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梦 也

通常都是这样,在入夜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义德老人总是沉浸在黑暗中,静静地聆听着那条河流的喧哗声。这是一条古老的河,人们习惯于叫它母亲河。它在宽阔的河床里奔流,带着大量的泥沙。在白天它的响声还不怎么大,可是一到晚上,它的声音就突然变大了。
义德老人是个筏子客,对赖以生存的这条大河总是有着特殊的情感。为了方便起见,他在河岸边的山坡上搭了一间简陋的茅屋,一住就是十多年。要知道他还是个鳏夫,对孤独和简朴的生活已经适应了。然而,尽管如此,某种落寞的心怀还是常有的。在漫长的夜晚,听着不息的涛声,他的思绪总是难以平静。相对来说,他想得最多的还是与这条河有关的事,具体地说就是河面上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漂浮物。
他每天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回水湾,位于兰州市以东的什川盆地。当黄河穿过兰州市区,流经这里时,水势便变得平缓下来。一路冲刷下来的物品、人畜的死尸也在这个叫做回水湾的地方搁浅。老人的任务就是打捞它们,把物品收集起来当废品卖掉,对那些不成样子的人的尸体,一般都要先放一两天,等待人来认领,实在没办法了便就地掩埋。老人说是个筏子客,其实干着与摆渡无关的事。可以说他成天都在与一些人或动物的残骸打交道,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这是一件怎么特殊的事。在他的眼中,人的尸体与动物的尸体几乎没什么两样,可是,每当遇到那些被肢解的人的尸体时,他还是禁不住会感觉到一种寒意。
常常有这样的情况,在某个繁华都市的边上,总有一两处相对安静的所在,回水湾正是这样一个地方。它空旷而荒凉,除了老人很少有人来问津。在它的四周分布着许多隐秘的土堆,都是一些无名尸体的坟墓,时间一久连老人也辨认不出来了。
义德老人是一个和善的老头,与尸体打交道的时间久了,脸上就时常挂着一种狡黠的似笑非笑的神情。然而,单凭这一点你还不能完全理解他的内心生活。
在夜晚,黄河的涛声是低沉的,它不仅是一种如泣如歌的吟唱,也是一种持续的低吼……老人进入了梦乡。老人一旦进入梦乡就睡得很死。在梦中,他梦见了另外的一条河。这是一条清澈的河,河面宽阔,几乎望不到边,涌动的波浪是蓝色的。他驾着羊皮筏子航行在水面上,尽管波浪很大,但是他不觉得颠簸。鱼儿从浪尖上跃起来,径直落在筏子上,可是,待他伸手去捉时,它们又都飞了起来。他觉得奇怪,搞不清鱼为什么会长上翅膀,像鸟一般飞起来,并围绕着他连续地发出啸叫声……
老人惊醒时,听见黑子在用爪子轻轻地抓挠门板。他哼了一声,算是回答。黑子在门外不情愿地吱吭了一声,像是在埋怨主人又起晚了。黑子是一条颇通人性的狗,与主人朝夕相伴,彼此都有些离不开对方了。听见主人在起床它就跑开了。
屋后,桃树林里的鸟噪成一片。早晨的鸟就是这样,惯于聚成群在树冠上比试歌喉。
义德老人拉开门走出去时,看见黑子在桃树林里穿梭的身影,他笑了。那是一片很大的野桃林,几乎所有的桃树都开花了,一树一树的桃花连成一片,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哪一棵桃树在开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