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园


□ 李玉良

我在异地独处一隅的时候,灵魂常常在故地漫游:瞠河、爬山。故地任何一处,都维系着周身每根血脉,踏着黄土,行走在弯弯山路上,一朵鲜花也要向我微笑,一株小草也要向我点头。我看到了那棵七枝八杈的老柳树,看到了奶奶的坟茔,看到了紧捱奶奶坟茔的那些一上一下,一左一右更多的坟茔。这就是前辈们的家园吗?这就是生活中的另一个世界吗?不知怎么回事,我站在那个土疙瘩上,村庄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心潮澎湃、情不自禁,就像见到乡亲们、见到亲人一样,使我兴奋,使我激动。我发现,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那个满含酸甜苦辣的村庄、那个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故事的村庄,活像孩子们随意丢下的一堆积木,但又比积木生动和有趣。真的,一座房子就有段传说,一处院落就有段历史。有人说,我们村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山欢水笑。那座黄土梁龙脊似的从山里很气势地延向村庄,过去的风水先生说,那是一条龙,可惜,龙头被乡亲们取了,否则,要出一斗胡麻的官呢!我不相信这种迷信说法,自始至终信的是人的一种精神。
村西头坐落着很像样的一处家园,背靠黄土梁整整齐齐一排瓦房,还有几间东房,西南角上又是两间羊圈,房后有天然长成的山杏和榆树,还有亲手栽种的小青杨和家杏。冬去春来,那地方,小草急急忙忙探出头来,染绿一片疮痍;又有鲜花绽出笑脸,芬芳一片荒芜。院子里,栅栏围成一个“口”字型的果园,园内果树吐出花蕾,由春至夏,一片花湖绿海,蓬蓬勃勃,让人赏心悦目,精神振奋。
这可不是我的家园,是二姨哥苦苦奋斗了大几年的家园,是我的姨父——二姨哥的父亲思慕了一辈子的家园啊!姨父一辈子就想有这么一个人丁兴旺、美丽如画的家园,这么一个骡马成群、牛羊满圈的家园啊!想当年,姨父做这个梦的时候,鬼子打进来了,他抱着抗日的决心参军了,却错走了路,当了阎锡山的兵。
因为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姨父在村里处境颇为艰难,时常把他当作“活靶子”揪斗,他没有说话的权力,更不会给他划块地,建一处新院落。相比之下,我家比姨父家情况好些,尤其成分好,是地地道道的贫下中农,祖父给地主扛过长工,父亲虽没念成书,回到村里,也是正正经经的村民。村里的贫下中农差不多都住上了新房,就拿我家来说,原来在中街住着三间房,不久,又在村西头盖起三间,隔了两年,又在这处新院落里盖起了三间西房。而姨父一家七口,仍住在旧院那两间祖屋里。祖屋多年,房顶蒿草蓬松,风一天雨一地,檐朽椽烂,破败不堪。后来,家庭成员发生变化,大姨哥结婚后,父母弟妹不得不离开旧院,在村里借房住。
二姨哥没念成书,爱上了木匠手艺。那年月,村里不会让一个顽固军的儿子去学木匠。二姨哥学木匠最大的愿望是,以一个木工师傅的名义出现在村里,受人尊敬,再选一个好地方,建一座家园,实现他父亲多年实现不了的梦。
谁会理解姨父的心!姨父已把村西芽崖下那块先取阳光后丢落日的自留地当成了他生命的家园。他家那块自留地挨着河畔,姨父就在河畔的地堰上栽了排白杨,间或有棵柳树,不规则的地边,姨父捡石头垒了表坝墙,坝墙能护土也能挡水。尤其那树,没几年入地入天,长成大树,把守姨父家的自留地,年年洪水卷着石头排山倒海而来,也伤不了那块地半根毫毛。地西头,像牛尾样窄窄的几犁地,下边傍河之处,既栽杨柳又栽杏树,无论地势如何阡陌,有土的地方就栽棵苗儿,埋个核儿,嵌入泥土的都是生命的种子,细雨滋润,阳光朗照,地气氤氲,嫩芽碰破土层,露出活鲜鲜水灵灵的容颜,这就是花的伴、草的侣、人的爱呀!它们与人同沐雨共经风,显出闭月羞花之妩媚,沉鱼落雁之妖娆,让蜂缠绵,让蝶翔舞,让雀欢唱,让路人欣赏和赞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