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德国版番禺人



  如果说广州番禺人对垃圾焚烧项目的强烈抗议代表着中国公民意识的进步,那么德国人呼吁紧急叫停在自家后院建发电厂则代表着典型的西方式维权。不同的是,即便是太阳能、风能和沼气等被称为可再生能源设施的建设,也引发民众的一波波抗议高潮。正如社会学家所说,每个区域的公民都有权利自己决定能源供应方式,轮不到政府和开发商插手。
  
  汉斯·弗利格喜欢散步,喜欢河畔的风景,所以30年前他搬到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一个小山村。但是,他知道,喜欢散步与河边的风景并不能构成他反对太阳能设施建设的全部理由。而且,仅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万万做不到的。因为政府和投资方会把气候灾难的论调摆上台面。他们可以指责弗利格反对太阳能设施建设就是准备赞成海平面上升、土地干涸和接连不断的飓风……
  政府和一名投资者想要在弗利格的村庄设立两个太阳能发电厂,占地40公顷。弗利格不愿看到这一幕的发生,所以他到处找人签名联合抵制这个项目,并申请在村庄所属的Theres市发动公投,想最终迫使太阳能项目暂时搁置。
  公投日期最终设定在今年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现在,弗利格正到处游说邻居们对太阳能发电厂投反对票。村庄体操协会会议室中,人山人海,坐在人群中央的弗利格激动不已。他的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一条数据线连在投影仪上,在墙壁上映射出斑驳的图像。“所以,从发电和能源的角度上说,(在村庄设立太阳能电池板)这个项目在德国完全是无中生有。”弗利格激动地说。
  Theres市的公民不仅将投票支持或反对太阳能电厂的建设,更要投票决定一个更大的争论:可再生能源设施到底能不能建立在居民区?
  
  建设与抗议之间的战斗随处可见
  
  这只是发生在德国当地的一个小问题,但却涉及到全世界。例如,它让人联想到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举行的各国首脑会议,192个国家在气候变暖问题上争吵不休,却最终没有达成减排共识。这已经足够糟糕一但是,当公民参与到决策中时,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对可再生资源,他们真的持赞成态度?
  理论上,没人会拒绝可再生资源。根据调查,四分之三的德国人支持使用绿色能源。他们想在消耗能源的同时,保持道德上的问心无愧:既过着舒适的生活,又利于全球气候的好转。只是有一个前提一一不管是什么能源设备,都别建在自己的后花园。
  很少有德国人生活在传统的大型发电厂附近。然而,可再生能源可以在任何地方落脚,甚至精细到每一个小城市或乡村,都能使用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和沼气发电厂。但是,当这些设施建立在密集住宅区时,其缺点便会显现出来:噪音,恶臭,破坏风景,这种种缺陷遭到居民的强烈反对。用德国可再生能源联合会主席Klusmann话来说,这直接导致“人们互相联络表达不满”。
  汉斯·弗利格穿着红色羊毛衫,精神抖擞站在幻灯片前。演示文稿上是市区的一幅地图,很多地方都被标识成灰色。他说,灰色的地方代表太阳能电厂可能落脚的地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