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望子成“衡”


□ 黄 维

  黄维樑广东澄海人,香港中文大学一级荣誉学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历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讲师、高级讲师、教授,美国、台湾、大陆多所大学客座教授。现任台湾佛光大学文学系教授。黄氏著作有《中国诗学纵横论》《香港文学初探》《中国现代文学导读》《突然,一朵莲花》《黄维樑散文选》等二十余种。历任多个文学团体主席或顾问。其作品曾获文学奖,入选各地选集及编入中学语文教材。
  
   妻子怀孕了,喜讯之后要做的事一件接一件地来,其一是为未来的孩子取名字。是女儿,则称为黄莲花?周敦颐的《爱莲说》让这种花卉升值,而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正好名为《突然,一朵莲花》。又或者称为黄文心?我这个老爸研究《文心雕龙》,文心这个美名有家学。是儿子呢?当然可名为雕龙。文心、雕龙两个名字,已有一位《文心雕龙》专家用了,成为女儿和儿子的名字。我如采用,应无侵权之虞,因为《文心雕龙》这本文学理论杰作早已成为公器,何况这位专家不姓黄。口中念念有词,却发现黄莲花、黄文心、黄雕龙三个姓名,都是连姓带名字字平声,不合飞沉平仄抑扬的节奏之道,过不了“声律”这一关。不要紧吧,意义好就行,不要“形式主义”了?黄维樑连姓带名不是三字皆为平声吗?《文心雕龙》则四字皆平,更没有“浮声”“切响”的变化。拙名维樑是父亲所赐的“嘉名”,我更改不得;书名《文心雕龙》四字皆平,可能是作者刘勰考虑不周而有瑕疵,不足为范例。我为孩子取名字,自然要衡量种种因素,要止于至善。
  与妻子文君商量取名的大事,想到二〇〇六年五月初是这个孩子的预产期,灵机一触,一个“商机”无限的名字来了:黄金周!国内一年有三个大假期,春节、五月初、十月初,每个大假期连续七天,旅游、购物、餐饮、娱乐,消费者有黄金可消,业者有黄金可赚,乃名为黄金周。吾家姓黄,在黄金周出生的孩子,名为黄金周,不亦宜乎?不亦醒目乎?不亦一读一听而难忘乎?和友人谈及黄金周这个矜贵的名字,长沙的李元洛兄在电话中听后大笑,比他朗诵《戏李白》和《赤壁怀古》时的声音还要宏亮。他大笑是因为他以为我们在开玩笑。在亲友间为取名事做了民意调查,统计数字显示“黄金周”可为别名,可为戏称,却不是正名的首选。何况这个姓名和黄莲花、黄文心、黄雕龙一样,都犯了“三平调”的毛病。必也正名乎?
  我想到《文心雕龙·知音》的“平理若衡,照辞如镜”:生的如果是男孩,就叫做“若衡”;如果是女孩,就加上芳草,成为“若蘅”。衡是秤;衡与蘅可通,蘅就是杜蘅,是香草,《楚辞》中与美人并称的香草。文君是高龄产妇,怀孕后按时做各种妊娠检查。在一次检查后,我们获悉文君怀的是男胎;我原本为取名“若衡”所作的种种解释,其基本道理就如胎儿的发育,一天天地成型、成长,成为一大套道理了。
  “平理若衡,照辞如镜”意思是“评论像秤一样公平,说明像镜一样翔实”。评论文学要这样,评论种种的物、事、人也要这样。世世代代都有主观极强的人,产生种种偏激偏颇的意见,而冲突战争少不了。我们要力求客观、公正、公平,像秤像天平那样衡量人、事、物。这是“若衡”之名的美意。黄若衡三个字是平仄平,合飞沉抑扬之道,有节奏之美,不再是“三平调”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