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到根据地去


□ 赵昔

  这里记录的人和事、时间和地点都是真实的。

  1942年我还在北平女二中读高中时,有幸认识了地下工作者姚继鸣先生。我向他多次请求帮我逃出敌占区的北平去参加抗日。开始他否认有这种能力,后经多次的请求才答应了,说了一句“等机会吧”。以后的一年时间里,我一直和他有联系。这期间有他对我的教育,也有对我的决心和勇气的考验。记得有一次他问我:“你敢从拿着刺刀的日本兵前面走过去吗?”我当时很幼稚地想,我天天都看到日本兵在街上走来走去,他们也没对我怎么样啊,于是毫不犹豫地说“敢”。他问我这话时看来是有准备的,于是顺手交给我一件女上衣,叫我到西单某胡同交给一位姓王的女老师,并嘱咐我要绕开日本人的岗哨。倘若遇到临时有检查岗,要设法拐进附近的胡同,要拐得自然,别慌张。我接过衣服就走了。临走时他又嘱咐了一句“千万别丢了衣服”。我一路不仅没紧张,还有些得意地想这件衣服可能有什么秘密。

  1943年6月,高中毕业考试结束后,姚先生约我6月18日去见他。这一天,我如约准时到了他在西城北沟沿按院胡同17号的家。当时他坐在后院的葡萄架下,和一个背朝外的人聊天。我走进一看有点吃惊,那个背朝外的人原来是他家的男仆王顺,因为当时的社会根本不可能主仆平起平坐地一起聊天。姚先生虽觉察到了我的吃惊,却没做任何解释,只和我说“你明天和他一起走,一切都听他的”,说完就走开了。我见过王顺多次,可从来没说过话,无论什么客人来了,他只送上一杯茶就转身走开,所以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男仆。今天他和我面对面说起了正经事,没什么寒暄,开始就谈起了离开北平的事:“明天下午四点前我们在前门火车站见面。除了最简单的换洗衣服和两本《升学指导》,其余的东西都不要带。到了火车站,咱们必须装作互不认识。进站时你跟着我走就行了。上了火车也不坐在一起,但彼此看得见。”顿了一下接着说:“万一我遇到什么事你别慌,到了安阳下车后立即买一张回北平的车票去见姚先生就行了。”随后他交给我一张火车票说:“你现在就回去做准备,这事对谁都不能说,也不要和任何人告别。”临出门时他又加重语气说:“一定要按时到站,误了这趟车就走不成了。”当时我以为这些话只是一般嘱咐,事后好长时间才悟到这里有多少重要的含义。

  1943年6月19日下午4点,我准时到达前门火车站,看到王顺已排在进站的行列里了。火车上的一切都比我们预想的顺利,到了安阳已是20日的清晨,下了车我紧跟王顺夹在人群中进了城。王顺带我走进一家小旅店,我被店主安排在两间屋的里间休息,店主和王顺在外间说话,声音很小,我出于好奇侧耳倾听,很多话我都听不清,但隐约听到的意思是某边的路断了,另一条路困难多,危险也大,不过已经安排好了,一定要按预先的规定走,时间上也要严格遵守。还有几句似乎和我有关,而王顺肯定地说“没问题”。

  过了两个多小时,王顺叫我出来吃饭说:“一定要多吃点,因为今晚要赶路,要走很远的路呢!”

  下午3点,我们离开了小旅店,店主话不多,只把我们送到大门外招一下手就回去了,随后我跟着王顺走过地面上的铁路线一直向西走,约走了两个小时,来到一个挂有红灯标志的派出所。当时的俗称叫它巡警痞子,是个让人厌恶的地方,老百姓说它是狗窝,而王顺一如到小旅店时一样自然地就进去了。这里的警察也很自然地各忙自己的事,好像根本没看到我们。王顺和我进入一间没人的小屋坐下休息,紧接着一个警察送来两杯水说:“喝吧,前面可没喝水的地方,今晚我送你们过路。路上的动作要轻,不要说话,也别咳嗽,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到了七点钟,天还没黑,警察带我们走出派出所。王顺在前我紧跟在后,一路上三个人只是低头默默地走,没任何声音。四周安静得如无人之境,忘了时间和地点,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大沟边了,凭感觉此时已是深夜。警察示意我们停下来,他独自往前走了一段,再回来时多了一个穿伪军制服的人,手里拿着一个钥匙一样的东西。两人带着我们顺着沟往左走了约五六分钟,到了沟边的一块平地上,只见对面横过来一块大木板。此刻警察已经不见了,伪军在前,我和王顺紧跟在后,轻轻地、快速地走过木板到了大沟的对面。我出于好奇借星光往上一看,这次可真吓了一跳,原来我们是从日本岗楼下边走过来的。这一瞬间,伪军也已消失在夜幕中,只留下王顺带着我迅速地向前走。走了约十多分钟,王顺的脚步稍放慢了一点,我才意识到我们已把当时有名的平汉线上的封锁沟甩在身后了。在那最紧张的一刻,最担心的应该是王顺、警察和那位身上背着坏名声的伪军,从此我不仅改变了对警察的看法,而且也对那些身不由己的伪军多了些同情,而这位为我们放下吊桥的伪军,我虽不知他是什么人,但在以后的“肃反”中我曾默默地为他祝福。

  离开护送我们的警察和伪军以后,王顺和我依然无声地前行,一直走到一个破败的小村边上,王顺在一户人家的外墙上敲了几下,顿时左侧的小木门从里面打开了,走出一位低着头的驼背老人,把我们领进一间地上铺了麦秸的小土房,暗示我们在此休息。王顺立即坐下来,靠着墙闭上眼睛作睡眠状,并指着地向我暗示,叫我也这样休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到根据地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