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见太阳


□ 蔡淑文

  1
  
  1940年那个夏天来得特别早,似乎也比往常更加炎热。一个刚刚山生不久的小女孩生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浑身长了许多黄色的大水泡,一碰就流黄水,黄水流到之处又接着起泡,水泡连着水泡,破了皮的地方露出嫩嫩的肌肉,小女孩像个剥了皮的兔子,既无法用布包,更无法穿衣服,连找来的药膏也无法涂抹。初为人母的妈妈无法用她粗糙的双手接触那皮肉分离的小生命,她只好用蓖麻叶子(草本植物,叶面很大且光滑)托着女儿。白天,她要做家务干农活。她只好像养蚕一样把小女儿放在一堆叶子上面,夜里她会整宿地捧着,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每当吃饭时,她都会捧着女儿走到院外的大树下,她希望那风儿能吹干女儿身上的黄水,也让自己那憋着的泪水有个流淌的机会。好心的家人和邻居都来劝她:扔了吧,天天看着怪可怜的,再说,又是个丫头……你年轻,将来有的生呢!怎么舍得,丫头也是妈妈的心头肉啊!
  后来听人说用沙土地的坟头土可以治疗,年轻的母亲立刻行动起来,但取坟头土毕竟是一种不恭的行为,只好深夜去做,而且双脚绝对不可以踏上坟堆的,于是她只好伏着身体,用双手一捧一捧地把土取回,再按照要求:筛去杂质,放到太阳下暴晒三天。就是用这细细的沙土把小女孩埋了一层,那幼小皮肤上流出的黄水很快被沙土浸湿了,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终于结了第一片痂啊!母亲欣喜若狂,又结了一片,一片——整整一个夏天,当秋日来临,小女孩的皮肤完全好了,全身上下除去留下不少疤痕,再也见不到一处流黄水的地方。女儿能穿衣服了,母亲灯下缝,田头绣,做了一件又一件花衣裳,她要把女儿八个月未能穿的衣服全部补上……当然,她更没有忘记那些太阳晒过的沙土,每天仍然是搬进搬出的,晒啊晒,大缸小盆全用上。她用旧布缝口袋装上土放在女儿身下当尿布用,一直到女儿长的很大很大了才去掉,女儿以后再也没得过皮肤病。
  从此母亲认定:太阳晒过的沙土好使着呢!
  那个被劝说扔掉,活像剥了皮的兔子一样的丫头就是我……
  母亲常对我提起此事。
  我也常想:用坟头土,那是没有人畜践踏过的净土啊,长年的风吹日晒本身就消毒了,那里面又有多少种矿物质治好我的皮肤病?不得而知。
  可年轻的妈妈要在深夜人静时去扒坟头土,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2
  
  五十年代初期,我的家庭和祖国大地上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欣欣向荣,父母叔伯们齐心合力:种好庄稼,经营好小作坊(我家当时没分家)。我呢,爱唱爱跳,成绩优异,那真是我们家阳光灿烂的日子。可就在这时,我这个丫头片子又生病了,先是肝肿大住院两个月,人瘦如柴;接着又是肺结核、淋巴结核、肠结核。那可是五十年代初期啊,在苏北一个小村镇上,得了这种病,无疑是死定了。我不知道当时父母是如何承受这一事实的。只是知道他们以及我的全家都没有放弃,他们要尽最大的力量挽救这唯一女儿的生命:到省里医院去治疗。母亲说:那时火车开得像拖拉机,开开停停;雨下得铺天盖地。你大(父亲)心里急啊,过一会儿就用手试试你的嘴巴,他担心你在路上会断气。可我相信没事,老天爷是不会这么无情把你带走的。话是这么说,多年后我也做了母亲,我才体会到父母当时那种焦虑。痛苦的心是无法用任何语言可表达的,我几乎是在昏迷中住进南京军区总医院的。半个月后,挂在床头的重病人的标志牌才被取走。母亲每每提起那次住院,她都充满了感激。她说:那里的医生好着呢,听说他们都是从朝鲜打完仗下来的。是啊,我常常忆起在军区住院的日日夜夜,医生护士对我精心治疗和关照,在我病情稳定后还给我带来许多图书。他们尽量为我的父母节省每一分钱,因为知道我们是从苏北农村来的,实在太不容易。即使这样,昂贵的药费及住院费也使我的父母难以支撑。病情稳定之后,医生劝告母亲,带孩子回去养着吧,你们乡下空气好,记着多给孩子吃点好的,最要紧的是让孩子多晒太阳。吃好的,自家养着鸡呢;晒太阳,俺乡下比城里强着呢。出院回家后,晒太阳成了妈妈陪我的主要任务。开始我身体还很虚弱,妈妈就会让我躺在她腿上,晒完前胸晒后背。后来,村边、田头挖野菜、割猪草,她都会带上我,放一方草垫,让我卧着或躺着,中间她会从田间走来陪我说会儿话,有时还唱几句小曲儿,她从来不同我说病的事,少不更事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病会有那么严重。每天吃啊、晒太阳啊、田头跑啊……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在母亲的照料下,我痊愈了。记得那天去医院复查,医生都很吃惊,没想到我康复得那么快。医生同意我继续上学。晒得像个小黑蛋儿的我休学一年后终于又坐进了教室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