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间忆旧(二题)


□ 孙方友



惋惜

人生在世,惋惜的事情大概人皆有之,我自然不能脱俗,亦有那压在心底深处的“难忘”——
一九六○年的时候,我刚好满九岁。那阵子,大食堂刚散,正处三年困难时期的紧要关头。“共产”了一回,又倒退到一家一户的小灶日月,人们犹如刚出“神经病院”,恍如隔世,最终还是记起了自己不是天外来客。于是母亲便派我去苇园集探望我的老姨。从我家居住的那个镇子到苇园是一条土官道,大跃进时栽下的柳树才两把来粗。人穷地瘦,树也遭罪,黄黄的保住了命,我少气无力地正走着,忽听一辆汽车呼啸而过,接下来,如天塌地陷,“哗啦啦,扑嗵嗵”的响声震耳欲聋。我急忙闭了眼睛,大有小命难保之恐怖。不一会儿,声息了,风静了,我睁眼瞧,乖乖!就在我的面前,一拉溜儿掉了几个大纸箱,地上全是撒落的火柴。我惊诧万分,那年月,火柴卖到两毛钱一盒,而且奇缺。我家早已用火石镰等“原始武器”了。这么多的火柴,我还没见过。我像发现了基督山宝库,傻了……
公路上静悄悄的,我正呆呆地不知所措,忽听一片呼啸声,从路东村落里跑出一群男女,如饿虎扑食,你抢我夺,一下光了。我这才下意识地弯腰拾了我脚前的一盒,用手捂着,像做了贼……到了姨家,我说起这件事,姨父遗憾之极,如失家珍,连连叹道:“唉呀呀,你真傻,要顶一千多块哩!”
直到这时候 ,我才意识到自己傻,禁不住惋惜……
一九六九年,乡间大演样板戏。我当时正值十八九岁,在公社宣传队里演英雄什么的。宣传队时常下乡巡回演出,而且多在本公社范围内,离家最多十几里路。那时节,我父亲因“四不清”被判了刑,母亲领我们兄妹六人度日月。为了糊口,我们帮供销社食堂推面。由于推面的多,必须早晨去食堂“抢”粮食。我是老大,重任在肩,所以每晚刹了“灯戏”必得赶回来。赶巧,剧团主演家中有病人,那几天老是与我同回。每晚刹过戏,我就寻辆自行车,带着她摸黑赶路。开始的时候,总有同行人,不想有一天,“刹”戏天变,众人惟恐半路淋雨均不回了,惟剩我们两个。
我们顶风行了不远,没想那阵怪风刮过,阴云东渡,南天露出朦胧的月光。演出地点距镇子十余里,中间是六里大坡,路上没一个人,静得能互闻出气声。那位女主演是镇上有名的漂亮妞儿,比我大几岁,化了妆科如天仙一般。她演白毛女,我演穆仁智,老搭档。我用自行车带着她,她偎我很紧,气息香香的……突然,她下了车,悄声说:“扭过去脸儿!”那声音软软的。一会儿,我清晰地听到了“流水”声。那一刻,我一下懵了,脑际间一片空白,耳畔惟有那诱人的“哗哗”声。那伟大的声响终于停止,她久久地立在我面前,见我发呆,猛地拧我一把,嗔道:“胡想个啥?”那音儿甜得发苦——我只觉浑身躁热,急忙蹬上车上路,一路竟无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