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曼娜回忆录(少女之心)


□ 任晓雯


乐鹏程惊梦的第二天,张翠娥在被子上发现一块干硬的污渍。她开始检查乐鹏程内裤,乐明借口成绩下降,有事没事一顿打。两人感觉焦虑,却又无法启齿。
乐鹏程发现,手指带来的乐趣,比滑杆大得多。他喜欢早早上床,把手往腿间一放,开始胡思乱想。吴小妮为什么笑得这么好看?衣服好看,头发好看。前面有点凸了,但不明显,过两年也许会戴胸罩,如果屁股再变大的话,就更迷人了。那时候,她是不是也像吴娟一样,在体育课上,害羞地走出队伍?每个女人都这样吗?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乐鹏程屡屡梦见自己,在路边叼着香烟、抱着手臂,叉着瘦伶伶的腿,朝过往女孩吹口哨。有一次,爸妈冲过来向他吐唾沫,他就醒了;还有一次,吴小妮正巧路过,他猛力一抱,扑了个空,醒了;但更多时候,他像照镜子一样,看到自己吊儿郎当的形象,于是羞愧地哭起来。
乐鹏程仔细端详自己的手:十根指头修长,指甲剪得干净,手背皮肤白嫩,跟女人家似的,惟一起折痕的,是关节处,排列整齐的指关节,像一枚枚长皱纹的眼睛,手指伸直,“眼睛”眯起来,手指弯曲,“眼睛”就瞪得老大。它们是有生命的,不完全听从大脑的控制,就像下面那个东西,也是有生命的。乐鹏程心想:人根本不是身体的主人,而是它的奴隶。
两个月后的一天,学校组织义务劳动,乐鹏程忘了带扫帚,匆匆赶回家,撞见张翠娥在哭。她显然提早下班,黑色工作包往床头一扔,拉链半开,一条毛巾帕胡乱覆着。铁石心肠的母亲,此时居然憋红了脸,还浮肿起来,耳廓暴出青筋,微微颤动,眼睛眯成细缝,嘴角挂了重物似地垂下来。见儿子突然进来,身子抖了一抖。
“过来。”声音平静,像仅仅得了小感冒。
乐鹏程不动。
“过来!”略微提高调门。
乐鹏程向前磨蹭两步。
“活宝,只配挨打!”
张翠娥一扬手,乐鹏程抬起胳膊一挡。谁知她只是拈起一张考卷,扔到地上。
“站着干嘛,算盘珠子啊,拨一拨,动一动!”
乐鹏程俯身去捡,背脊冷飕飕的,手指夹到纸张后,身子迅速往后缩。
数学期中考26分。一翻,背后是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留言,笔锋遒劲,直透纸背,很像他平日训人的气势:
“家长同志:该生近来不专心听讲,成绩退步严重。希望家长配合老师,找到思想根源,认真教育,使该生端正学习态度,成为国家的合格栋梁。”

张翠娥的肾炎,半因操劳,半因体寒。乐明的弟弟乐亮,认识一位老中医,从苏州过来的,据说给他搭脉,搭出心脏问题,跑到医院一查,果然是早期风湿性心脏病。自此五体投地,一家子的身体,全部托付老中医。
老中医住在东北角。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乐明骑着自行车,带张翠娥去看病。老中医每次根据复诊情况,调整中药配方单。开始听乐亮介绍,乐明将信将疑,回去按方子熬了药,吃上一阵,果有好转。但没多久,又急转而下,甚至出现高血压和水肿迹象。


乐明痛打儿子:“都是你这白眼狼,害得你妈病重!”
张翠娥附和:“我这病,都是你给气的!你想让爹妈早死,就痛快一点!”
这天他们出门前,又教训乐鹏程一番。乐明对检讨书不满意,张翠娥让儿子立壁角。乐明给自行车打气时,她又折回去侦察,臭小子还算老实,顶着一纸检讨,乖乖站在门后。
当卡车撞上来时,他们正谈论乐鹏程的教育问题。乐明认为,索性让儿子辍学,到厂里谋职。他说了几点理由,张翠娥正想回话,突然起风,乐明进了砂子,赶忙闭眼,手背狠狠揉几下。张翠娥觉得重心似乎被风吹歪,在书包架上叫声“小心”,动动屁股,发酸的腰部略往前倾。
这时,面前横穿出一位老人,乐明急转龙头,自行车向外倒去,翠娥没坐稳,整个人飞出去,甩在一辆并行的卡车头上,一滑,碾到轮底下去了。司机是新手,发现有状况,下意识地一拐,又把倒地的乐明压进去。
乐鹏程发了一个月烧。听人说,卡车轮子从妈妈腰里扎过,磙成扁平一截,爸爸的脑袋粉粉碎,脑浆混着鲜血,流了一地。乱穿马路的老头,当即中了风,抬进医院就咽气了。乐鹏程夜夜看到两个血人,互相搀扶,边走边哭,妈妈上半身挽着丈夫,下半身径直奔来,乐鹏程扭头求救,却瞧见爸爸的脸像破壳的鸡蛋,一块块往下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