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个与橘子同眠的男人


□ 丁肃清

  那时,这个城市的冬天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但已经是履霜、冰至的季节了。夕阳的脸冻得发红,转瞬就藏入朦胧的西山后面。郊区边缘的这条街道,是我上班下班的必经之路,宽敞得让来往的车辆都显得萧条,路面笔直平坦,像一条冰带,在初放的街灯照耀下闪闪发亮。街道的拐角处是一个卖水果的摊点,在我的记忆里,它是个很老很老的摊点了,从春到夏,从夏到秋,从秋到冬,年复一年,记不得它存在了多长的时间。
  卖水果的主人还年轻,一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短发,脸膛略黑,微胖的身材。与顾客交易时总是憨厚地笑。我喜欢买他的水果,一则是顺道方便,二则他的模样使我无由产生一种信任感,买他的水果心里舒服。我是他生意的老顾客,瓜果梨桃,应有尽有,我所需消费的水果差不多都是在他的摊子上买的。但那晚他的摊上只剩下橘子了,黄灿灿的一大堆橘子。那一天我加班很晚迟迟才回家,我把自行车停在他的摊子旁边,我说:“买点橘子,这天儿真冷啊。”
  天冷,我懒得摘手套,他就为我挑选着橘子,挑进去一堆,又重新拣出来几个,拣出来的当然是他认为不太好的。他一边挑选一边说:“今天该买,这是新进的黄岩蜜橘,好吃着呢。”
  我信任他。与其说信任他的话,不如说是信任他这人。长久的买与卖的过程,自然而然地建立了我们主顾之间信任和谐的关系。记得那是一个夏天,我最初买他的苹果,买得很少,就三四个苹果,我递给他一百元人民币,他在钱袋里翻腾了半天,也没有翻出回找我的钱,他重新把那一百元钱递到我手里说:“算了,拿回去吃吧。”
  我说:“这怎么好。”
  他说:“咳,就这么几个苹果,我自己果园里种的,不计较。”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不计较,之后我就常常在他的摊点上买水果了,买水果也是买一种心情,从他这里买,心里觉得痛快,虽然是做生意,但他给我的印象确实是个不计较的人,很男人味道。有时候他见我路过这里,就老远地喊我,让我买苹果买西瓜什么的。
  有一次我走近他的摊子,要买苹果了,那是又大又红的苹果,看上去都馋眼。正围着好几个顾客在挑选,过秤。我也挑选着苹果。他走近我的身边,低着头悄声地说了句:“今天别买了。”说得我一愣。随即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离摊而去。我知道他是在暗示我,今天的苹果不好吃。我暗暗发笑,哪有这样做生意的?但我还是为他的憨厚而感动。
  我不知道我什么地方让他对我如此之好,或许是买的多了,彼此了解的也多了,他知道我是大学教授,他对我说:“我挺羡慕知识人的。”
  我说:“有什么羡慕的,百无一用是书生。”
  他有些急:“你可不能这样说啊,我梦想上大学。考了两次都没有考上,我就这卖水果的命啊!”然而他微显消沉的情绪很快变好了:“我儿子去年上了大学,考到了北京。”
  我看出来他的欣喜中有几分骄傲,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他后面的话甚至让我产生了几分感动,他说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教师,都是文化人,他原本出自书香门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