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学案”:学风、方法与气度


□ 夏中义

内容提要本文旨在论述20世纪中国文艺理论史案(简称“百年学案”)研究的若干现象:一曰学风,若无朴学学风,“百年学案”探索难以为继;二曰方法,“文献——发生学”方法作为“百年学案”赖以深化的思维规程,可谓是朴学学风的当代演示;三曰气度,朴学学风源自学人气度,该气度以学者有否“学术史”意识乃至“学派”建设意向为标识。
关键词 20世纪中国文艺理论 “百年学案” 学术史 学派



20世纪中国文艺理论史案(简称“百年学案”)研究特点有二:一曰注重个案;二曰注重对个案的“文献——发生学”研究。前者有涉研究对象,后者当指研究方法。两者皆与学风有关。笔者不敢说,“百年学案”研究旨在倡导朴学学风,但客观上,若无一点朴学意识,则“百年学案”研究难以为继,对本土学界也无甚参照意义。这就是说,审视“百年学案”研究这一现象,可有两个角度:一是孤立地看,纯粹将它视作个别学人的选择,既然学术自由,则学人愿写什么或怎么写,那是他(她)的事,诚与别人无涉;二是作整体观,即把上述现象置于当下语境去看,则“百年学案”研究多少显得有些另类。因为浏览近十年的出版物,打“百年通史”招牌、厚如砖块的大书实在不少,但大多是绕过史案研究之积累而纵笔春秋,其结果,不是浅尝辄止,人云亦云,便是索性剽窃。
当今学界学风浮夸的另一症状,是好说大话,毫无史案研究之储备,却贸然微词百年学术。例如声称,除王国维外,20世纪中国文论在西学面前,皆患“失语症”,其根据是《人间词话》是文言体,故纯属“国粹”。这太轻率了。但凡对王国维美学稍有领悟者,皆不敢如此放言。且不说撰于1904—1908年间的王国维“人本——艺术美学”,其学术内驱力本源自青春期他对忧生之苦的体悟和超越,亦不说他当年的精神跃迁是如何得益于叔本华哲学的启示,笔者只想说,即使在文言体的《人间词话》中,也流溢着隐去西学词汇的西方人学哲思。于是,那位“失语症”论者便在逻辑上陷于两难:若断言只有与西学绝缘的“国粹”才幸免“失语症”,则王国维也难免有“失语”之嫌;若承认“学无中西之分”的王国维不曾“失语”,则上述命题也就成了伪命题。这是学风不正惹的祸。



漠视史案,凿空而道,这是当下学界的“流行病”,也是本土语境常年不愈的“遗传病”。诚然其症状因时而异,当年的说法叫“以论带史”,却往往沦为“以论代史”,“论”吃掉“史”,学便不学。
半世纪前的那个“论”,自是对主流意识形态所规定的思维——观念模式的简称;那个“史”,则指与“通史”相关的学科建构。表面看来,将主流思维——观念模式奉为史学研究的指针,即把一套政治或哲学概念系统地输入到史学领域,这近乎邻近学科间的“横向移植”。但如果深入考察,就发现不对了,这应是某种标志,故当主流思维——观念模式“纵向落实”到史学层面,这不仅表征有人想转为“理论战士”,以期通过自身来占领阵地,并且,不时他还会倒过来,用史学来证明其主流性,于是,进攻型“理论战士”又转眼变脸为防御型“卫道士”。学术的尊严,学风的质朴,曾几何时,就在此等脸谱的趋势蜕变中,被搅得荡然无存。当学术性被弱化至此,历史还需作实事求是、正本清源式的个案探寻么?不用了。但问题是,此类文字有学术价值么?它能承受学术史的淘洗,面对后学的指指点点,能不脸红心跳、悔恨交织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