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的光芒


□ 刘黎莹

酒。
一杯红酒。
一只玲珑剔透的高脚玻璃杯。
李铁的手上稳稳地举着一杯红酒,一直端到云芳的脸前。云芳眼睛凝视着这杯红酒,一下子想起另一个叫袁凯的男人。丈夫病故后,她和袁凯也是从一杯红酒开始认识的。那时,她和袁凯坐在一个装修豪华的包厢里,摇曳的烛光,浪漫的情歌,让云芳感觉像是置身在一个人间少有的仙境。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二位,还需要什么?”那些服务员都是清一色的俊俏女孩子,她们一个个像是从画上走下来的仙女。这些年轻的像花蝴蝶一样的姑娘在每个包房里飞来飞去。云芳有些坐不住。她从这些花蝴蝶们对她不屑的眼神中,自信一点点地消失殆尽。她年轻时比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漂亮。但现在毕竟她已不再年轻。袁凯似乎看出了她的自卑,把她冰凉的一双小手紧紧地握在他的大手掌里。然后,一下一下地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抚摸着,亲吻着,并把一个蓝宝石钻戒亲自给她戴在手上。那时,她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如果不是她女儿小雪的缘故,恐怕她早就和袁凯结百年之好了……不知如今被拥在袁凯怀抱里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太了解袁凯这样的男人了,离了女人,他是一天也无法活下去的。
正午的阳光金闪闪地从窗外照耀进来。
杯子里的酒如玫瑰花一样绽放在云芳的脸前。云芳的脸也红成了杯子里的酒。她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她从没喝过这么多的酒。可她又不好意思拒绝李铁。李铁温情脉脉地把酒端到她的脸前,伸手不打笑脸人,李铁现在是这个古董店里的经理,大小也算是云芳的老板。云芳尽管喝得头都有些大了,可这个理儿她还是懂的。
云芳说:“经理,我喝,我这就喝。”
李铁一脸的不高兴;“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喊我经理,好不好?”
云芳装作铙有兴趣的样子看着李铁:“那我喊你什么?”
李铁说:“按你婆家这边的辈分叫,我是你表哥。你就喊我哥。”
云芳在李铁说话的时候,没喝杯子里的酒,而是悄悄把那杯红酒放在餐桌上。李铁装作没看见。他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沓子钞票“啪”一下甩到云芳的脸前;“这是你在我这店里第一个月的工资。八百。”
云芳就是从那一刻发现,原来钱比酒更能壮男人的色胆。李铁刚才只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固执地一杯接一杯地劝云芳喝酒,可等他把钱甩到餐桌上后,李铁的手就再也不肯消停一会儿了。他的手先是在放在云芳的手上。云芳心里就开始敲鼓。她真想此刻站起身,走出这个虽然能发给她工资养家,但却让她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古董店。她只是这样在脑子里闪了一下要走的念头,并没有付诸行动。桌上的钱,才是她今天答应李铁留下来喝酒的真正原因。快到中午时,店里的顾客越来越少。李铁非要请云芳吃午饭。云芳开始没答应。说她一会儿要去对面的小餐馆吃碗面条就行。李铁说:“你替我忙活了一上午,只吃碗面条,我心疼。这样吧,我们也不出去吃了,就叫对面的小餐馆送几个菜来吧。”没等云芳答话,李铁就把订餐电话打过去了。然后,李铁就说什么也要关上店门。云芳说:“要是万一中午有顾客来,那不影响店里的生意吗?”李铁问云芳:“咱俩到底是谁听谁的?”云芳一看李铁双眉紧蹙,就不敢再坚持不关店门了。李铁的手像个贪玩的孩子,只在她的手上停了一小会儿,就淘气地沿着她的胳膊,一路拾级而上,像迷途的羔羊找到了栖息的家园,非常霸道地放在了她丰满的乳房上。他在嘴里喃喃自语:“你真不像是过了四十岁的女人,芳,你不知道你有多迷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