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将军谣



  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朝代大约是宋朝。那时我是将军手下的一个兵。
  我虽然是个兵,但我和将军的关系非同一般。首先说,我是将军最早的追随者。将军的父辈是个农民,是两腿插在地墒沟的农人,后来有了一些地,就成了个小员外。当然了,将军上过学,用现在人的话说,是个知识分子。将军不是一个本分的农民,是喜欢管一些闲事的人,诸如我们宋朝今后的发展方向等一些大闲事。将军总说,宋朝太软弱了,一软弱就要受外族欺负;将军常说,金国虎视眈眈啊,我们大宋要当心啊。可后来,真如将军说的一样,金人打过来了。可宋朝太无能了,一听金人打过来,早就跑得无影无踪。这个时候,将军振臂一挥,将军说,朝廷不保我们,我们要自己保护自己啊!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跟随将军的,当时跟随将军的不多,但我算一个,为什么我这么铁地跟着将军,因为我这人非常崇拜将军,再后来我的家人都死了,死得那个惨,我都不愿想起,所以我就死心塌地地跟随着将军。
  将军是个有头脑的人,我们的队伍从原来的几十人发展到几千人直至后来的几万人,这就说明将军的组织能力和向心力是非常棒的。在战场上,将军几乎每场仗必胜,所以将军就有了常胜将军的美名。这一切不能不说明我们的将军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人。用当时一些正义之士的话说:是个帅才。对这些,我们的将军根本不在乎。我们的将军说,他是不想当大宋的臣子的。当一个无能皇上的大臣那是一种痛苦。不如他现在好,说打就打,丝毫也不要给皇上请示,一切事他自己做主,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好像就是个皇上。当然这个话他只有当着我的面说,只有我知道。当着外人,将军是绝对不说的。打死也不说。
  金兵很怕将军,只要听说是将军的队伍,金兵早就吓破了胆。将军常给我们说,金人也是人,也不是神。我们扎他一枪他们身上也流血。当然,血也是红的。为了向我们验证他的话正确,将军把一个金人的俘虏押到了我们队伍的前面。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由于大漠风沙的吹拂,脸膛早已成了青铜的颜色。汉子很剽悍,也很魁梧。汉子还是金人队伍里的一个小首领。将军把刀架到汉子的脖子上。那是一把闪着寒光的鬼头大刀。金人汉子眼里露出了胆怯的光芒,接着,我们闻到了一股尿骚昧。我们就看到一股溪流从金人汉子的裤腿里流出,湿润了他脚下的土地。我们就看到金人汉子的膝盖发软,身上开始打摆。将军不是一下子把金人砍死,而是用鬼头大刀锯金人的脖子。刀很锋利。是见肉就亲的那种锋利。刀一点一点亲人了汉子的脖子,就有血顺着刀背的槽沟流出来。就像金人裤腿流的尿一样,很急。金人在哭。金人的哭声很凄凉,就像草原上狼的嚎叫。将军哈哈大笑。将军指着金人对士兵们说:金人也是人。虽然他们喝牛奶吃羊肉,他们的血也是红的。将军就让士兵拿来了一个海碗,接了半海碗,然后让所有的士兵传着看。血的确是红的,一点假也没有。将军说:他们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士兵说不怕!将军抡起鬼头大刀,一刀就把金人的头切西瓜似的切下来。头滚了很远,滚到了我的脚下,我发现,那个金人的眼里还汩汩地往外流着泪水。将军说,金人也是一条命,我就这样把他砍了,他也不会活了,是不是?我们一起说是。就这样,我们的队伍在和金兵战斗的时候,我们就抱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心,每次下来,我们虽然也死一些弟兄,但总的来说,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