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与“诗”在何处“一律”


□ 刘 石


“画”与“诗”在何处“一律”图片1

内容摘要:“诗画一律”不是一个全称命题。这一命题中的“画”特指这样一些作品,即作者是具有学识修养的文人士大夫,题材是以山水为代表的自然景致,风格气韵萧疏高远,寓兴怡情为其创作之旨趣。换言之,正是在这些地方,“画”方与“诗”形成“一律”。
关键词:诗画一律

宋人苏东坡提出“诗画一律”的命题,早已成为美术史论者的共识。作为两种独立的艺术门类,诗与画的内涵非常丰富,苏东坡及其后的美术史论家们在表达这个命题时,具体针对某家的固不必说,即使泛泛而论者,也势非针对这两种艺术门类的全面而论,而是特有所指。此之所谓“特”者,主要指以山水为代表的包括花、竹等在内的描绘自然景物的画与诗。这就牵涉到“画”与“诗”在何处“一律”的问题。
我们看苏东坡提出“诗画本一律”的诗,题为《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是咏画之诗,所咏对象是折枝画;提出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文,题为《书摩诘蓝田烟雨图》,是论画之文,所论对象是山水画。再进一步看,“诗画本一律”后接着的一句是:“天工与清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后接着举出的是山水诗:“蓝白石出,玉川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相对于这两段,苏东坡还有另一段夸赞当时山水名家燕肃的话较少被征引:“山水以清雄奇富、变态无穷为难。燕公之笔,浑然天成,粲然日新,已离画工之度数而得诗人之清丽也。”(《跋蒲传正燕公山水》)再联想到他称赏王维“今观此壁画,亦若其诗清且敦”(《王维吴道子画》),可知,以清——清新、清雄、清丽的山水为代表的自然景物题材的画和诗,才存在一律之处。
这不是有意缩小这个著名命题的内涵,而是意欲探究苏东坡论断之本义。这里牵涉到中国古代画科的分类和消长,也牵涉到文人画问题。
中国绘画的分科,从较早的东晋顾恺之(见《历代名画记》卷一引),历经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序》)、宋刘道醇(据《宋朝名画评》目录),到元脱脱(《宋史·选举志三》)、明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八)等,各家分类虽不一致,但无论如何,山水都是其中的一大类。而对传统士大夫来说,其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类。
中国古代山水画的历程,大体如研究者所说,“出现于战国以前,滋育于东晋,确立于南北朝,兴盛于隋唐”(王伯敏《中国绘画史》第四章第一节)。和人物等画科相比,早期山水画的水平并不算高,魏晋以至唐前的山水画,用张彦远的话说竟然是“群峰之势,若钿饰犀节,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历代名画记》卷一)。初唐裴孝源所著《贞观公私画史》等书记载的不少此期山水画作如顾恺之的《庐山图》、戴逵《吴中溪山邑居图》、戴勃《九州名山图》等今已不存,但由隋代画家展子虔《游春图》(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这一号称最早的山水卷轴不难想像其水平,这与魏晋南北朝时期山水诗已然名家辈出、蔚成大国的情况是不甚相同的。不过,当山水画在唐代臻于成熟,经五代至北宋遂达于昌盛,南宋初年的邵博即云:“本朝画山水之学,为古今第一。”(《邵氏闻见后录》卷二七)此后长期在绘画各科中占据主导地位,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的地位之尊,又远非诗歌史上的山水诗所能比拟。这就是宋人沈括《图画歌》所说:“画中最妙言山水。”元人黄子久《山水节要》所说:“夫山水乃画家十三科之首也。”至近人黄宾虹,则将“画重山水”视作中国画三种“特异”之一(《黄宾虹文集·中国画之特异》)。
山水画在画史上的地位何以会发生如此变化?因为传统士大夫十分看重绘画陶冶情性的作用,认为以山水为主的自然题材最具这种功能。与东坡同时的郭熙将这一点说得很清楚:
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鹤飞鸣,所常亲也。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情所常愿而不得见也……然则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在焉。耳目断绝,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此世之所以贵夫画山水之本意也。(《林泉高致·山水训》)
明人唐志契《绘事微言》卷下“画尊山水”条也说:
画中唯山水最高,虽人物花鸟草虫未始不可称绝,然终不及山水之气味风流潇洒
“画”与“诗”在何处“一律”图片2
清初著名画僧石涛的名著《画语录》则有“古之人寄兴于笔墨,假道于山川”(《资任章》)之语,《画语录》中又独辟《山川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