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破烂王”王富


□ 王金昌

  收藏者最大的欣慰,是对历史的补缺。
  现在逛潘家园收藏书籍资料、名人信札的人,没有人不知道王富。我的革命文物的收藏,以至后来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我的早期革命文物收藏集锦《红色典藏》,王富是我最早的供货人和主要资料的提供者。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时,我通过新华社向媒体公布的《抗日三字经》;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五周年时,我向媒体公布的《中华苏维埃政府选举法》以及我收藏的五四时期在上海创办的《小说月报》、1924年创办的《语丝》周刊全套,沦陷期20本120万字的《北平日记》等珍贵历史文献,都是从王富手中购得。纸张类的文献、资料类的软文物,信息量最大,切入历史最直接。在古董、字画收藏热的今天,是王富另辟蹊径。开辟和引领了软文物收藏的先河。
  
  初识王富
  
  我认识王富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地摊,那时的地摊应该位于潘家园市场南边,现在的妇女医院所在的地方。门朝西开,说门其实没有门,只是个豁口。那时,也是王富刚入地摊不久。当时只有古玩器物摊,没有像现在这样的书摊。王富拉着个排子车,排子车上有书、邮票集、相册、纸张资料,有时也有几轴画。他总是站在门口。后来才知道是他里边没摊位,因为摊位是要摊位费的。一次,我在一捆纸里翻出一张八开纸用毛笔字写的“交代材料”,落款是“罗工柳”签字和按的红手印。当时我的兴趣主要在古玩杂项上,其次是画,虽没涉足资料收藏,但对美院的东西还是感兴趣,对罗工柳这位油画大家还是知道的。交代材料写于1968年7月19日。内容大致是:
  一九五九年,革命博物馆布置绘画任务时,最初打印的目录,后来有一次大的变动。这次把原有"-t泽东和矿工”改为“刘少奇和安源矿工”。还有其他比(较)大的变动。这是由陈列部谢炳志和沈庆林在陈列部办公室通知我改的,然后让我向外布置任务。我经过美协把“刘少奇和安源矿工”这个大毒草题材布置给美院侯一民。但后来陈列部谢炳志和沈庆林又要我布置人画“毛主席在安源”。这个任务我布置给辛莽,并派辛莽到安源去过。
  在罗工柳落款和日期下边注有“罗工柳被揪出批判,此供参考”。落款是“中央美术学院工革委68.7.18”。
  我问王富要多少钱?王富说你看着给吧,我看得出他心里没谱,大概也不知道罗工柳是何其人也,更不会知道毛主席去安源是怎么回事。我说100元怎样?王富瞪着眼睛傻傻地看了我半天才说,你再随便拿两件吧!我看着王富,头发蓬乱,衣服也不合身,像是捡来穿上的,但人很实在。我在他排子车上又翻出一本影集,是梅兰芳原照,从九岁的梅兰芳到演霸王别姬的梅兰芳,足有一百多张。还有一信札,是国民党元老写给我党一位要人的。我告诉王富,梅兰芳是京剧大师,你看还跟毛主席有合影呢,可开价500元,信札可开价1000元。我也给他讲了罗工柳。王富感谢再三。
  我认识了王富。从此我在潘家园,只要碰上他,都会先看一遍他的货,告诉他哪些东西有价值。可惜我当时对资料性的东西还没有像后来这么大的兴趣。我之所以要罗工柳的检查,不只因为罗工柳是油画大家,更主要是因为其中谈到毛主席和刘少奇去安源。由于对革命文物有着浓厚的感情和兴趣,我与王富交上了朋友。要饭的王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