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炸弹


□ 曲连波

  依偎在火车的窗栏上,吹拂着清凉的晨风,望着淡淡雾霭笼罩的碧绿田野,这山、这水、这路太熟悉、太亲切了,一晃…‘多年没回家乡了……

  一

  “赶紧补票,少哕唆!”列车员大声呵斥。

  “我真买票了,坐过站了,没撒谎,真的。”一个老头颤颤巍巍地哀求着。

  “坐过站了就得补票,还要罚款,明白不?”列车员态度坚决。

  “我没有钱、真没有钱呐……”老头近乎绝望了。

  列车员一边验票,…边“押”着一个老头走过来。不忍心看到这一幕,也是不想糟践了回家的好心情,我替老头补了票。老头像鸡叨米似的,一个劲儿地感谢,顺势坐到了我的对丽。老头有七十来岁,戴一顶旧军帽,斜挎一个上了补丁的黄色背兜,拎着一口锈迹斑斑的小铁锅。

  “这是干啥去了?”我有点好奇,也是以示关怀。

  “到县废品站买口锅,刷一刷就能用,省老鼻子钱r。”老头很满意。

  “这么大岁数了,出门儿多遭罪呀,家里没别人啦?”我有点抱不平。

  “啊,是公家的事,这不嘛,让我当道班的二把手,就得多于点,咋整啊!”老头显得无可奈何,又好像在显摆自己。

  “哈……还是领导哇,道班有几个人哪?”我故意追问。

  “没几个,就三个人。”老头尴尬地笑一笑,揉…揉红肿的“泪风眼儿”,低下了头。

  我也有点后悔,揭一个可怜老人的短挺无耻的,想转移话题时,老头哆哆嗦嗦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西红柿,就在他带着恭敬、乞求的目光递给我时,我突然发现,这个人我认识。

  “你是不是八大屯的,大伙儿都叫你那……什么来的?”我不好意思说。

  “啊,都叫我‘炸弹’,你认得我呀?这咋说的,这咋说的……”老头好像为刚才在熟人面前逃票、显摆有些羞愧,两手不住地搓着。

  “啊……我、我不太认识。”我小声地支吾着,脑海中浮现出一段往事。

  那是个寒冷、漫长的冬天傍晚,我们几个半大小子闲得无聊,突然想起了那白白嫩嫩的大豆腐,再蘸点酱油,太香了,馋得一个个直淌哈喇子。大伙…致决定,各自回家拿点黄豆,去换豆腐。不一会儿,都来到了生产队“马号”门口,人来得一个不少,可豆子拿得不多,二肥只拿了一小把,估摸着铆大劲能换两块豆腐,不够吃呀!二肥说他有办法,看他的眼色行事就行了。刚做完豆腐,“马号”里烟气刚刚,小灯泡忽闪忽闪的,地上墙上湿拉拉的。

  “换豆腐啊,在这儿呢!”我们随着声音摸索过去。地中间的磨盘上放着豆腐,“炸弹”放下饭碗给我们换了两块儿。二肥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

  “大爷,吃啥好吃的呢?”我搭讪着,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哪有啥好吃的!”“炸弹”苦笑一下。

  “这吃的啥玩意儿,黑糊糊的?”我有点惊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