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形容词的游移及动态化



  摘 要:形容词前面出现时间副词,后面出现时态助词、趋向动词或宾语时,语义有动态性、过程性的特征,词义发生游移。此时形容词的词性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本文在语义及句法分析的基础上认为此时的形容词是形容词向动词游移的一种过渡,是具有动词性的形容词。
  关键词:形容词 词性 语义 游移
  
  一.用法及引言
  名词主要指人和事物,具有空间的三维性和时间的恒定性。动词用来指称动作和行为,具有时间性。形容词用来指称事物的性质和状态,一般是恒定的,静态的。动词的典型特征是后面能带宾语,能带“着、了、过”等时态助词及“起来、下去”等趋向动词。形容词的典型特征是能受程度副词修饰,不能带宾语,不能带时态助词及趋向动词。因为定语的典型语义是固定性和静止性,所以,形容词以做定语为常。状态形容词本身就有量的特征,且常作谓语,本文所涉及的形容词一般为性质形容词。因为谓语的典型语义特征是临时性和运动性,所以动词以做谓语为常。这是一般现代汉语语法著作所认可的。
  可是,在我们的语言中却经常看到下面的用例:①唐伟业脸又红了,这次是缓慢的红,不太鲜艳的红,是一种被激情照亮了的脸色(池莉《来来往往》)。②她憔悴的面孔逐渐丰润起来,衣服上的破洞都补缀很整齐,再不像过去那样土话里所说的“片儿扇儿”的了(池莉《来来往往》)。③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④她上了车,继续吃冰棍。冰棍在她嘴里久久不出来,一出来就小掉很多。如此一次一次的小着,甚至完全消失(钟求是《夏雨的大学》)。
  以上用例中,“红、丰润、发烫、小、好、尴尬、缓和”均为形容词,但它们有的带了时态助词,有的带了趋向动词,有的带了时间副词,有的带了宾语。而且,它们大都做谓语。从句法上来说,这些形容词出现在了常在动词出现的语言环境;从语义上来说,这些形容词不仅能够表现事物的性质、状态等静态的特征,而且还可以表现事物的变化,也就是暗含着动态的变化过程。
  
  二.形容词动态化的语法形式
  无论这种出现在动词常出现的语言环境中的形容词是否转化为了动词,但此时的形容词在语义上发生了变化,具有了动态性,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称之为动态化。一定的语法形式表达一定的语法意义,语义发生变化,也就意味着其组合能力乃至句法功能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形容词动态化的句法表现主要为以下四种形式。
  1.时间副词+形容词:(前面的路)忽然较为亮些了;(一切的一切)都马上光鲜起来;(一脚踩下去)就松软了;(天)瞬时暗了下来……
  受时间副词修饰的形容词的性状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具有明显的变化性,过程性。如:“一下子亲密起来”由不亲密变为亲密。“(星星)渐渐的稀少”由星星不稀少变为稀少,再为更少。均由原来的性质为【-A】,变为【+A】。当然,由于时间副词的不同,这种动态变化有的缓慢,有的较为迅速。
  2.形容词+时态助词:饭正热着、敌人正疯狂着、在家闲着、眼睛湿润了、办事利落了、思想开明了……
  时态助词往往用在动词之后,表动作的持续、完成等。用在形容词后,形容词也明显的具有了动性,表性状变化的持续、完成、曾经等。这一点如同名词,当名词后面跟了时态助词“了”的时候,也获得了动性,因为此时的名词也获得了时段或地段的推移性。如:“暑假了,有的是时间……”
  3.形容词+趋向动词:瘦下去、好起来、心沉下去、天暖和起来……形容词后有“起来”或“下去”等词语,就会产生可继续变化的语义特征,这是由“起来”或“下去”本身的语义特征决定的。“起来”和“下去”一样,都是由空间域转化而来的时间域。“形容词+起来(下去)”,如:“天黑起来;冰棍小下去”,都表示目前出现新的性状,而且随着时间的迁移,事物的性状将可能继续发展。
  4.形容词+宾语:红了脸、绿了芭蕉、坏了规矩、硬着心肠、平院子、繁荣经济、方便群众……形宾结构表示形容词对宾语造成了影响,使宾语表现出了某种性状。“形+着+宾”一类的共同特点是可以变成主谓式。如:“脸红了,芭蕉绿了,嗓子尖着”,经过这种变化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这些带宾语的形容词不仅表现了事物静止时的状态,而且还表现了他们的变化。“形容词+宾语”一类表示的是使动义,表示是由于人为的原因而使宾语发生变化。
  5.重叠:高兴—高兴高兴、快活—快活快活、暖和—暖和暖和、凉快—凉快凉快……部分形容词用ABAB式重叠,表示使某人具有某种感受和体验,具有明显的动态性。
  
  三.形容词的词性游移
  学界一般认为,形容词本身表事物的性质是静态的,但一旦带上动态助词“着、了、过”和趋向动词“起来、下来、下去”或宾语等词时,便具有了动态性。黎锦熙(1924)认为“诸如:‘你的胡子却也白了许多’‘孩子大了,今年要请个先生’中的‘白、大’由于其后添加了‘了’,这就可以证明,它们不但在句法上是动性,便在实质意义上,也含有迁变流转的动态了。”吕叔湘(1942)认为“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会忽然高了起来”,“一到十月,这些树叶便红了起来”中做谓语的形容词“不是表示一种无始无终的一瞬间的状态,而是表示一种状态的开始,或是表示一种状态的完成,于是,这个形容词也就带有动作的意味。”对此,学界一般都予以认同。但对此时形容词的词性是否保持不变,学者们则见仁见智,大致有三种看法:⑴认为形容词接动态助词等是其语法特点,并不改变形容词的特性。如王力、张志公、房玉清、张先亮等。⑵主张带动态助词、带宾语是动词的语法特征,形容词接动态助词、接宾语就变成了动词,如唐广厚、车竟等 ⑶认为形容词临时转化为动词,如丁声树、邢福义、李临定等。对这一问题作深入研究的还有张斌、张国宪等。他们认为这其实是形容词的动态化现象。张国宪(1995)把形容词分为动态形容词,准动态形容词和静态形容词(2006)把形容词的情状分为:性质、状态和变化,并且把性质形容词、状态形容词和变化形容词置入“名词—形容词—动词”的连续统中去解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