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康雨话(外一篇)


□ 罗 汉(阿昌族)

  作者简介
   罗汉,阿昌族,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人,1963年1月8日生,1998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中篇小说集《阿昌女人》、《红泪》,长篇小说《紫雾》、《花事》等文学作品,曾获第六届、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说不清是大自然的神力,还是这里冥冥中藏着雨的精灵,西边离它三十里地的潞西芒市酷热难挡,氤氲腾腾,东边离它三公里的龙陵县城也阳光普照,蓝天白云,而这里此时却浓雾重重,阴雨绵绵。当我再次来到木康这个光荣的哨卡时,木康的雨又以特别热情的方式欢迎我这名归来的老兵。
  雾还是那么浓,雨还是那么密。三年前,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细雨飘飞的春日来到木康边防检查站代职锻炼的。木康的雨,木康的人,木康的情,都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木康的雨是不速之客,说来就来,而且一来就十天半月不愿离去。据说是受热带季风气候和西伯利亚寒流的影响,一年有八个月属于阴雨天气,素有“滇西雨屏”之称,民间也有“象达姑娘龙陵雨”之说,这“龙陵雨”,其实说的就是木康的雨了。
  木康的雨是一块试金石,它随时随地都在检验着木康站官兵的忠诚和意志。木康站的官兵扼守着通往东南亚的320国际大通道。每个官兵每天要执勤十多个小时,翻查货物上百吨,几乎都要在风雨中完成。官兵们上午穿的衣服被细雨淋湿了,中午换下来还未干,下午穿的衣服又被淋湿了。那时,木康站还没有建盖执勤大厅,看着官兵们穿着潮湿的衣服在风雨中执勤,我这个从大机关下来代职的指导员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我悄悄向总队报告并经总队首长的同意,给每个官兵购买了一套防水服和一双长筒雨靴。算是使执勤官兵的内衣内裤免受潮湿。然而,木康的雨给官兵们带来的困难远不止这些,换洗的衣服十天半月都不会干,干净的衣服装在箱子里,不到一个月就会生长出一层白白的霉菌来。许多官兵都因木康的阴雨而患上了风湿病,但没有一名官兵因此而放弃对军人价值的追求。
  木康人对下雨天有一种特别的敏感,越是阴雨天气越能出战斗力,而且常常在风雨中查获毒品,擒获罪犯。我上小学的时候曾听老师讲过《王大爷和三八枪》的课文,那里面有一句谚语:“蛤蟆喜欢阴雨天,敌人专找空子钻”。现在我从木康站官兵们那一双双警惕的眼睛中明白了那句谚语的真正含义。记得我第一次和官兵们在风雨中执勤的晚上,夜伸手不见五指,雨绵绵下个不停。深夜一点多钟,一辆轿车从芒市方向急速驶来,戛然停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走近一看,这是一辆红色夏利车,开车的是个年轻小伙子,车是空的。他说是别人包车到芒市,现在返回下关。我们仔细检查盘问,没有任何问题。“肯定有问题。”战士小张悄悄对我说。于是,我们再次对此车进行检查,几乎翻遍车里的每一个部位,但仍一无所获。也许是夜雨给予了我灵感,在不太亮的灯光下,在与开车人的问话中,我突然发现开车人的上衣袋里鼓鼓的,好像装有许多钱似的。“小伙子,夜深雨大,孤身远行,身上带着那么多钱,就不怕被人抢了吗?”我说着伸手就向开车人的衣袋摸去。开车人脸色突变,转身就跑。几名战士迅速扑入夜幕将其擒获,并从其身上查出毒品300多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