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丹巴藏寨:空谷有佳人


□ 祝 勇

第一名
丹巴县在四川省西部的甘孜藏族自治州。大金川、小金川、革什扎河、东谷河与大渡河五条河流在这里会聚。这里到处是高山峡谷、湍急的江流。在冰川雪线之下,散布着藏族村落,诸如中路、蒲角顶、大寨、甲居、巴底等,不同村落的建筑风格各有特色。绛红色的梯形石屋,在各种树木的掩映下,显得格外美丽。房前屋后遍布着苹果树、梨树、核桃树,每到秋天,树上的果实吃不完,会掉落在树下。在深夜里,有时可以听到果实掉落的声音。居民与自然之间在这里达成了高度的和谐。此外,丹巴到处可见神秘的历史遗迹,不仅发现了五千年前的石棺墓葬,最著名的还是大量的古代碉楼。
有人认为丹巴人源于党项羌,是西夏王族的后裔。他们的王国被成吉思汗的铁蹄踏平之后,残存的皇族沿着甘南草甸、阿坝红原大草原一路南下,“其中一部分在称为大小金川河谷地带停下了脚步,重建他们梦想的家园,并将美丽和富贵的血质注入这方风和阳光俱烈的土地。”(胡庆和、杨丹叔:《“美人谷”丹巴》,见《民族》,2001年第7期)。
我们在一个清晨溯着小金川向东走,去一个名叫中路的地方。我们在河谷里搭了一辆车,由于道路颠簸,车速不快。开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司机让我们下车,说剩下的路只能爬山了。我们就此告别,约好三天后,他在这里等我们。
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丹巴藏民的村庄大部分都在接近山顶的位置,不像汉族村庄,大多聚集在山谷里,尽可能地靠近水源,这令我感到不解。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选择了最不方便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家园。
我看见妇女在河边打水,然后背着水罐回家,水罐的皮绳在她们的胸前交叉,深深地勒进她们的藏袍,使她们的乳房格外突出。女孩子们脸颊很红。汗水明亮,顺着下巴往下滴,她们身体里充满水分,双腿健康有力,精心编扎的发辫在风中飞舞,偶尔会有水珠像斑斓的蝴蝶,从水罐里飞出,在那些用油彩装饰过的房子里,她们的孩子嗷嗷待哺。我甚至看见老妇人背着沉重的沙土上山,她们要用这些沙土盖房子,最重要的一项劳动不是盖房子本身,而是运输。
她们的步履飞快,所以她们会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又突然消失。不久以后,我们在村子里与她们再度相遇,这使我在走进村子的时候,发觉这里几乎一半是熟人。
藏式民居错落排列,篱墙外的土路上布满牛粪。与城市街道不同,牛粪在这里不是作为污物存在的,而倒像是一种炫耀,尽管村路空无一人,但那些牛粪证明村庄内部蕴含的生命力。它们与土地那么相配,因而在这样的场合,它们显得无比干净,而且,没有臭味,是牲畜粪便与植物气息相混合的一种味道。这种味道像一种神奇的药物使人精神振作,让人产生劳动、歌唱和做爱的欲望。
两位红衣喇嘛抬着一面大鼓,迎面走来。他们很年轻,剃光的头上已经长出青青的发茬。我知道有法事即将举行,便上前询问。结果,他们就把我们带到益西多吉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