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声


□ 张凡修

●张凡修

夜歌

唱皮影需掐着半个嗓音。而青蛙不会

这是八月

八月的遍地秸秆尚未成熟

青涩、笨重。操纵起来

头沉、脚轻

而青蛙只顾

恣意地美着

哪有啥子影人啊

无非是一些赶集贪晚走在半路的归人

磨刀的、贩秫秸的。还有

驴市的经纪人

月光从树梢漏下来,像是老墙皮斑驳

掉下的泥渣儿

“可以清洗青蛙的面容而不能改变青蛙的嗓音”

经纪人倒有意思

钱褡子从左肩挪到右肩又从右肩挪到左肩

最后,索性卸下来

两手撑开

一扇窗子

亲近

麻雀双眼逡巡。拿不准

那个穿蓑衣的人是真是假

从枝头跳向山坡,故意踹下来,几块石头

石头骨碌着。砸中

那个穿蓑衣的人耷拉着的假舌头

舌头舔拭石头

远窥至近前

“闭上眼睛

有一个无声的世界”

——这么冷。蓑衣是空的,裹着的一具稻草的皮囊

已不知去向

它交出的寒露埋有更深的险情

露珠

我与最初的埋伏者挤在一起

用嘴边的气泡

呼吸

那也是近在眼前

立冬。冬小麦长至拳头高

气泡独自旋转

实则是父亲独自在麦地趟了一圈儿

似乎我不在。我随蛙声

就要陷入冬眠

曾试图让吐出的气泡一直鼓着

绚丽、浩淼

但我不确定

确定的是,父亲的裤角湿得揪心

埋伏者遍寻银匠不着

一贫如洗地上岸了

夏日

人们过分地计较蚊子的高音而忽略蝉的低音

这些称之声带的玩意完成的活儿

也称之穿越

一失眠人想像一棵树

主干、枝杈,被低音挖空

皮肤被叮咬的小疙瘩成群

铺满树叶

失眠人本是慢性子也突然焦躁

没人证明他穿越荒芜——

早晨。他系入井里的空桶

照样提上来

——水满满的,不磕井帮

不磕.就听不见高音

一只蝉歪着脑袋,紧贴稍高一枝的树杈上

不动。日头还没影儿

细节

我看见吹笛人走出竹林奔芦苇荡去了

去剥一枚苇膜

他吐出的嚼了一春的蒜泥含胶质粘液

把苇膜贴于笛眼

然后,唇眉弯曲

舌尖.一舔一舔。腮帮子

柔柔地舒展

那些飘散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