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浅析浪漫主义和当代风景画


邹怡 撰文

  一,从卢梭的“回到自然”到浪漫主义风景画派

  那是一个革命大爆炸的年代,自由平等博爱随着法国大革命深入社会意识,那是一个进行轰轰烈烈工业革命的年代,医疗科技飞速发展;那是一个资本累积逐渐完成的疯狂时代,人与物质的异化逐渐显出端倪,那也是一个艺术流派纷呈天才迭出的鼎盛时代,人与自然的关系却逐渐变得不平衡。

  18世纪后半叶,卢梭率先喊出了“回归自然”的响亮口号,激荡了一代人的心灵。“他以高扬壮美的原始荒蛮向人的典雅,文明的形象和贵族气派挑战”,并宣称“只有当人们远离人类社会的喧嚣,投入人迹罕至的大自然怀抱时,才能领略到这种原始蛮荒状态的粗犷之美”。这种思想在社会上造成了多方面的影响,奠定出19世纪普遍盛行的一种逃避现实的厌世基调。当时的大部分人一一尤其是生活在城市里的那些人,他们在厌烦自己每天的生活时尤其向往另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方式,并幻想出种种的细节。他们爱读那些描述自然风景的诗歌散文或者小说。如梭罗的《瓦尔登湖》便是讲述人类退隐山林之后与自然为乐的简单生活状态,时至今日,仍然被推崇为寻找生命意义必读的心灵之书。而在艺术领域里,柯罗的风景画和巴比松画派,在那些朴素且艳俗的农妇画像中,可以见到一种简单快乐的生命力。另外在音乐上,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和瓦格纳的《森林低语》以及其他许多钢琴曲和歌曲中都回荡着田园牧歌那令人惬意的旋律。

  英国的风景画派中约翰·康斯太勃尔和透纳是最为有名的两位,在19世纪上半叶,他们为英国绘画赢得了世界声誉。在法国印象派诞生之前,他们是操纵光色光系最成功的画家,为印象派提供了奠基之作。约翰·康斯太勃而绘画创作的主要兴趣在于捕捉客观现象那些不可预见和转瞬即逝的种种变化:“晴朗的天空下,阵雨过后或浓雾中变化无常的不同强度的光的效应,阳光从半透明的绿叶落下,五彩斑斓的天空和漂浮的云彩反射在水面上那变化无常的景象”——如《干草车》和《从助教花园眺望索尔兹伯里教堂》。在康斯太勃尔的画中感受到的是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当我们站在现代的历史上凝视这些画时总是不由联想起维多利亚时期英格兰静谧的午后,枝叶随风轻微摆动,村民在忙农活,淑女们则在室内弹奏钢琴,也许还会有绅士在乡间漫步,万里晴空上缀着点点白云。而透纳则重视光的表现,在他的画中光线明亮到令人目眩。这跟西方两千多年的光之哲学也是分不开的,对光的向往就是西方由始至终的追求。他创立了以色彩和光的表现为核心的表现形式.使油画摆脱了古典样式的束缚,深刻地影响了19世纪欧洲画坛,对法国印象派的色彩革命构成直接启发,开创了油画历史的新纪元。《海上渔夫》和《暴风雪:汉尼拔和他的军队越过阿尔卑斯山》是透纳的早期作品,在这些画里透纳表现了人与自然搏斗的场面,他用剧烈漩涡结构谱出了一曲雄浑的悲歌。在后期的《诺哈姆城堡:日出》和《日出:一艘船在海岬之间》,《风雨和速度:西部大铁路》等一系列作品中,透纳的画面已然成了抽象的色彩符号,几乎很难辨别出物体的轮廓。紧张的色调和瞬息的光影令画中物象隐身于海天、天地之间,自然在这里成了唯一。“大卫·皮派尔曾在《图说艺术史》-书中称他晚期的作品为“奇异的谜团”。德国浪漫主义中的杰出代表则是卡斯帕尔·达维德·弗里德里希,他的《吕根岛上的白垩岩》和《月光下的北海》还有《云雾上的漫游者》等通过营造出一种神秘的自然氛围而展示出精神上对自然的虔诚。显然,康斯太勃尔和透纳的画是对自然的观察,是用自身知识对这个真实世界的认识。而弗里德里希则是一种形而上的对自然的敬畏与尊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