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忘记的亲人


□ 蒋松贞

  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今年第三期《读书》赵毅衡《蒋希曾——一个不应被忘记的华裔作家》一文,顿教我涕泪交流,悲哀难抑。蒋希曾正是我远别五十七年,多方寻找、打听的胞兄,原先是生死不明,读赵文知他已于十二年前埋骨异域。
  哥哥蒋希曾,小名松泉,又名咏沂,曾用过笔名稚龙。一八九九年农历五月初五日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县骑岸镇的一个贫苦家庭,自小父母就去世了。骑岸镇邻近南通城——相距约九十华里,有成批的老一辈知识分子,在外地工作的人也较多,因而文化较之其他的穷乡僻壤发达。哥哥从小聪颖过人,勤奋好学,在乡里前辈的支助下,他读完了中国实业家张謇首创的中国第一个师范学校——江苏省通州师范。此后,又考取了东南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南京做教师。
  哥哥曾在广州革命政府工作过,具体的年代,我记不清了。现在,我手头仅存的他一封亲笔信中有这样一段:“……那天我和一位同学前去国民党中央党部看廖先生,哪知方到那边,就看见一个人打倒在地,原来是凶手。阶石上头鲜血满地,廖先生上汽车的时候就死了,另外还有一位陈先生过两天也过去了,这是暗杀案的情形……”廖先生显然是指廖仲恺。哥哥曾在孙中山丧事筹备处工作过,是他在上海写信告诉我的。
  哥哥在中学时代,逢假日回家,总是宣传穷人为什么穷苦,是由于人类存在着不平等的制度所致。他不准烧香祭祀,不准搞迷信活动,反对女孩子裹脚。到了大学时代,更是公开演说,到处宣传。他进行活动只凭热血沸腾,而不讲究策略,以致在国内无立足之地,乃筹措了结巴巴的旅费,赴美留学。当他到了美国不久,南京政府就在上海《申报》、《时事新报》以头版头号字通缉。美国当局将他逮捕,准备押送回国,经美国进步人士营救出狱。当时,家乡亲友、特别是我,得知凶讯的震惊、害怕、焦急、忧虑难以形容。直到他来信,说从旧金山到纽约,路费就是六百元,是朋友帮助的。最可叹他的政治抱负,在国内不能被人理解,找不到出路,到国外又身陷囹圄,时至今日,人们已把他遗忘了。其实,我记得起初他说要到苏联去的,为什么原因要去美国,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谜。
  哥哥在美国不断寄回许多书报杂志,我收到他最后一封信及一本书《中国红》是一九三八年的事。此后杳无音讯,忽忽四十五年。再推向前,一九二六年古历五月初十在家启程,我哭泣相送。他说:“你怎么没有一点勇气,我多则五年、少则三年就回来的。”至今已五十七年了。
  赵毅衡同志的文章,使我庆幸、激动、悲哀、愤恨。同时,也借此机会感谢赵毅衡同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