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在非洲的位置


□ 康路易

  中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参与深度哈广度的提升,在过去几年引发大量媒体关注。在法语甚至有了专门的新闻名词“Chinafrique”。从在安哥拉的中国建筑公司,到在苏丹的中国石油企业,再到每一个非洲国家首都几乎都有中国参与建设的体育场馆,西方媒体和公众感受到了手卜面而来的“中国潮”。

  种观点是,同此前其他西方国家与非洲的关系相比,中国和非洲的关系并无二致,这种观点认为,中国对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参与,与其他已有的殖民力量的竞争,只是一场零和游戏,非洲人不可能从中获取丝毫的益处。西方,特别是欧洲,对于中国在非洲的发展感到不满,仅仅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中国的灵活和精明。

  另一种观点是,中国与非洲的关系和非洲以往所有的关系都不相同,是非洲对过去的“终结”。正如许多中国外交政策观察家所言,中国从历史上看从来就不是领土扩张主义者,所谓中国新殖民主义之说站不住脚。中国取代了以往的殖民者,对于非洲来说是好事。中国公司与非洲签署的自然资源合同与过去那种西方剥削式的合同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中国在非洲的参与帮助非洲国家打破了过去殖民主义的羁绊,双方是平等的、双赢的。

  我们应该相信哪种观点?也许,两个都不。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两种观点都不是完全正确,原因如下。

  重要的是能让非洲发展

  非洲自然资源使用的基本问题包括:第一,是否会导致经济变得高度依赖自然资源,或者在很多例子中,经济是否将继续高度依赖自然资源;第二,非洲国家自身能否建立或者加强机制性的保护措施,以免出现“自然资源的诅咒”(自然资源诅咒是一个经济学术语,指的是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反而迟缓——译者注)。

  一个国家一旦成为自然资源的主要出口国,其机制很有可能是通过所谓‘荷兰病”( the Dutch disease)王见象荷兰病,指一国特别是指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译者注),继而导致经济中其他不依赖自然资源的部门萎缩。这种情况的出现,主要原因是,成为自然资源出口大国往往伴随着该国汇率升值,制造业等出口受到打击。眼前的例子是加拿大:看看加元过去几年的升值幅度,以及阿尔伯塔地区石油、焦油砂出口的提振。

  更为阴暗的一面是,自然资源的丰富往往催生权力寻租行为,而这对于经济发展不仅无益,反而会滋生腐败、分配不公等社会问题。当然,是与中国做生意还是与法国做生意,是非洲的选择。非洲自身的问题已经存在,无论哪一方对非洲的参与都很难使其恶化。不过,问题起码从概念上明朗化了:与非洲做生意的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非洲自身能够制定机制与政策,走上发展的道路。当然,最近在马里和中非共和国发生的事件也让我们很难对非洲自身发展非常乐观。

  中国的位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