了。而正确的东西又都不是十全十美的。真理是发展的,人们只是不断从相对真理向绝对真理前进,但从来不会达到止境。人们对客观真理的认识是受人类本身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的认识水平限制的,是受人类的实践限制的。在某种意义上,正确与错误总是相对于人们的一定认识水平而言的。不允许出格,不允许对既定的东西的挑战,不允许错误的存在,实际上无异于不允许真理出生,不允许科学发展。
  A:可是几千年来有毒草丛生的局面你不能否认。
  B:是的。而这恰恰从反面证明了学术自由的必要性。几千年来,反动阶级掌握政权,他们害怕真理,操纵国家机器,去干扰、阻碍学术的自由发展,使它走向畸形。这就是说,有了一个坏园丁,香花被铲除了,毒草才得意起来。
  A:那……
  B:另外,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个是当时科学发展的水平限制了人们的认识能力,一个是经济关系决定了人们的意识形态必定是与它相适应的。这就是说,归根结底还是生产力发展水平问题。
  A:这就是说,当时的土壤、气候等就比较不利于香花成长,同时又加上坏园丁?
  B: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在哥白尼提出日心说时,代表反动统治阶级利益的教会不就扮演了一个残害香花的刽子手角色吗?
  A:可是,在今天,人民掌握了权力,我们不妨把国家机器开进学术园地了。
  B:也应当谨慎才好。因为人们还受到认识水平的限制。最聪明最善良的园丁也不见得一下就能辨别出一棵幼芽是香花还是毒草。与其贸然去铲除它,不如任其自由生长。
  A:于是,学术自由就可以不要任何框子了吗?
  B:正是这样!你能保证框子以外没有真理吗?我们如果把限制政治活动自由的框子来套在学术活动上,把学术自由不能符合政治需要的地方就叫做资产阶级的自由化,那就等于扼杀学术自由。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讲学术自由,这种学术自由也随时有可能被“自由化”这根棍子打死。
  
  二
  
  A:在你讲的那种学术自由的情况下,马克思主义在学术领域里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B:如果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来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很明确。马克思主义不是君临一切的思想王国里的独裁者,也不是一切科学结论正确与否的准绳。一方面,在指导我国政治、经济生活时,马克思主义是不可动摇的基础原则;但是,另一方面,在学术领域里,它却只是种种思想流派之一,只不过这一思想流派被迄今为止的历史证明为更符合客观真理。
  A:你的意思该不是要取消马克思主义在思想领域学术领域里的领导权吧?
分享:
 
摘自:读书 1980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