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书“穿”上美丽的衣裳


□ 张惠卿

  编者按:
   九月十四日,《读书》杂志的创办人之一范用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里发表一组追思文章: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角度,以示我们的哀思。
  
  范用原是人民出版社的副社长,后又任三联书店总经理,一生和书做伴。他爱书,也爱装饰书。二○○七年由三联书店出版了《叶雨书衣》,叶雨是范用的笔名,书衣是书籍的外衣。在这本书里,他总结了自己多年来对图书封面装帧的许多经验,包括版式设计如何构思创意,使其和书的内容、性质、时代背景完美结合。
  《叶雨书衣》选了经他亲自设计制作和在他的构思、创意及总体设计下,由出版社的几位美编或者社外专家分别绘制完成的七十多幅图书装帧作品。这是范用一生的代表作,从中可以看出范用装帧设计的一贯思想和风格,那就是简洁、清新、大方、韵味深远,富有书卷气息。
  范用提倡多样化的风格,要求设计者一定要了解并熟悉书的内容,把握书的性格,要量体裁衣,不同性质的书要有不同的风格。
  他还特别强调书籍要整体设计,不仅封面,包括护封、扉页、书脊、底封乃至版式、标题、尾花都要通盘考虑。
  著名装帧设计家宁成春和张慈中都曾是范用的部下,宁成春说:“我的书装设计的基本风格和理念都是在范用指导下形成的。”张慈中说:“范用是一个爱书、爱封面设计的痴情人。”
  范用自己也说:“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把人家的稿子编成一本很漂亮的书,封面也很漂亮。”
  我和范用在人民出版社(一九五一年三联书店和人民出版社合并后就成为人民社的副牌,一九八六年分出恢复独立建制)共事至今已有五十多年,曾一起主持过人民出版社的工作,深知他的为人。
  他性格刚强、决断明快、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却又极重感情的人。他认定要做的事,往往坚决果敢,全力以赴,一竿子插到底,非把它做好做完美不可。他办事能力强,工作极有魄力。但作为一个单位的领导人,我发现他身上总脱不掉过去地下党时期形成的某些习性,如有些家长式的领导作风,常被人认为不太好合作共事。
  其实他个性耿直,待人真诚,一心扑在工作上,几十年如一日。我和他多年来一直相处很好,因为我了解他,知道他的性格,也敬重他对事业的执著和认真,所以在工作上我尽力支持他、配合他。
  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喜欢结交朋友,特别是文人朋友。他认识许多和他志趣相投、观点一致的思想理论界和文化艺术界的名人,和他们常有来往,有的还交往很深,如他和黄苗子、郁风夫妇,吴祖光、新凤霞夫妇,丁聪、沈峻夫妇,钱锺书、杨绛夫妇,杨宪益、戴乃迭夫妇,冯亦代、安娜(后来是黄宗英)夫妇,萧乾、文洁若夫妇等都是好朋友,他还和夏衍、聂绀弩、黄宗江、陈白尘、黄永玉、叶浅予、王元化、李一氓、黎澍、胡绳、陈翰伯、戈宝权、刘尊棋、王若水、李洪林等人都交往不断,从他们身上充分吸取思想养料,提高和充实自己。他至今还保留着和他们来往的许多信件。近些年来,范用的这些好友不断离世,使他深深陷入孤寂和痛苦之中。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到八十年代约十年间,作为人民出版社和三联书店的负责人,为了挖掘国内外著名人物的旧著新作,范用亲自策划组织了数十种他们的书稿,这是一项抢救文化遗产的工作,意义十分重大。
  其中范用顶着风险出版巴金的《随想录》是最为突出的贡献。收有一百五十篇文章和二十九幅照片的《随想录》,是巴金晚年最后的一批著作,十分珍贵,范用得知有人阻止刊发巴老的文章后,十分气愤,专程去找了巴老本人,答应他一字不改地把书印出来。
  范用拿到《随想录》的书稿后,做了精心安排,亲自设计封面,装帧、版式、照片等都做得很精美,为了用最好的纸张,范用调用了原来印《毛选》的备用纸。这就是收到《叶雨书衣》里的第一本由他精心制作的装帧作品,包括包封、封面、书脊、扉页、照片、目录等,是一个完整的设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10年第11期  
更多关于“给书“穿”上美丽的衣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