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俞丽的江山


□ 阿 袁

  俞丽的人生在她三十三岁那年溜溜地拐了个弯。
  许多女人的人生都会拐弯的,俞丽知道。比如杨玉环,三十七岁之前是集后宫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之后呢,渔洋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舞。安禄山来了,美人只好婉转娥眉马前死了——这个弯拐得狠,拐得仄,一下子拐到了阴曹地府。还有李清照,也差不多,四十二岁之前那是怎样的光景?大学士李格非的千金,宰相公子赵明诚的爱妻,要荣华有荣华,要爱情有爱情,女人想要的,她全有。可又如何呢?靖康之难一发生,这些东西,哗啦啦的,一下子全没了,变戏法似的,赵明诚没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没了。一个半老女人,孤魂野鬼般地漂泊在他乡,多悲惨哪。可俞丽还是觉得自己更惨,自己更冤枉。人家的变故好歹都是因为改朝换代国破家亡的大事情,有一个堂皇和体面的由头,而自己呢,却莫名其妙地栽在一个叫朱小七的女人手里。
  朱小七是个研究生。确切地说,是俞丽老公陈安的研究生。当初陈安招她时还犹豫过,因为她是女生。这倒不是怕俞丽,陈安是个温和的男人,不像师大其他的教授,外面威严得很,厉害得很,在家呢,却惧内。比如中文系的杨卫,研究明清文学的,学问大,脾气也大,做导师几十年了,入室弟子不说有三千,也有三百了,却清一色是和尚,一个脂粉也没有。传说他家是有家法的,家法第一条写明的就是杨卫不能招女研究生。这让一些仰慕杨教授的女考生愤怒,也奇怪那个笑眯眯的老女人杨师母何以有如此好手段,能控制这么风流倜傥的男人。有些胆大又自恃有几分姿色的女生不甘心,想破戒,打电话勾引杨卫。用暧昧的语气,用暧昧的言词。搞文学的女人,弄这一套,都是高手。她们才不相信这个老才子真的没有色念了,搞文学的男人骨子里不都是风流的吗?就像猫爱吃鱼,就像蝶爱采花,是本性的东西,变不了的。而且不风流的男人怎么可能把那些明清的情歌讲得那么齿颊生香呢?那么缠绵深情呢?这样深情的男人,这样博学的男人,就应该有一个像她们那样如花年龄如花容颜的女子,在身边衬着,红袖添香夜读书,才有美学的意义,如果成天只是那个在图书馆的老女人,不煞风景吗?也暴殄天物。所以,美眉们前仆后继,屡败屡战,她们总相信自己会是那个打开杨师母围城的女人。可这些女生到底一厢情愿了,杨教授就像一尾永远不咬饵的橡皮鱼。恼羞成怒的女生们无奈何,只好私下里说一些歹毒的话来泄愤:什么杨卫?明明是阳痿嘛。一下子,阳痿成了杨教授的绰号,而且这种下流的绰号在师大很快悄然流行了,于是,别人再看杨师母暗淡的脸时就意味深长了。
  但陈安不招女生不是因为俞丽有家法,而是他自己固执地认为,女人是不适合做什么学问的,尤其不适合做纯理论的学问。陈安说,女人的学问应该在厨房里,研究糖醋鱼怎么做,研究红烧鱼怎么做,研究清蒸鱼怎么做。陈安是个爱吃鱼的男人,所以他认为这种研究非常有意义。远比研究古书里的虚词和语法有意义。陈安说,之乎者也的,翻来覆去就那些东西。总研究什么呢?有那工夫,独创出一道美食来,或者写本私房菜谱,不是更有意思。对陈安的这种观点,俞丽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她是研究古汉语的,自然知道之乎者也的价值。但她懒得和陈安理论。和一个搞固体力学的人讨论语言,这是对牛弹琴,简直不通的。而且俞丽自己也热爱厨房,也觉得油盐酱醋和之乎者也比起来,确实更有情趣一些。当然,俞丽认为自己爱做鱼和陈安爱吃鱼完全是两回事,陈安爱吃鱼是为了满足胃,这是口腹之欲,而自己呢,爱做鱼却是和文人爱下棋是一样的,这是美学层面的事,虽是油盐酱醋,却又不是油盐酱醋。这意思有些绕了,所以俞丽更懒得和陈安说。但朱小七的事俞丽却插手了。俞丽插手这事是因为朱小七来找过俞丽。当然,朱小七那天本来是来找陈安的,可陈安正好上课去了,朱小七便和师母聊了起来。朱小七是天津人,俞丽呢,又是在天津读的大学,两个女人一下子就有了话题。俞丽和朱小七说耳朵眼儿炸糕,说十八街冰糖什锦大麻花,说撒了香菜的豆腐脑儿和芝麻小烧饼。俞丽一下子回到了从前的岁月,想起了学校门前的两株西府海棠,五月漫天飞舞的柳絮,冬天挂满霜花的树枝。朱小七的家离俞丽的学校不远,不管俞丽说起什么,朱小七都知道。俞丽说的是过去,朱小七说的是现在,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关系几乎有些亲密了。俞丽没想到,朱小七这个搞力学的女生,语言的感觉却惊人的好。俞丽是对过去和语言这两样都有些痴迷的人,一下子就对朱小七这个天津女生产生了好感,甚至恨不得自己收她做了弟子。
  所以,当陈安想放弃朱小七而考虑另外一个男生时,俞丽说话了。俞丽说,你为什么不要朱小七呢?人家笔试也不错,面试也不错,难道就因为她是个女生?俞丽说这话时的语调有些上扬,加上用了两个反问句,这样就有些情绪了,有些倾向了。陈安笑了,陈安自己是个安静的人,但他喜欢看俞丽激动的样子,俞丽一激动,样子就有些像在油锅里活蹦乱跳的鱼,背鳍尾鳍都支棱着,皮肤也成了粉红色的,很有张力的样子,也很性感。这时候的陈安就很冲动——陈安其实是个难得冲动的人,讲究力量均衡,但偶尔,各方面的力也会出现倾斜。处于倾斜状态中的陈安一心只想把俞丽弄到床上去进行倾斜力学研究。朱小七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其实对陈安来说,朱小七也好,另外那个男同学也好,都不是理想的学生,朱小七不理想,当然因为她是女的,女生能做什么呢?碍手碍脚的,不但帮不了自己,反而添乱。现如今女生考研有几个是为了做学术呢?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弄个金钩子好钓个好工作,或者钓个金龟婿。可另外那个男生呢,也不理想,因为他数学只考了62分,刚上线,这是硬伤,几乎没办法弥补的,数学基础不行就等于在力学领域没有前途。既然这样,朱小七就朱小七吧,反正现在的研究生,混个二年半就毕业的也不在少数,多上一个朱小七也无所谓的。陈安在枕边就送了夫人一个顺手人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