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对市声的独语(三题)


□ 王红玉


想象美容

看一美容广告,忽有忍俊不禁之感。
镜中分析一下,从眉毛到眼睛,从眼睛到鼻子,再从鼻子到嘴巴,我真是长的太随便了点,可以说无一处标致,无一处能达到审美标准,看来我确实需要大张旗鼓地改头换面了。
长这么大,才知道自己并不美丽,幸好有美容广告对照着提醒,要不然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的缺憾,那真是永远的缺憾了。
还犹豫什么?马上行动,换!什么都换!坚决换!换他个片甲不留!
先换那眉。想起有关美眉的典故,恍然大悟,本人是眉不清来目也就自然不秀了,绝对应该修理修理。据广告上说,目前最为流行的应该是切眉术了,三四十岁人比较适合做这种手术,我确实属于此人群范围。切眉,按照我的理解就是把眉毛切除,然后改道,另外纹上一条高高上挑的假眉毛。也许这样的眉毛能适合我?我照着镜子,试着把眉毛向上挑起,天,好一个秀眉倒竖、刁蛮刻薄的女妖,我急忙把表情调整好--那不是我,我可是淑女型的。想起我的一个姐妹切眉后,眉毛几乎所剩无几,后纹上一条咖啡色的,实在不敢恭维,我不禁犹豫了起来。我觉得,中国人是黑眼睛,理应搭配上黑眉毛,这才配套。尽管我的眉毛谈不上美,但它适合我,我舍不得改变它,还是对付着用吧,不有碍观瞻就行。
眼睛呢,确实有换的理由。很幸运,父母遗传给我的是一双大眼睛,应该很知足了,可惜,母亲的双眼皮,父亲的单眼皮,我兼而有之。八岁以前,我是纯粹的单眼皮儿,我妈说我小的时候眼毛很长很直的,忽闪忽闪的,向下耷拉着,就好像门帘儿似的……我觉得那一定很好看的,因此我喜欢单眼皮儿。可是八岁以后,就出现了令我上火的怪事,一觉醒来,感觉左眼皮很不舒服,照镜子一瞧,吓了一跳,左眼睛突然变的又大又亮的,贼溜溜的,而且和右眼极不协调,原来多出了一道双眼皮儿!那时候,甭提多好玩了,两只眼睛一大一小,怪模怪样的。听大人们说,右眼皮慢慢就会变的和左眼一样的,于是我等,谁知,一等就是一年多,这个变的过程太漫长,也就是说,这难言之隐让我一忍一年有余!而接下来的事情更麻烦,一双眼睛总也不能达到步调一致,左双,右就单,左单,右又双,总而言之,对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样的眼睛大有改造为真正的双眼皮的必要了。但是哪只眼睛需要处理呢?如果全部改造,这两眼睛今天变这个,明天变那个的,势必会出现有一只眼睛处于双双眼皮的状态。处理左边的呢,如果到左眼变双,右眼变单的时候,岂不更糟?反之亦然。
突然想起了中国的园林艺术,讲究的是不对称之美,很多朋友都说我的眼睛看起来很妩媚,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我想,人家明知道我眼睛有缺欠,却这样说,那一定是在安慰我呢,但我宁愿信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缺欠美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