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虎头食肉亦非豪


□ 张宗子

  王绩曾在《醉后》诗中自豪地宣称:“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百年何足度,乘兴且长歌。”他的十几首五言绝句有意无意地构成了一个酒鬼的系列宣言。英译唐诗选本喜欢拿这一首打头:“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政治挂帅,饮酒先强调思想和动机。《鲁拜集》风流犹在,郭沫若译本的第一句很潇洒地高呼“醒呀!”这里却说不肯醒,大有更进一步,并驾齐驱的意思。《题酒店壁》有云:“昨夜瓶始尽,今朝瓮即开。梦中占梦罢,还向酒家来。”为求长醉,真是夜以继日,日以继夜,不让一日虚度。然而王绩虽然很哲学,很名士,很瘾君子,同处易代之际,少了一份彭泽先生的淡然。他更没有想到,论起饮酒的豪迈,身后百年,李白横空出世,饮中八仙中的每一位,都能轻易在宴席上把他撂倒。李白的酒诗黄云万里动风色,有“小李白”之称的陆游,横槊奋起,踵武前哲,六十年间万首诗,上不为仙,下不为鬼,洋洋乎自居于中流,泉石激韵,和若球锽,却也有白波九道流雪山的气势。王绩虽高,论气势,不得不让放翁一头。
  
  一
  
   江楼吹笛饮酒大醉中作
  世言九州外,复有大九州。
  此言果不虚,仅可容吾愁。
  许愁亦当有许酒,吾酒酿尽银河流。
  酌之万斛玻璃舟,酣宴五城十二楼。
  天为碧罗幕,月作白玉钩;
  织女织庆云,裁成五色裘。
  披裘对酒难为客,长揖北辰相献酬。
  一饮五百年,一醉三千秋。
  却驾白风骖斑虬,下与麻姑戏玄洲。
  锦江吹笛余一念,再过剑南应小留。
  陆游七古学李,近体学杜,性情上他有和李白相似的地方,豪放来得比较精致和收敛,闲适却又奔了陶渊明和王维一路,就思想和处世的态度而言,则更接近杜甫。盛唐精神,道教是底酒之一,取功名和谈神仙构成乐观主义的两个方面。与神仙境界相比,现实颇不足道,所以他们看人生,有堂皇的理由洒脱。神仙虽好而难求,如不入山毕生为道士,神仙也就是一种精神。因此,现实也不必彻底看轻看贱,毕竟日日笙歌的富贵荣华既享受,又风流。唐朝人不仇富,汉人讥人铜臭,讥不到唐朝这里来。比起铜钱,唐人更喜欢帛。帛质地轻柔,颜色鲜艳,非但不臭,也许还芬芳扑鼻。韦庄诗:“因知海上神仙窟,只似人间富贵家。”后人便不肯这样说。李白在道家之外,兼具战国纵横家的遗风(和赵蕤不无关系)。这个纵横家,便是现实主义的,入世的,但和杜甫的儒家不同。他心目中的纵横家,不取苏秦的佩六国相印,专在嫂子面前摆威风。他取鲁仲连,取范蠡,取后来的张良,建功立业,似是专门用来炫耀的,而且重点不在建功立业本身,而在此后的功成不居,拂袖而去。好比当今一个人,千方百计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不得奖,辗转反侧三十年,心有不甘。一旦得奖,立即通电拒绝,显得特别高。李白的天真,表现在爱自夸,十足孩子气,搁到别人那里,便俗不可耐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