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行漫记


□ 詹幼鹏

杭城苏堤行

一路上车轮滚滚,风雨兼程。尽管窗外是冬季的寒风挟着霏霏细雨,铺天盖地,一片迷茫,但一种对前程的向往,却使车内依然是一片欢声笑语。我们的车子驶过瓷都景德镇,又和我们曾经游览过的黄山擦肩而过,然后横穿有“中国第一镇”之称的三阳镇,终于在当晚九时许,来到了这次旅行的第一个驿站杭州市。
当我们站在灯火通明的杭城街头时,迎接我们的依然是漫天风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周折,终于找到了一家我们可以接受的招待所。
住下来之后就是找吃饭的地方。这件事却相当的顺利。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小餐馆,一问,无论是价格还是数量,都和我们当地相差无几。我们没有过多的挑剔,坐下来就吃。我和几个同事还要了一瓶江苏产的“双沟”酒,喝得很是酣畅淋漓。让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杭州的大米,“好吃!”
第二天我们去游西湖。清早一起床,发现雨停了,天也放晴了。大家的心中也同样是多云转晴天,一派轻松。
八点半,我们驱车来到西湖边的灵隐寺。在这样的季节,这里依然是香烟缭绕,游人如织,到处可见一些信男善女在双手合十,顶礼膜拜。我在寺内走了一趟,又到那座很有名气的“五百罗汉堂”里流连了一番,然后爬到对面的飞来峰上照了几张照片,就从所谓的“一线天”里钻了出来。我在飞来峰上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块飞来石。我感觉到这里的一切,同其他风景区的那些寺庙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大同小异,只不过是名声大一些罢了。不过,有两位同事虔诚地上了香,不知他们的感觉如何。
接下来就是去苏堤,这是我神往已久的地方。我们的车子停在岳王墓边的停车场内,准备最后到那里一游,去和那位屈死的民族英雄合影留念。
在一位中年导游的带领下,我们沿着苏堤一路走过去。这位导游并不专业,我想很有可能是当地的下岗女工。
堤坝两边是清洌洌的湖水。柳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光了,仅存一些乌黑的枝桠,一切都是那样的原形毕露,已经没有“柳浪闻莺”的画意诗情了。那久负盛名的“三潭映月”,也只是在遥远的寒波之中,露出三个羞于见人的黑点点。虽然导游仍然在口吐莲花,但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没有来之前的那种美感。我只是在想,一千多年前,那位吃尽苦头的大文豪苏东坡,在杭州带领老百姓修这条长堤时,绝不是为了想在身后,给游人留下一个休闲的去处,也不是为了能给自己留下一座不朽的纪念碑——尽管他是一位诗人,而且是一位大诗人,但在当时,面对海潮的肆虐,面对百姓的疾苦,他决没有如此浪漫。
可见,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文化人,他的价值不仅仅是在于能写下“大江东去”这样的词章。这样的词章,也仅仅是他那经天纬地的旷世之才的一个方面。那些给苏东坡定罪、并将他发配到海角天涯的帝王和权臣们,并没有料到在千年之后,还会有这么多人,认同自己当年欲将其置于死地的阶下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创作评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创作评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