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堂无窑


□ 吴刘维

吴刘维

1

最后一次见到三叔,是阳历3月28日,倒春寒,下毛雨,三叔从老家来,搭拖煤的货车,半夜到达本城——货车晚上9点后才准进城。三叔还是七八年前来过我们家,依稀记得我们家挨河边住,便叫司机小李在桥头将自己放下。

三叔沿着河边大道一路走过来,他印象深刻的是,我们街口有个风帆状的建筑物,但他走了将近个把小时,并未看到“风帆”,反倒又来到另一座桥头,这下子把他给弄迷糊了。三叔不知道,在他没再来本城的这几年时间,本城河上又建了三座桥,三叔记忆中的桥,是一桥,而他这回下车的桥,却是四桥。三叔原本带着手机,只要打个电话来,我便可以开车去接他,但三叔听说漫游费很贵,舍不得电话费,就给我爸发信息:“哥,我在桥下,往家走。”我爸用的手机,是一台我用旧的诺基亚,我只告诉他如何接拨电话,没告诉他如何收发信息——我爸不会打字,发不了信息,接信息又没得必要,进来的大多是些垃圾信息,因此三叔给我爸发信息等于白发。有的士停靠三叔身边,问要不要车,三叔连忙摆手摇头。三叔穿过三桥,再走到二桥,又穿过二桥快走到一桥时,终于望见街口的“风帆”。这时候天已蒙蒙亮,三叔在四座桥之间几乎行走了半晚。

三叔进门时,我爸我妈已经起床开始忙碌。三叔全身被露水打湿,头发紧趴在头皮上,似乎正在酣睡,胡子上沾着一颗颗水珠,他冲着屋里叫哥嫂,我爸应声出厨房,招呼他进屋,我妈正在坪里拖地,看他手里提着个蛇皮袋,赶紧接过,说:“大老远的,提啥东西!”三叔说:“给天刚、天娇带了些干菜,学校伙食贵。”我妈喜着的脸沉了下去,随意将蛇皮袋丢在墙脚。

我妈一直不喜欢三叔,认为他太过抠门。也是,我们住进城里这么多年,从没吃过三叔一个南瓜、一把青菜,三叔每回来都是两手空空,我们回老家,三叔也从不打发一点自家地里的土产,三叔要留着它们换钱。老家来的亲戚,我妈都不太喜欢,担心他们来向我借钱,给我增加经济负担,所以老家亲戚一来,我妈就一副临战状态,我下班回家,她几乎成了跟屁虫,紧盯着我不放,生怕我私下塞钱给他们。

我洗漱完下楼,三叔正埋头吃米粉,脸比上次见他时更长更黑,两腮和嘴边布满短短的胡须,一大碗米粉连汤吞下,碗里像被清水洗过。我爸问他:“要不要再煮一碗?”三叔伸出舌头将嘴巴舔一圈,说:“饱了,饱了!”

三叔给天刚发信息,我指着旁边的电话机说:“你用座机打给天刚,方便些。”三叔说:“电话费钱。”又笑着补一句:“我的手机只发信息,不打电话。”三叔发信息也很节省,寥寥一句“我到哥家,喊你妹来吃饭”,要天刚通知天娇一块来我们家吃中饭。天刚比天娇大两岁,上学比天娇早两年,但天娇是应届毕业考上大学,天刚则复读了两年才考上,去年两人同时考进本城的两所大学,天刚读计算机专业,天娇读英语专业。

过11点,我爸买好菜回来,准备做饭,天刚既没回信息,也没来电话,我担心他没收到或没看到三叔的信息,就说:“我再给天刚打个电话。”三叔从我手上抢过话筒,一把压下,说:“天刚我生的还不了解?用钱比我还紧,连信息费都舍不得,嘿嘿,接我的脚!天娇不一样,接她娘的脚,用钱一路来大手大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