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逍遥津》


□ 顾大玉

母亲给我看她新写的小说《逍遥津》,让我提意见,因为我是研究伪满洲国协和会的,对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汉奸组织有一定了解,她让我在历史背景和事件上为她把把关,不要出硬伤和纰漏。我一气将小说读完,读罢令我久久无语,我不得不佩服文学的魅力,佩服作家手下笔墨的神奇,这点是我们这些搞历史研究的人无法企及的。
小说以戏曲冠名,这是母亲的特色,正如她的另一个中篇《响马传》,是京剧很有名的一出戏,隋唐英雄们结义的故事,却被母亲写成了陕南的土匪民团,疑团重重,迷雾重重,读来让人不能释手。母亲爱戏,叶家的人都爱戏,她的兄弟姊妹中能粉墨登场的大有人在。关于叶家人和戏,我在母亲和我的四舅舅之间的通信窥出细节,今将信件摘录一段,以见其中奥妙。四舅舅先在故宫博物院工作,后调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当教授。舅舅在信里对母亲说,“咱们家,从父辈到弟兄们,谁都能唱几折,晚饭后家中‘开戏’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习惯。家中使用的一套锣鼓家伙是‘富连成’的主人叶春善代为选购的,叶春善是著名京剧艺术家叶益兰的父亲,叶少兰的祖父。这套家伙,当年清华大学、农业大学也曾拿去用过,我还记得,‘文革’中被你拿到废品收购站,按废铜烂铗卖了14块钱……现在只剩了一个鼓,搬家时我没舍得扔,把它从四合院带到了方庄高层公寓,在阳台的杂物中堆着,已经破了。你四嫂嫌占地方,嫌乱,让我处置了这‘永远没用的东西’,我还是舍不得……我当时搜集的二百多张老京剧唱片,都被扫‘四旧’砸碎,成了垃圾。如今,重又拥有百来盒录音带与百来盒录像带以及数千张VCD,虽堪欣赏,却又年老体衰,不仅无力高歌,而且也懒得常听常看,空放在一边,成了摆设。加以知音者稀,能有共同语言的亲友们相继离世,晚辈中也未见一个能继承我这方面爱好与研究的‘苗子’。听你四姐说,你在文代会上向李维康说过‘悔未当初学京剧,她反为你成作家而庆幸’之类的话。李维康的扮相与唱工在目前都是一流的,我则认为,艺不压身、相辅相成的俗语是有道理的。例如,梅兰芳与程砚秋不仅堪称‘京剧大师’,他们在书画方面也下过功夫,并且有作品传世,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乃至一句唱腔,都体现出书画的抑扬顿挫和结体神韵。我的受业恩师章草大师罗复堪先生,其兄罗瘿公人所共知是程砚秋的老师。老舍先生善唱老旦,俞平伯先生爱唱昆曲,俞家与我们家是邻居,他的父亲与咱们的大伯父是至交,俞平伯先生的妻兄许雨香先生当年是我在北大文学院的昆曲老师。我的陶瓷老师陈万里先生早年在北大也爱唱昆曲,《鲁迅全集》内有讽刺他的言语。他的摄影功夫与台静农先生齐名,可惜‘文革’中去世。恭亲王之孙溥心畲先生与我们有通家之好,在咱们家的正屋,我当着父亲的面,正式磕头拜师,向他学字画。溥心畲先生也爱唱老旦,并能自己弹弦子,唱自作的‘牌子曲’。有一次他临时借住在肃王府,我到王府去看他,他正为单弦演员伴奏,演唱的就是他的作品。后来我写了一篇记事,刊在《燕都》杂志上。溥心畲与张大千齐名,而文雅过之,诗词歌赋书画,无一不精,可惜死在台湾。他一度流寓日本,与日妻生有一子,现居美国,在彼经商。1998年,我赴美参展《满族书画》,即住在他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