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用余生来爱你


□ 杨春达

  ■杨春达

  一

  回味爱情,也在品味痛苦,在痛着并快乐着的顶针中,爱情教会了人的成熟。对季坤明来说,这种成熟让他感悟的是女人,在他的世界里女人似封冻的冰,又犹如燃旺的火。婚姻对他来说,曾经有过疯狂的摆脱,又有过极度的向往,这一切都来自他的妻子张舒饶,还有张舒饶怀着的那个孩子。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年以前。

  那是他和张舒饶结婚不久,妻子张舒饶留恋舞池的灯光,感到比钻他的被窝温暖。

  张舒饶走进舞池就有一种兴奋,那滚动着迷离的灯光,放射出五彩的颜色,让她犹如走进梦幻,在畅快淋漓中找到了宣泄、沉醉和释然。她一看到灯光散落到舞动的男男女女身上,自己就像披上了蜘蛛侠的斗篷,神力四现。听到悠扬的舞曲,品着人们沉浸在舞曲之中的痴迷,仿佛自己犹在月宫下凡。

  舞池里,李文章搂抱着张舒饶缠绵地舞动在一起,大刘坐在位置上痴迷的眼神盯着张舒饶,他身边的刘芳用手在他眼前晃晃,抛出一句话, “哎哎,你是来跳舞的,还是来看女人的。”一种失落让刘芳的心仿佛遇到了冬日的雪,还夹杂着北风,说不上透骨,可也凉了前胸。大刘感到了刘芳情绪的降温,他启开一瓶啤酒,递给刘芳, “那女的是我同事的老婆,整天泡在这里。”大刘看了一眼舞池里的张舒饶和李文章,把啤酒塞道刘芳手里,目光仍然停留在舞池里。

  一支舞曲结束,张舒饶和李文章向他们走来,刘芳感到了好奇,问: “他俩是一家的?”大刘玩笑着说:“就像咱俩一样。”刘芳看了看大刘眯紧的眼睛,她想读出什么。“不过,他俩都有家。”大刘的补充,让刘芳再次盯紧大刘像似五花肉的嘴唇,那一刻,在刘芳离异女人的心里,痒痒地升起一种性感。

  张舒饶和李文章坐到离大刘和刘芳不远处。幽暗的灯光下,刘芳看到李文章在和张舒饶说着什么,张舒饶含羞粉笑,用手捶打李文章。看到他们的撩拨中泄露的温情,刘芳想到了离婚的丈夫,不过只是瞬间而过,因为在幸福感来临之前,她的心头出现最早的是腌过了头的酸黄瓜的感觉。

  舞曲重新奏响,五颜六色的灯光点亮舞池。突然舞厅大门被推开,一束刺眼的强光射向舞池,季坤明站在舞厅门口四下环顾,而后走进舞厅,在跳舞的人当中寻找着张舒饶。

  张舒饶和李文章陶醉地沉浸在舞曲之中。

  季坤明看见张舒饶被李文章搂抱着,正跳得痴迷,他疾步走过去,一手拉起张舒饶,另一手,狠命一拳打在李文章的脸上,李文章像撞击了利器,踉跄倒地。

  舞厅混乱起来,张舒饶有种在众人面前昏厥的感觉,她似掉进冰窖里,凉气直冲肺门,她夺门跑出舞厅,大刘见状撇下刘芳赶紧追出舞厅。

  透亮、硕大、浑圆的月。月的轮廓中,老杨树上显现鸟巢上两只交欢的喜鹊暗影。夜幕下的街市,灯火阑珊。张舒饶跑进喧闹的街市,大刘在后面环顾寻找张舒饶。亮化的街市呈现张舒饶的身影,大刘追了过去。灯火中,大刘拉住张舒饶。远处看去,张舒饶歇斯底里,想要摆脱大刘,然后又和大刘说着什么,少顷,张舒饶伏在大刘的肩上哭泣,大刘搀扶着张舒饶走向灯光灰暗处。灯光诡异地时而拉长两人的影子,或现张舒饶的脸,或现大刘的脸,灯光深处俩人的影子渐现朦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青年文学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青年文学家
更多关于“我用余生来爱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