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在《上学路上》


□ 方刚亮


宾日 宾,意为宾客,外来者;日,大阳,天空或时间空间。
《上学路上》这个片名,在网上搜索新闻,呈现条数上万,大多都是某年某月某日某地区某学生在上学路上遭遇绑架之类。此类社会新闻,大多为编者自己编造,竭力渲染其离奇,血腥和真实,以获取读者。
想像自己的工作,其实在编造和渲染方面与他们并无二致。当然,我们更重视所做事情心灵的真实性和道德价值判断的保守性。
职业是导演,与“说什么”相比较,我更在乎“怎么说”。当然,还需要我“愿意说”和“有热情地说”。
所以,我不在乎《上学路上》说的是一个西海固的孩子求学精神如何感动人,我更在乎主人公是怎么一点点赚到学费的。我愿意拍这部电影是因为这个剧本本身技巧娴熟,我有热情是因为我还比较喜欢故事里的那个实实在在的小王燕。
体验生活是我第一次来到宁夏,司空见惯地被合作者认为年轻,令人担心。她不断地督促我要加强与当地群众的接触,例如和农民们吃住在一起等。
“你不了解我们这个地方,你怎么能拍好我们这里的故事?”
我可以理解说这句话的合作者的心情。
半年后,她在影院看完完成影片,眼角还挂着泪痕,又重复了这句话,语气已经从质问变成了疑问。
其实原因很简单。一方面,完全不了解当然是不行的。另一方面,自己太过熟悉的话题是不能表现的,“主”位的创作总是会变得狭隘,片面。
这样,“宾”位的创作就会有更加开阔的天空。
就好比一个站在门口观望的人,既能了解屋子里面的桌椅板凳,又能知道这间屋子的前庭后院,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对于职业导演,“怎么说”是“主”,“说什么”是“宾”。
观讹 观,观望,看;讹,在此做“错误”解。
初次看完剧本后去找赵冬苓老师聊,她对我完全不知道马燕的新闻表示了小小的惊讶,之后主要的话题就变成了对马燕事迹的介绍。
后来才发现,这种现象并不偶然。每当你想引起听者注意的时候,你会发现马燕的神话有强大的吸引力。
直到如今,我依然佩服当时赵冬苓老师的英明决断:没有去写马燕与法国人的传奇经历,把精力主要放在了像以前的马燕一样的许许多多孩子求学的平凡事情上。
马燕这件事和这个人要分前后两个部分来说。
遇到法国人后的马燕,人和事陷在一个偶然形成的巨大漩涡中,这种身不由己的漂泊充满了虚假和错位,只具有新闻价值,无法挖掘它的艺术性。
而她在此之前的经历则如同西海固地区无数默默的孩子们一样,是用自己的顽强不屈的奋斗实践着一个个求学的必然性。我们的艺术所要表现的正是这种必然性的实现过程。
说到这里,我想起看景时在海原遇到的一个23岁的小镇长。他从海原农村起步,高中到了固原,因学习优秀又考上兰州的一所大学,现在刚刚毕业回乡。他有着无数童年时代自己赚钱上学的经历。在与我们的交谈中,他真诚的双眼在厚厚的镜片后望着我们,只是浓重的地方话让我们一筹莫展。
后来才知道他把我们当成新闻工作者,希望我们多来介绍介绍天都山,以便为他们的家乡开发旅游项目。
想到不久前的马燕的消息:因为富裕了的马燕家庭与同村人不和,她的父母准备举家搬迁到银川,马燕将永远地离开哺育了她,为她制造了神话的西海固的土地……
我觉得我们的故事更应该是那个23岁小镇长的童年故事。
我们的电影要表现的是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顽强和执著,这种靠信念支撑的求学的必然性是令人热血沸腾的,是感人的,是有益于社会的,是符合普遍大众的道德价值判断。
艺术无法表现的是守株待兔,等待偶然,盼望侥幸,就如同任何一个西海固的孩子都不应该再去盼望会有另一个法国人降恩在他们身上。
然而事实上,马燕出名后,在予旺地区孩子中间刮起的一股盲目的“日记”风,这多少也能看出马燕事件在生活中非常消极的一面。
马燕已经不在“上学路上”了。
“说什么”中容易犯的错误及早地被赵老师回避了,下面就是对我来说“怎么说”中的陷阱。
《一个不能少》在视觉造型上和叙事风格上是竭尽写实之能事,主要的精力放在制造逼真的生活质感上。
永远忘不了的是魏敏芝扭捏作态的表演唱,观看者在嬉笑之余,还是会一遍遍回放那个场面。
没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没有足够的对写实手段的信仰,写实索性就成了我们第一要回避的手法。我们要求造型上的唯美。
怎样才能把穷困的农村拍美了?这是一个难题。
在西海固的一户农家里,随着我的惊讶声:“一定要叫我女朋友来看看人家的干净!”,造型唯美上的一种可能性找到了——简单干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