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域外之思(六章)


□ 石 英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阳台

在意大利东北部小城维罗那的一家小院,砖墙上写满了四百年来情男恋女的痴情,密密麻麻,悄然无声地汇集了六大洲通行和难解的文字。许多游人并不认得,然而不用翻译,任何人只要沸腾着青春的和再现的活力,仅凭目光全能读懂每条留言的含义。
一座区区三平方米的阳台,负载了数百年凄婉的恋情。我注意到,争相登上阳台的游人,比当地应征入伍的青年更跃踊。不,不仅是年轻人,还有耄耋之年的老翁和老妪。我敢说这个阳台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寸金之地;却也纳闷:为什么如此负重,竟未将一个中世纪的工程压垮?难道,爱之力还能远胜过现代化的钢筋?
燕语莺声,也胜过一切现代信息手段:莎翁的一部《罗密欧与朱丽叶》,便使维罗那小城的一对男女走向世界。在特定情况下,死胜于生,形象胜过枯燥的电脑数码,同样是一部越剧电影和一部小提琴曲,不也使世界有心人陶醉于东方艳绝的悲情之中?
我注意到,奔赴维罗那的旅人络绎不绝,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冲着那个小小的阳台去的———一个故事叫响了一座城市。

“水都”威尼斯与音乐

还是在小学课本上就已相识:以水为街,以舟为车。“贡多拉”小船自公元5世纪始航,直到21世纪伊始也无终点。汽车和飞机换了一代又一代,而“贡多拉”以不变应万变,载遍了大半个地球的中产阶级和喜新厌旧的游客。
似水柔情,应庆幸:成也是水,水为沿街楼窗内的女主人增添了妩媚,水为不远万里的游人满足了好奇心。但同时我也担心,毁也是水;水的利齿在楼基上啮刻着年轮,有的灰暗的窗棂中已人去楼空,移往他处。此际我不禁想到火山灰下的庞贝;水与火同样有情却也无情,只怕“水都”不悦,我不敢一味联想下去……
从圣马可广场那边,绝妙的乐声传来:施特劳斯、勃拉姆斯、圣·桑……一个个精魂在琴弦上游走。比之于古建,经典乐曲后来居上。我已忘记置身何地,醉不思归,始知音乐的魅力比古城更悠久。
音乐,也是一种建筑,一种诗与流动着的建筑,它无形无踪,却矗立着;它也是水,却只有美的感染,并无齿痕。“水都”固然是古城,却终归有限,而音乐则更恒久,虽说都是经典,我更崇尚后者。

沉思于欧洲著名博物馆

昨天,刚去过北京圆明园,今天又乘飞机去往欧洲著名博物馆参观。先是惊叹,随后是窒息般的难耐:多少珍宝,都来自中国———距今百多年前的中国,曾经出过慈禧老佛爷的中国。
展品上有文字提示:请勿触摸。其实纵然允许,我也绝对不会违例。因我知道,上面必有戈登、西摩尔、瓦德西之类的手纹;要触摸,事先怎能洗刷那份污浊?须知这些珍宝并非自愿落户异城,有时绅士与强盗一身二任,戴上手套看上去是绝白的,摘下手套便是血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