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曼娜回忆录(少女之心)


□ 任晓雯

父母的追悼会,乐鹏程没去。父母已成两幅镶黑框的照片。他瞧着他们,他们也从墙上瞧着他,目光严厉,像是在说:不学好,伤透我们的心了。乐鹏程想,是不是该哭一场。酝酿了一会儿,发现哭不出,就作罢。
乐鹏程顶替父亲进厂,外婆从乡下上来照顾他。她不识字,又耳背,一只眼睛白内障,淡色的眸子蒙了层烟,结着眼垢。除此之外,味觉也退化,做的菜又咸又油,咀嚼时嘴角挂下一串腻黄,还在嘀咕:“太淡了,太淡了。”
她逼着乐鹏程多吃:“瞧这娃瘦的,都是饿出来的。”
外婆在城里呆得闷,路上车多不敢出去,想弄堂里转转又怕迷路,整天坐在床边,等着做饭洗衣的时间。她有点老糊涂了,早饭的豆浆缸子还没洗,又急急忙忙下面条,下了一半想起来,外孙是在厂里用中饭的,赶紧洗衣服,把糊了的面条留在灶头上。扫地也越来越困难,扫帚挥得吃力,灰尘却懒洋洋动两下,仍留在原地。只能弯腰,把垃圾一片片捡进畚箕。一次被乐鹏程撞见,老太抠完角落里的灰,黑乎乎的指甲直接落水。自此剥夺了她洗衣服的权利。
于是更加无所事事。外婆倚在竹床上,摇着漏风的破蒲扇,咕咕哝哝:“乐明啊,你是文化人,心肠也好,翠娥跟我讲,你体贴着呢。翠娥说她腰疼,肯定是不听我的话,坐月子时碰了冷水……”
有时嗑累了,突然醒转:“鹏鹏,晚饭吃啥,我给你做。”
“我吃过了。”
“噢,”缓缓神,又自言自语,“鹏鹏一个人,留在城里不放心,我虽年纪一把,身板还算硬,总可添些手吧……”
平时乐鹏程只当窗外车多,耳朵里吵了点。但好几次半夜惊醒,外婆鬼魅的声音在黑暗中飘荡,抬头是父母遗像,齐齐板着蓝荧荧的脸,妈妈还扬了扬眉毛,原是想挤出微笑,看着却像在威吓人。她的脸还是完整的,胸以下全都变成血肉糜了。乐鹏程害怕起来。
“别说了!”
外婆耳背,听到外孙床上有声响,“嗯?”了一下,翻个身,继续念叨。乐鹏程一连几天睡不好,心里烦躁,只能找块黑布,把父母遗像蒙起来。
两个月后一天,乐鹏程下班回家,看看灶披间,没人,瞅瞅晒台,也没人,进屋一瞧,外婆躺在地上,脑袋旁一滩血,一只小脚勾在大木床沿,手中紧拽一块黑布。在她揭起布片的一瞬,相片挂绳从钉子上脱下来。乐明、翠娥歪着脸,面孔显得陌生而怪异。

半年后的一个黄昏,乐鹏程站在窗前,忽地看见张翠娥,那妇女一转头,却又不是,身材几分相似而已,发现乐鹏程瞅着她,就笑笑。乐鹏程突然窒息,几乎站不稳。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孤儿了。
在厂里,师傅阿二头旧时偷工厂原料,被乐明处分,现在乘机报复,乐鹏程干最脏最累的活,还时常挨骂。回到家,他故意乱放东西,让屋里显得热闹些,也只是冷清清的热闹。胡乱烧了饭,吃了,躺在床上看书,有时不小心睡着,一觉醒来已是后半夜,牙齿涩腻,脚趾发痒,书本早已掉在地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界》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