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枕黄粱(中篇小说)


□ 柳 岸

  崔梦了有两个梦,一个是升迁梦,他希望能杀出重围,当上一把手;他还有一个春梦,希望和一个叫迎春花的网友能美梦成真。他做了能做的一切,最后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黄粱梦。这梦,破碎在哪里呢?

  一、迎春花开

  崔梦了是唯一骑着摩托出入区委大院的正科级领导。

  区委院其他正科级领导早已经换乘四个轮了。崔梦了也想换,那只是想想而已。进出区委大院的都是四个轮,而骑摩的他好像脑残似的,说到脑残,那是崔梦了的一个伤疤。因为有一次老乡聚会,会长胡小车在酒场上公然说的。胡小车是宣传部副部长,老乡会会长。那次聚会是为了推荐副处级后备干部,胡小车受人委托组织聚会。当然,以胡小车的性格不会直截了当点明主题,他只说:某某给老乡聚会提供了平台,以后老乡加强联系,多推人。而后挨个点评,某某这次最有希望,要集中推……说到崔梦了时,他说:这货,有点脑残,区委大院呆了几十年,也该挪挪窝了。你说你,啊,整天进出区委大院,跟领导贴皮蹭脸的,好好本本啊。

  自此,“脑残”二字,就烙在崔梦了的心里,听到脑残,好像就是说他的。想想胡小车说的也不无道理,他进区委院已经25年了,除去挂职的3年,整整22年了,政研室一呆就是1 3年零9个月。

  胡小车说崔梦了脑残,他自己确实不脑残,绰号小诸葛。可是胡小车面临着和崔梦了同样的困惑,这是对他不“脑残”的一个挑战。他在宣传部也很多年了,早就想找个好单位出去。他和崔梦了一样,一听说动班子就惶惶不安,到处找人、找关系,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帮他出去的人。胡小车爱面子,动不了就说自己不想动。只有崔梦了最清楚,胡小车做梦都想出宣传部。

  春天来了,崔梦了窗外那棵迎春花,不停扫荡着玻璃窗,媚惑女人一样撩拨他。他突然有了亵渎的念头,这东西要是抚在他的脸上会是一种啥感觉?大概和“她”的唇一样柔软滑润吧?他摇头笑了,笑自己下作。崔梦了对这棵迎春花再度热注,也是近两年的事儿。一个叫“迎春花”的网友,让他爱屋及乌,对窗外的迎春花有了亲密的感觉。有时候,他呆呆地望着它,那嫩黄娇艳的花瓣变成了花仙子,飘入他的脑海。不知此迎春是否彼迎春也?

  说起这棵迎春花,已经有些年头了,它是崔梦了当年花了两块钱请花工栽上的。那时,他还在区委办,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还特意安排老花工在办公大楼的两侧各栽一棵。后来,他想弄死它,曾给它浇过热水。第二年花果然死了,可是第三年它又发了新芽。他想,也许天命不可违,就不敢再造次。说来也怪,这棵迎春花死而复生后,却丝毫没有影响生长,竟然长得比东侧那棵还旺。当然,那时候这里不是崔梦了的办公室,是区委办的打字室,主人是花迎春。

  残寒未退,崔梦了不能打开窗户,只能隔窗赏花。隔窗赏花,就有了镜中花的感觉,这正是他处境的写照。

  “短消息来了”,崔梦了心里一动,连忙掏出手机,以为是胡小车给他发过来的信息。他刚给胡小车打了电话。胡小车摁了,可能他正开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