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锋芒就是光芒


□ 韩石山

1、您在2000年上任《山西文学》的主编,当时刊物是什么情况?发行量多少?
答:谢谢你的采访。不愧是大记者又是女孩子,设计的这一组问题又清爽又实在,还这么刁,这么暗藏杀机。没法搪塞也没法回避,搪塞了回避了显得我做人不厚道,真要实话实说了,又难脱自炫之嫌,说不定还有别的危险。想想,做人还是要厚道,纵有自炫之嫌,纵有别的危险,也只有实话实说了。
这年头,人一接了什么职务,不管是个弼马温还是个典狱长,都爱说自己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一有挫折又爱说天亡我楚非战之过也,好像自己同时具有诸葛亮的治世之才又有西楚霸王的盖世之勇似的。2000年初,我当上《山西文学》主编,纯粹出于偶然,你想嘛,我若真有这样的能力与德行,怎么会到了53岁的年纪才混上这么个弼马温似的官儿。当时领导上是想让一位年轻人来担此重任的,可能考虑到她资望上差了点,便让我暂且充当伊尹来辅佐这个汤王。原话是,前期多出点力,等刊物搞上去了你就不用管了。领导也是好意,怕过多的耽搁了我的写作;当时我的身份是专业作家。我的回答是,先放手让她办,实在不行了我来办。这个女孩子,确实是有学识也有能力,办刊思路也不能说不对;要办成一份社会纪实类刊物,刊名一度改为《山西文学·北方纪实》。实在是刊物的人员与经费,都不给她这个方便,空负了她的大志。没多久也就知难而退,或者说是择木而栖,去太原市某区挂职,过了两年就正式调去了。在此之前,已难以维持,我也就名至实归,正式当了主编。这是2000年6月中旬的事,该编第8期了。因此可以说,我是年初受命,管事是在半年之后,编刊是从第8期开始。当时刊物发行1400份,负债数万元。
2、您当时的创作情况呢?发表文字量?出版了多少部作品?当时的职务?
答: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我就不怎么写小说了。写小说要的是激情,没了激情再写小说,无异于自投死途。做什么事都讲究个愉快胜任,愉快了才能胜任,才能见成效,不愉快了趁早撒手。再就是,我上大学学的是历史,虽说因了文化大革命的耽误,没能完成学业,念兹在兹的还在这上头。我总觉得研究学问,写带学术性质的东西,比写小说散文要高一个档次。这肯定是偏见。没办法,谁都有偏见。对人生来说,文学写作应当是余事,是副业。词是诗之余,文是政之余,战之余,商之余。这并不妨碍它的伟大。或许是我原本就没有这方面才华,或许是韩郎也有才尽时,才会做如此之想。不管怎么说,我是想在学问之途上走一程的。
于是从1993年冬天起,选定李健吾为研究对象,要写一部《李健吾传》。多方搜集书刊,采访传主亲友,考核史实,编订年谱,一切都是按史学的路数做的,有板有眼,一丝不苟。在北京图书馆(现在叫国图)查资料的感觉,真是好极了,这才是我的事业所在,这才是我该常来的地方。《李健吾传》1997年出版,此前已接下了写《徐志摩传》的任务,又有滋有味地干了四年。到1999年底,已编好五六十万字的年谱,只等来年过了春节从容写传。没想到一过春节,领导就找我谈话,让我当《山西文学》主编。前半年,年轻人干的正欢,我也没什么事,趁此机会写完了《徐志摩传》。6月交稿,第二年年初出版。我知道我的这本书,是我此生最重要的著作。
也就是说,在接手《山西文学》编务前,作为一个作家,就我的心志而言,已达到了我的峰巅。此后的发展,不过是顺流而下,或者说是自由坠落。这就是我当时的创作情况。以字数而论,当在500万字,出书19本(包括《徐志摩传》)。职务嘛,官拜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职称为一级作家,究其实不过是作协的一名普通职工而已。
3、去一份不景气的刊物任主编,您当时的想法是怎样的?情愿吗?还是有很多抱负?周围的朋友对此有何看法,支持还是反对?
答:先得纠正一下,当时的《山西文学》不能叫不景气,只能说没生气。它当时的发行量,在全国的省级文学刊物中,绝不是最低的,可说是一个正常的数目。
对我去办刊物,周围的朋友,大都不太理解。说你创作风头正健,何必去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呢。理解的,也不过是说,老韩一辈子没当过官,到了这把年纪也该当个什么了。这种想法我也不是没有。出身不好又性情乖张,此前当过的正职官儿,除了家长只有中学班主任一项。教了十一年书,连个语文教研组长都没混上,惨吧。从这点上说,就是不让管事,我也愿意挂这个名儿。记得2002年你采访我时,我就是这么说的。
真正接手干起来,就不这么想了。我知道我要做一件什么事。这就要说到我读书上的癖好。就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写小说的那个时期,也很少甚至几乎不看当代小说,除了买外国小说(译本),看外国小说之外,主要是买和看二三十年代作家的作品,还有回忆他们的文章。《新文学史料》我在八十年代就订了。二三十年代那一茬文化人,他们的为人行事,功名事业,在我的心中占有崇高的地位。我爱他们,就像爱我的祖上,我喜欢他们,就像喜欢多年的朋友。那一茬文化人,其一生事业有个几乎共同的特点,就是办报纸,办刊物。一个没办过报刊的文化人,对他的人生来说,多少总是憾事。有这个癖好,有这个情结,尤其是在眼下的文化政策下,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办刊物的,你就可以想像,有了办刊物的机会,我是多么的心中窃喜了。一展宏图,此其时矣。仿照陈佩斯在一个小品中的话说,就是:没想到呀没想到,没想到我韩老二还有今天!我排行老二。小品中是王小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