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小人物二题


□ 涂阳斌 涂阳文

山哥

草台在乡亲们一天的忙碌中顺利地搭在了山哥门前。人们又忙着将土地神请了出来,抬着它绕着村子转悠。村里像过节一样热闹。油漆一新的土地神,威严地站在神龛上,面前香烛闪亮,后面的“六合班”将锣鼓敲得震天响。鞭炮声不绝于耳。男女老少汇集成长长的队伍,从村东往村西头游着,场面蔚为壮观。土地神被请到山哥门前时,山哥家里出来一个人们似曾相识,但一时不知名姓的女人,她端茶递水,大方中含着羞涩之情,人们这才明白:山哥的“皮”今天总算扯出了一个结果。女人今天恰到好处被山哥安排进了门,与村里的人们见了面,收到了奇异的效果:村里名正言顺地娶了一个女人。
山哥的父亲是村里老一辈中少有的几个读书人之一,在很远的一个地方教书育人。乡村知识分子也没能脱俗,也许自己身体太弱的缘故,山哥出生时,他希望儿子长大以后,像大山一样结实厚重,便给儿子取了个“丛山”的名字。山哥也确实不负父望,到十大几岁时,粗胳膊粗腿,还加上一个粗腰,活生生一座山屹立家中。好身体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气。“五大三粗”,在乡村是个好劳力,所以他常常被队长安排做很苦、很累的农活。久而久之,他变得沉默寡言,遇人棒槌擂打都不吭一声。到了该相亲的年龄了,他母亲开始四处托人说媒,别人见山哥一副憨厚相,又不善言辞,每说一处都没有结果。船漏偏遇顶头风,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他父亲当头一棒又打昏了头,也给山哥婚事埋下终生遗憾的伏笔。
正当山哥的母亲为他紧锣密鼓地再次组织准备相亲时,一床破席裹着他父亲未寒的尸骨运回了家,家里一时乱了方寸。原来他父亲远在他乡教书,思想激进,别人不敢讲的话,他讲;别人看不惯的事不说,他说。结果被划成右派,关了牢房,个把月的工夫就死在牢里。一顶右派子女的帽子,使山哥的婚事犹如肥皂泡再次破灭了。
过了大龄青年警戒线,乡亲们不愿看到山哥家孤儿寡母过日子。媒婆们在人们渐渐淡忘山哥父亲之后,又重新捡起旧事,给山哥说媒。
那一天,是一个有耀眼阳光的日子,媒人为了保媒成功,便在山哥家开了个诸葛亮会,作了周密细致的安排。派两个能说会道的青年陪山哥去相亲。当女方问话时,该答的话,由相陪的碰腿子,山哥就答;不该答的话,就用咳嗽制止。谁知那天,一到女方家,相陪的人一个一会儿咳嗽不止,一个一会儿碰腿子,山哥乱了方寸,一句话也没有说完整,悻悻离开了女方家。女方家带口信过来,说山哥是个憨人,婚事算是告吹了。后来经媒人再三撮合,带着山哥强行去了几次女方家,还是砸了锅,但那个女孩给山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约是七十年代末的一个冬日,山哥和一个矮得再也不能矮的女人结了婚,算是有了一个家;又过了几年,山哥抱养了一个女孩,算是有了孩子。
生活要是永远那么单调,山哥就不会出现扯“皮”的事了,故事也该到此为止。事情总是不那么平淡、简单。当时代发展到提出走出国门,走出世界时,山哥既没有雄心走出国门,更没有想到走向世界,只是经不住外面世界的诱惑,一辆自行车、一对篾篓子,让他走出家门,走出村门,走出苦苦折磨他大半辈子的小村,走村串户做起了小买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