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蓬舟吹取三山去


□ 刘 民

  生于黑龙江省虎林县,毕业于黑龙江大学中文系,现任盘锦市文联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主持摄制电视连续剧《甲午战争》《甲午陆战》,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辽宁优秀电视剧一等奖、最佳编剧奖、“五个一”工程奖。另有多部电视片获中国电视艺术片“星光”奖、辽宁优秀电视艺术片奖等。长篇历史小说《煮鹤记》由辽宁电视台改编为28集电视连续剧,正在筹拍中。现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攻读MPA硕士学位。
  
  老实说,刚到新加坡那一刻,除了时空的漫长和遥远,并没有其他特别的感受。同学们飞渡山海,朝发而夕不至,夤夜始抵樟宜机场。南洋理工大学的巴士载着我们向校园疾驶。窗外灯火阑珊,车马渐稀;市井风物匆匆掠过,景象与中国南方都市也无二致。大家旅途劳顿,加之宿酒未解,入室皆酣然入睡。梦里不知身是客,梦中上演的,大抵还是壮行的欢宴、纷攘的应酬、依依的告白……
  晨起兀自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待步出宿舍,眼前豁然一亮,内心竟如过电般悸动。但见满树的繁花,飘飞如潮。山坡、甬道、廊顶皆铺陈着缤纷的花瓣,弥望的尽是红霞瑞雪,漫天翻卷,蔚为奇观。熏风嘉木之间,西洋的、南洋的、华裔的少男少女笑语盈盈、穿梭往来。鸟儿在人旁悠哉闲步。近水似镜、远草如烟;楼台错落、岗峦起伏。美景目不暇接,美得让人心疼!如果这不是仙境,仙境又在何方?
  和我一样,同学们被深深地震撼了。仿佛都变成摄影迷,相机、手机齐上,疯狂地按着快门。在吃饭、上课的路上,颇失“市长”、“局长”身份地四下张望,东奔西跑,举着“傻瓜”相机贪婪地捕捉画面。
  想起女儿不知从哪听来的,说南大是公认的世界最美校园。这突如其来的观感,立即征服了我的旧识。北大?集美?这都是经历过的所在,曾认定乃人间学府的极美之地,似乎也难得有这般的诗情画意。不惑之年,偶然机缘,得以重温人生最后一次的校园生活;而且这个最后一次,居然在“世界最美校园”实现,岂能不“喜洋洋者矣”。
  黑暗中从天而降,所以一梦醒来,对狮城作为“岛”的感知还未及形成。对南大的第一印象,便令我把这岛和传说中的仙山——蓬莱、方丈、瀛洲的意境重叠起来。忆及易安居士《渔家傲》词:“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拈来一句,张冠李戴,权做了拙文的篇名。
  入学前夕,省里为我们饯行。上届的班长很动感情地介绍说,南大有个南大湖,地处学校中心地带,我班宿舍——数栋黄色小楼恰好依湖而建。湖虽不大,却是日夜陪着我们的良伴。湖中有乌龟、大鱼,云云。他此言不虚。大家下车伊始,倦眼一瞥间,就见湖在桔黄的灯光下幽幽地打量着新人。只是新人很困,无暇理睬她。
  翌日午餐后,我立刻拾阶而下,顶着赤道正午的太阳,迫不及待地来到她身边。她是个西式的妆扮,完全不属于我们数千年濡染浸淫、习以为常了的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池塘境界。加之初次谋面,一种新鲜感使我很激动地围绕她打量了很久。然后惬意地坐在巨树下历届南大校友捐赠的石椅上。目光慢慢从橙色的湖面移开,越过绿丘上的浓荫,遥望如洗蓝天、灼灼白日。蓦然想到此处居然是南海尽头,太平、印度两洋交会之地,时空若倒转千年,我一个辽东的夷人,忽然主人似的悠哉游哉于化外“爪哇”极远之境,当是多么不可思议。万千感慨,难免袭上心头。自我陶醉了一回。还是脚下汩汩的水声唤醒了我,循声看去,果然有数十半尺大乌龟、几尾长鱼发现了我,迟疑着游到近前,缩头探脑地向人张望。我心里道声惭愧,不敢和龟对视,紧忙站起身。客居他乡,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哪会随身夹带食物。怕无意中伤害了这个“诚信社会”,还是走为上策。
  不知从几时起,对这小湖那种依恋的情愫悄然占据了内心,一定程度上抚平了另一种思恋和感伤。接下来的日子,无论多累多晚,都会到她旁边小坐一会儿。看闲潭落花、孤云蕉影,想富贵浮云、国事家事;然后俨然大彻大悟了一回,带着脉脉如水的充实感回到斗室。入眠。
  
  人都是一样的秉性。交友也好,待物也罢,时日一久,感情在加深,但对方的毛病亦彰显。把这小湖上下看久了,四处参透了,就变得吹毛求疵起来——
  这湖太小了,沿着拥抱池塘的甬道徜徉,不过五百步的一周。又太不精当了。你说她有别于中式风韵,算作芳容另类?那肯定不是。她就是因应那一丘一壑的格局自然天成,然后被斧凿得规规整整。按审美原则,似乎大不贴边——标准的三角形。在中国任何一所院校,如果修建这么个观赏湖,恐怕都会稍事删补,把这三角形改装为月牙或其他什么自然浪漫的形状,予人以能够联想、展开的空间。湖畔草木布置更加远离巧夺天工的匠心,过于刻意、人工化。一排排树像正规军列队,横平竖直,野趣荡然,将这湖愈加凸显得局促狭窄。未得中式园林写意之妙,尽露西洋园林直白之拙。到了傍晚,那蝉噪鸟鸣是天下千古一脉,隐隐的市井喧嚣也是大城市所共有。这湖却偏偏多出一种怪物,夜夜准时出现单调呆板的呼叫,有点像昼间战斗机巡航、训练发出的经久不息的隆隆轰鸣。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