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碍着谁了


□ 陶 正

  家里有两把菜刀。嗨,留一把算了,交上去炼钢铁吧。
  起先,妈妈有些犹豫,说两把菜刀都有用,一把切肉丝儿,一把切馒头片儿。姥姥也添油加醋,说用切生肉的刀切馒头,我们都得闹肚子。可是,妈妈后来改了主意,因为工厂也有人交了菜刀。姥姥孤立了,只好又念她的口头禅:唉……它们招谁惹谁了?
  这碍着谁了?这是姥姥的口头禅。还有一个版本:这招谁惹谁了?
  我家院门前有个高台阶,四层,用大青条石垒的。那年,一辆“大解放”把下面的一层撞裂了。姥姥就感叹:唉……这碍着谁了?
  撞裂的台阶露出了一些金属块儿,黄色,立方体,有大有小,闪闪发光。我以为是金子,大人说是黄铁矿。不久,学校里“放卫星”,教我们做“矿石收音机”,我就用这种矿石安装了一台。还真调出声音来了。刺刺剌剌的杂音里,广播电台的新闻豪情万丈:“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十五年赶上英吉利,二十年超过美利坚”……我听得血热中肠,却又有点儿遗憾:不等我长大、接班,共产主义就实现了。
  当然,“人小志气大”,我也能为共产主义大厦添砖加瓦。很快,学校操场上砌起了“小高炉”。我们一有空儿就去找废铜烂铁。
  开始找到的,确实算废铜烂铁,漏了的锅,锈了的锁,脱落的鞋掌儿,砸弯了的铁钉子……大人们也都支持,还扔个破通条、旧炉篦子之类的,赞助我们。可后来,这类东西搜刮完了,大人们的态度就起了变化。
  院子的两扇大门上,有一对儿熟铁环儿,叫门用的。不是安电铃了吗?撬下来炼钢铁吧。
  南屋的孙姥姥出来了:“别!你当那铁环儿光是拍门的呀?,那也是为了排场、神气!卸下来,不就是把人的两眼剜了吗?”
  家里两把菜刀。嗨,留一把算了,交上去炼钢铁吧。起先,妈妈有些犹豫,说两把菜刀都有用,一把切肉丝儿,一把切馒头片儿。姥姥也添油加醋,说用切生肉的刀切馒头,我们都得闹肚子。可是,妈妈后来改了主意,因为工厂也有人交了菜刀。姥姥孤立了,只好又念她的口头禅:唉……它们招谁惹谁了?
  东屋有个胖老头儿,姓刘,慈眉善目的,当过傅作义的师长。文化革命中,女六中的红卫兵来抄家,把他绑在葡萄架上,叫他交变天账。他交不出来,却不敢争辩,一劲儿求爷爷告奶奶,结果还是让女孩儿们打死了。这是后话。以后我也还会写这段儿。此前,刘老头也一向谦谨。院子里有个影壁。影壁上箍了铁三角儿。我们要拆那铁三角儿,刘老头悄悄捱过来,陪着小心告诉我:那是加固用的,别把影壁拆塌了,再把我们砸了。
  我们没听他的话。我们谁的话都不听,只响应大炼钢铁的号召。街头的宣传画上,一个工人叔叔握着铁钳,夹着红色钢条,一下儿就从l070万吨夹到了l800万吨。下面的美国佬英国佬吓得直哆嗦。这钢条里就有我家的菜刀。菜刀扔进小高炉,家里就再找不到烂铁了。没有烂铁,废铜也成。我又盯上了姥姥的大衣柜:上下两层;左右三件,正好排满一面墙,每组柜门都有铜饰,连锁和钥匙都是铜的,锁眼儿很特别,“吉”字儿、“王”字儿,还有“万”字儿,跟希特勒的标志差不多。
  这回,姥姥是死活不干了。口头禅从唠叨变成了屈原的天问:“这碍着谁了?啊?我这柜子招谁惹谁了?啊?那是我结婚的陪送!只我不咽气,谁都别想捅它一指头!”我退而求其次:“那我就拿米缸盖儿!”
  米缸是个大瓷坛子,缸盖儿是个大铜盘子。掀起来敲一下,声音很响亮。姥姥也不同意炼它,可又不好老那么落后,就说:那盘子先留着,先别炼,“变个方儿”,也能建设共产主义——为共产主义敲锣打鼓呀!还能轰家雀儿呢!
  轰家雀儿也是一种全民运动。“爱国卫生运动”。“除四害”。四害指的是蝇、蚊、鼠、雀。家雀儿排在最后一位。
  那时侯,上学下学,除了水碗儿、口罩和手绢是必备品,我的书包里还多插了一个苍蝇拍儿。苍蝇逐臭,我也逐臭:垃圾堆,泔水桶,路上新鲜的马粪,学校或街头的公共厕所。放学回家,我撂下书包就奔茅房,一蹲就是半个多钟头。
  全院就这么一个茅房,不分男女,进去插插销就是了。只要我在里面,邻居们就只好在外边儿转悠,憋急了就使劲咳嗽。
  我不管,就蹲在茅坑上,腿蹲麻了也还蹲着。醉翁之意不在拉屎,在等苍蝇。来一个打一个,无论绿豆蝇还是大麻蝇。
  打死苍蝇,还要收尸,交学校点数,好论功行赏。我把家里的火柴全倒在窗台儿上,拿空洋火盒当苍蝇棺材。
  我还挂过粘苍蝇纸,到老墙根儿下挖过苍蝇蛹,还用窗纱做过“苍蝇笼子”:留下个漏斗儿形的进出口儿,进去容易,出来难。做好了,往院子当中一架,底下放点儿鱼腮鱼肠鱼尿脬,不一会儿,笼子里就嗡嗡乱响了。
  我得了学校“灭蝇竞赛”小红花,上了光荣榜。
  灭蚊子主要是大人的事儿。而且是统一行动:晚饭过后,街道上的老奶奶拿着纸喇叭,满胡同,挨家挨户嚷嚷。不一会儿,各家就都把“六六六”点着了。然后,关门上锁,出来遛弯儿。老街坊走到一起,闲聊天儿。孩子们疯疯癫癫地“拽包儿”、拍“洋画儿”、“逮特务”。“六六六”的白烟从各家门缝里钻出来,胡同里都挺呛的。有一家人马虎,把猫也关在屋子里,让大花猫给大花蚊子做了陪葬。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