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聚会(外一篇)


□ 刘用梅

  《诗经·小雅》中的先民聚会,如水一样透明,绵长。流芳百世王羲之的《兰亭序》,王勃的《滕王阁序》,李白的《赠汪伦》,都记载了散发出诗情墨韵的千古相聚。“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杜甫常常在诗中抒发了他对老友相聚的向往,从中可以窥见唐代人情的醇厚。北宋尚文治,朝廷多饱学之士,而文风之盛尤其反映在聚会上。欧阳修门下文人词客,聚会时不仅纵论诗文,更多的是评议政事。当时苏轼、黄庭坚常在湖畔小酌;大文学家范仲淹常请名士俊彦聚会,拈灯切磋学问……后人怀念意味深长的日子,南宋大学问家吕东莱就羡慕地说:“学者,平居相聚,最为有益。”
  群山环抱,亭台掩映的“习家池”,自西晋山简将军醉后自呼“高阳酒徒”以来,文脉渊薮,酒香飘逸。从东汉初年到民国,引无数骚人墨客饮酒聚会,咏诗作赋。白居易的“上客新从左辅回,高阳兴助洛阳才”,道出了高阳聚会人才辈出的盛况。孟浩然、皮日休的“当昔襄阳雄盛时,山公常醉习家池”“竹屏风下登山屐,十宿高阳忘却回”说出了对高阳聚会的留念和流连……
  有着深厚人文积淀,旧京城就享有盛名的“来今雨轩”,是近代文人墨客的聚会场所。周恩来曾在这里与邓中夏、张申府品茗叙情;郑振铎、沈雁冰、叶圣陶、许地山在这里探讨文学;徐悲鸿、江丰、叶浅予在这里品味墨宝丹青;罗章龙、黄日葵在这里研究马克思主义。这是一个激荡人心、热血沸腾的年代,在任何一个场合,人们都在讨论新思想。有一个词汇,在这些聚会中暗中传递着普罗米精神:革命。
  但在“来今雨轩”,却并非“革命”两字可以涵盖。
  《语丝》杂志撰稿人,《大公报》的作者们常在这里聚会。他们似乎更关心新思潮、新学问。饯别美国学者杜威离华时,胡适曾代表北京大学致辞,号召思想界把杜威的方法(历史的方法和实验的方法)变成一种思想上的习惯。而在另一次著名学者举行的聚会上,刘半农把台静农拉到席外,告诉他:瑞典学者斯文赫定想给鲁迅提名诺贝尔文学奖,让他征求鲁迅的意见,鲁迅明确表态,“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在“来今雨轩”,弥漫着浓厚的文化情调。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内山书店”,对中国现代文化产生了很大影响,书店的“文艺漫谈会”为青年文学艺术家提供活动场所。郁达夫、田汉、欧阳予倩等都在这里聚会。为避免政治迫害和人事纷扰,许多文人在这里接待客人。文学青年在不断地交往中看到了中国的曙色,与内山完造凝结了深厚的友情……
  情投意合的聚会历史上俯拾皆是,而不同艺术的观点、政治的主张、思想的争鸣,更是占领了聚会的半壁江山。
  朱熹和陆九渊是一对远近闻名的学界论敌,争论时唇枪舌剑,互不服输。“鹅湖之会”,成了他们争论的盛会,一直影响到近现代中国的思想界。治学思想的分歧并不妨碍他们的友谊。朱熹在庐山脚下办起了“白鹿洞书院”,邀请心学派大儒陆九渊前来相聚、讲学,还把陆九渊的治学警句镌刻在石碑上,立于书院门口。陆九渊为向朱熹求一篇兄长的墓志铭,专程来到白鹿洞书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