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碍着谁了


□ 陶 正

  家里有两把菜刀。嗨,留一把算了,交上去炼钢铁吧。
  起先,妈妈有些犹豫,说两把菜刀都有用,一把切肉丝儿,一把切馒头片儿。姥姥也添油加醋,说用切生肉的刀切馒头,我们都得闹肚子。可是,妈妈后来改了主意,因为工厂也有人交了菜刀。姥姥孤立了,只好又念她的口头禅:唉……它们招谁惹谁了?
  这碍着谁了?这是姥姥的口头禅。还有一个版本:这招谁惹谁了?
  我家院门前有个高台阶,四层,用大青条石垒的。那年,一辆“大解放”把下面的一层撞裂了。姥姥就感叹:唉……这碍着谁了?
  撞裂的台阶露出了一些金属块儿,黄色,立方体,有大有小,闪闪发光。我以为是金子,大人说是黄铁矿。不久,学校里“放卫星”,教我们做“矿石收音机”,我就用这种矿石安装了一台。还真调出声音来了。刺刺剌剌的杂音里,广播电台的新闻豪情万丈:“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十五年赶上英吉利,二十年超过美利坚”……我听得血热中肠,却又有点儿遗憾:不等我长大、接班,共产主义就实现了。
  当然,“人小志气大”,我也能为共产主义大厦添砖加瓦。很快,学校操场上砌起了“小高炉”。我们一有空儿就去找废铜烂铁。
  开始找到的,确实算废铜烂铁,漏了的锅,锈了的锁,脱落的鞋掌儿,砸弯了的铁钉子……大人们也都支持,还扔个破通条、旧炉篦子之类的,赞助我们。可后来,这类东西搜刮完了,大人们的态度就起了变化。
  院子的两扇大门上,有一对儿熟铁环儿,叫门用的。不是安电铃了吗?撬下来炼钢铁吧。
  南屋的孙姥姥出来了:“别!你当那铁环儿光是拍门的呀?,那也是为了排场、神气!卸下来,不就是把人的两眼剜了吗?”
  家里两把菜刀。嗨,留一把算了,交上去炼钢铁吧。起先,妈妈有些犹豫,说两把菜刀都有用,一把切肉丝儿,一把切馒头片儿。姥姥也添油加醋,说用切生肉的刀切馒头,我们都得闹肚子。可是,妈妈后来改了主意,因为工厂也有人交了菜刀。姥姥孤立了,只好又念她的口头禅:唉……它们招谁惹谁了?
  东屋有个胖老头儿,姓刘,慈眉善目的,当过傅作义的师长。文化革命中,女六中的红卫兵来抄家,把他绑在葡萄架上,叫他交变天账。他交不出来,却不敢争辩,一劲儿求爷爷告奶奶,结果还是让女孩儿们打死了。这是后话。以后我也还会写这段儿。此前,刘老头也一向谦谨。院子里有个影壁。影壁上箍了铁三角儿。我们要拆那铁三角儿,刘老头悄悄捱过来,陪着小心告诉我:那是加固用的,别把影壁拆塌了,再把我们砸了。
  我们没听他的话。我们谁的话都不听,只响应大炼钢铁的号召。街头的宣传画上,一个工人叔叔握着铁钳,夹着红色钢条,一下儿就从l070万吨夹到了l800万吨。下面的美国佬英国佬吓得直哆嗦。这钢条里就有我家的菜刀。菜刀扔进小高炉,家里就再找不到烂铁了。没有烂铁,废铜也成。我又盯上了姥姥的大衣柜:上下两层;左右三件,正好排满一面墙,每组柜门都有铜饰,连锁和钥匙都是铜的,锁眼儿很特别,“吉”字儿、“王”字儿,还有“万”字儿,跟希特勒的标志差不多。......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