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本错裂与时空切割


□ 郝延斌

  哈斯朝鲁在《导演阐述》中说,“我是在一次贪杯醉酒后发现了这个题材,虽然我早已不记得了那是什么牌子的酒”1 。它绝妙地配合了影片留给观众的普遍印象——平缓的节奏,清凉的色调,素净的诗意,以拒绝运动的摄影方式所造就的凝神观照的镜头语言,来讲述一个耄耋老人的淡然晚景——充满了浓郁的抒情意味。但影片在表达生命体验时有一些问题。
  
  淡化故事与整饬情节
  
  《剃头匠》带有非常明显的反剧情倾向,如导演说的是“没有故事的故事片”。在103 分钟的片长内,它连缀起剃头匠敬大爷的诸多日常生活琐事。这些内容之间并不具有很强的因果关联,导演似乎只是将它按照时间的单向流程加以铺排。唯一可能引起嫌疑的是,为了给殡仪馆准备500 字的生平简介,敬大爷独自坐在录音机前回忆过往,但并未出现任何闪回,影片所表现的既是过去时态的回忆内容,也是现在时态的回忆动作。
  影片的抒情气质既有题材与演员的原因,也应在相当程度上归功于导演的处理方式。他放弃了结构故事的努力,而力图在影片中成就以静穆从容为核心的东方美学理想。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影片所具有的优长也是它面对市场时无法掩盖的劣势。它的反剧情倾向使其更像一部用来阅读而非观看的电影,其“可看性”是通过导演对于具体情节的严格整饬而实现的。
  最为显著的例证是影片对于“情节单元”(Motif)的处理。在视觉上《剃头匠》最突出的是那台老式座钟和黑白电视。始终慢5 分的钟表象喻着老人所剩无多的残年,时刻提醒着时光的流逝与死亡的迫近。衰朽的钟表不仅作为老人的类比符号存在,它还积极地参与到叙事当中。敬大爷曾将它抱到老钟表店亨得利去检修,但在满是电子表与石英钟的柜台前遭到婉拒。他老旧的生活方式已无法在处于现代进程中的世界里找到安息之地。在片尾,这台老座钟还是在敬大爷之前结束了生命。这里显然是要将它作为某种不祥的预兆引起忧虑。而黑白电视的每次复现也都别有用意。当白发苍苍的敬大爷和三位老者围坐一桌打麻将时,电视画面分别呈现为青春靓丽的泳装模特走秀和祛皱减肥广告;老人们谈及不久前米大爷的离世时,电视机里适逢其时地出现了丧葬场面,传出阵阵哀乐声。电视承担起对比与强化的职能。
  如此精心整饬情节的意图,首先是以醒目的标记唤起观众注意,从而开放文本与之交流。除此之外,也隐含着取悦市场的努力——它不仅要创造可看的兴奋点,还要赋予某种好看的“故事性”。居委会干部在为敬大爷更换第二代身份证时,曾两次提到20 年的有效期。这话由敬大爷自己说可能会代表他的超脱与旷达,但由他人反复提及,其效果也就止于“笑”果。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敬大爷给殡仪馆打电话,葬礼“推销人员”介绍的繁复程序令他茫然,他将听筒搁在话机上,对方还在喋喋不休。这个动作其作用也只是实现某种幽默效果。在剧本里,编剧冉平还设置了这个情节:敬大爷在墙根下“板寸王”的摊上理发,板寸王说到什刹海边上住着一位手艺高超的敬大爷,“这人算起来也有九十好几了,八成早不在了”。敬大爷不动声色,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没听说过。”雷同的情节还有老人睡过了头引起的虚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