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63年的祭奠(散文)


□ 祖克慰

  我是清明那天,来到塔寺的。在中国的版图上,塔寺是一个几乎没有显示的地方,小得不能再小,没有人知道。

  我对塔寺,也很陌生,虽离县城十多公里,但我并不知道这块烙着红色记忆的地方。知道塔寺,与8座坟墓有关,这里,埋葬着8名烈士。他们牺牲于1948年,距今整整63年。

  清明总是与雨联系在一起,那是上天被人间的亲情感动,流下的伤感的泪水。我去塔寺那天,下着蒙蒙小雨,雨小得像雾,打在身上,没有感觉。凤凰山在雨雾里若隐若现,山野里的松树,葱郁的绿色,因为雾,显得凝重。山下的狮子河,绕着烈士陵园,缓缓地流淌,似无声地呜咽。

  路上行人稀少,三三两两的人,行走在山野里。他们面色沉重,手里大都提着一个小篮子,里面放着一些上坟的纸钱、鞭炮,还有祭祀的食品。雨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停了,山野里,零零散散地飘起了袅袅烟雾,还有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清明,在豫西南乡村,是“鬼节”,还不到11点,上坟烧纸的乡民,就开始了对亲人的祭奠。

  我的面前,是一座用青砖圈起的院墙,墙里墙外,是一排苍绿的翠柏。院墙的门楼上,写着“塔寺烈士陵园”。这是一个不大的陵园,没有恢宏的气势,没有壮观的围墙,里面静静地躺着8位烈士。只有那些苍翠的柏树,还有“塔寺烈士陵园”几个大宇,让这里显得庄严肃穆。

  我走进陵园时,纸钱燃烧过后的余烟,满地的鞭炮纸屑,还有一束束摆放在烈士墓前的鲜花,似乎在告诉我,这里刚刚有人来过。一位前来祭奠烈士的老人说:“今天清明节,乡村的党员干部、学生刚刚在这里举行过隆重的祭奠活动。那些鲜花是乡村党委、支部和学校送来的。这些刚刚燃烧过的纸钱,是村子里的人烧的。每年清明,乡村领导、学生都要来这里祭奠烈士,63年了,没有间断过。”

  与我同来的文友乔阔告诉我,牺牲在这里的8位烈士,没有亲人,8位烈士中,只有两位烈士留下了姓名,其他的6住,连名字也没留下,更不知道他们的家乡在哪里。现在的这座烈士陵园,是塔寺村的村民捐资,为烈士们修建的。

  我曾经也是军人,可我是和平年代的军人,对战争没有什么概念。我并不渴望战争,因为战争永远都是流血,充满着残酷的杀戮。我希望人民生活在和平的阳光下,伴着绿色和鲜花,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如果没有那场战争,长眠在塔寺的8位烈士,如今已是白发老人,儿孙绕膝,享受着天伦之乐。可事实是,他们出生在那个年代,他们是热血男儿,在国家危难之时,在人民需要用鲜血铺平和平的道路时,他们挺身而出,成为捍卫和平的战士。

  他们静静地长眠在这里,在远离故乡的一隅。八座凸起的坟包里,定格着他们年轻的生命。袁来牛,河北人,生前担任陈谢兵团四纵十三旅连长;王新元,河北人,生前担任陈谢兵团四纵十三旅排长。另外的六人,没有墓碑,生卒年不详。也就是说,他们没有留下姓名,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哪里人。但是,塔寺的乡亲们记住了他们,很多活着的人记住了他们,他们是军人,是我们的亲人,是为南阳解放战争牺牲的英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