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间资源浇灌的鲁若迪基诗歌


□ 马绍玺(回 族)

  普米族青年诗人鲁若迪基是一位与著名的小凉山有着血缘关系的诗人。几年前他用诗歌的方式从故乡小凉山出发,一路走向了全国诗坛。现在他已经是中国少数民族诗坛的一位重要而且独具个性的诗人了。鲁若迪基的诗歌创作获得了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第三届“华语传媒文学大奖”年度诗人提名奖,首届《人民文学》“德意杯·青春中国”诗歌优秀作品奖等诸多奖项。普米族世居于云南,属云南所特有的人口较少民族,至今人口仅3.36万(据第五次人口普查)。“骏马奖”是该民族所获得的最高文学创作奖。当诗人把获奖的荣誉告诉母亲时,这个一直生活在泸沽湖边上的普通农家妇女却怎么也弄不明白获奖是什么意思,还说这是种粮食一类的事情,为什么要获奖呢?母亲一生唱过无数的山歌,却不知道儿子是一个诗人,而且还是今日普米族中最好的诗人。在母亲的生活里,山歌是用心和用口唱的,就像种田种地一样,是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及吟唱跟生存之外的东西无关。
  第一部诗集《我曾属于原始的苍茫》①出版后的几年里,鲁若迪基的诗歌不断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民族文学》、《作家》、《上海文学》、《芙蓉》等名刊上出现,并有作品入选多种权威版本,有的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文,在异域文化的读者中被翻阅。鲁若迪基又把这些创作收获告诉母亲,算是对母亲多年养育之恩的报答。母亲的答话像个智者:“这很好,好比我一年里种出了好粮食,背去卖了几袋,让别的人也尝尝。听了母亲的话,鲁若迪基这个会说三种少数民族语言的诗人不说话了。在小凉山一带,许多事物都以它们沉默的一面存在着。
  
  一、母亲是诗歌的源泉之一
  
  其实,母亲一直就是鲁若迪基诗歌文本的重要源泉。在他的诗歌世界里,母亲既是这个给自己肉体生命的普通妇女,又是给自己“文化生命”的属于原始苍茫小凉山的伟大女性。作为女性的母亲扶养、关爱着诗人的生命;作为土地的母亲给了诗人属于自己的文化身份和创作资源。鲁若迪基诗歌的出发点就从这里开始。
  在故乡/母亲的手/不畏荆棘/翻过山岭/遥遥地/向我伸来(《山路》)
  恬静的山寨/母亲开始呼喊/晚归的孩子/那声音/在我眼里/渐渐长高/最终支撑起/那一黑色的天幕(《爱》)
  多年以后,诗人发现,母爱并没有随时间的流失而消逝;在荆棘丛生的故乡,越过重重生活的艰辛,母亲以及她生命深处所有的爱,用一条路的长度与宽度为他伸展着。无爱的生命是漆黑的。拥有爱的母亲懂得用自己的方式去灌溉生命。那农家山寨傍晚母亲呼唤晚归孩子回家的普通而熟悉的声音,在诗人的生命中成了母亲最爱的部分。这声音因为爱而有了生命,因为爱而在“我”的世界里成长着,它们驱除了“我”生命中所有的恐惧与黑暗,让“我”有了“家”,有了光明与坦荡,并因此得以“诗意地栖居”着。
  经幡阴影下/你佝偻的背/让我不忍卒读/那是梵文上的一个字么/已是很深的夜了/你的目光还在深山中搜寻/你的声音/还不断颤悠悠地划过山寨的梦/让病床上的儿子/忍不住留下一脸的泪(《唤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