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净觉寺(外一章)


□ 拜学英(回族)

  ◎拜学英(回族)

  在虎踞龙盘的古都金陵,走进被高楼大厦包围着的净觉寺,我感受到的是久违的归属感,是信仰和文化在都市的顽强延续和坚守,

  走进净觉寺,吸引和震撼我的是高耸的砖雕石刻,一块块方砖青石上雕刻着线条流畅图案精美的花纹,金黄色的“勒赐·净觉寺”大字,增添着久远与凝重,透过大字沉稳凝重的笔画,烙印着岁月痕迹的碑坊,一座诉说历史,见证信仰,传播文化,弘扬清真的殿堂向我走来。

  明洪武二十一年的一天,西域鲁密国人亦仆刺金马可鲁丁及其随从,随宋国公归附朝廷,当朝皇帝对西域人的礼节和打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赏给他们绢丝银钞等当用的东西,还让礼部派人把他们的家人从永平府搬到京城居住。为尊重西域人的信仰,使他们安下心来,敕建清真寺两座,让马可鲁丁及随从五户住在望月楼、净觉寺附近。

  另一说法迟了四年。刻写在西安化觉寺石碑说:明洪武二十五年的一天,咸阳王赛典赤七世孙赛哈智为当地回回们每户赏钞五十锭,棉布二百尺,分两处建清真寺,在南京应天府三山街铜作坊建一座,在西安府长安县子午巷建一座。

  两则记载,时间相差了四年,皇帝勒建的事实却是共同的。在儒家传统文化占主导地位的国度,在儒释道兴盛的年代,当朝皇帝能为持不同信仰者“赏绢丝银”为每户回回“赏纱五十锭,棉布二百尺”,并划出地皮,派出人力,分别在东西部的两大都市建造清真寺,说明了当朝皇帝包容的气度与雅量。看着高大精美的牌坊和凝练厚重的“勒赐·净觉寺”大字,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穿着青衣的工匠们奉皇帝旨意手持凿具精心施工忙碌的身姿,我似乎看到了当年穿着长袍、缠着头巾,留着胡须的西域人在新建的净觉寺虔诚地礼拜祈祷,互说色俩的喜悦之情,我似乎听到了净觉寺宣礼塔上高扬的邦克声和大殿里悠扬的诵经声。

  当人们还沉浸在新寺落成的喜悦之中时,不久,一场不知是天灾还是人为的大火突然间燃起,净觉寺精美宏伟的充满着西域阿拉伯风格与中国传统风格的建筑在无情的大火中坍塌了,化为灰烬,只留下断石残砖,让人感叹大火的无情。历史上,更准确地说是中国回族历史上最重要的航海家郑和见此情形,无不痛心,他在第七次下西洋之前,为当朝皇帝上一奏书,陈述重建净觉寺理由。圣旨很快就下来了,言辞充满着对郑和的期待与赞许以及对重建工程的关切:“得尔所奏,南京三山街礼拜寺被焚,尔因祈保下番钱粮人船,欲要重新盖造,此尔尊敬之心,何可怠哉?尔为朝廷远使,既已发心,岂废尔愿?恐尔所用人匠及材料等项不敷,临期误尔工程,可于南京内宫监式工部支取应用,乃可完备,以候风信开船,故敕。宣德五年七月二十有六”。皇帝的圣旨按现代人的话说并非官话一篇,也并非晦涩难懂的八股文章,既赞许了郑和作为回族人对重建工程的殷殷关切之情,又怕延误工程,让内宫监式工部提供有关费用,又期望郑和在工程完成后早日开船。区区数十字,言简意明,成为净觉寺重建工程的尚方宝剑。

  郑和作为信仰笃诚的回族航海家,七次下西洋,次次平安而圆满完成任务,向世界传递和展示了一个东方大国的脚步与友好,成为中国航海史乃至世界航海史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每次出使远航前,忘不了到清真寺燃一炷香,向伟大的安拉祈求平安。我曾在泉州灵山圣墓,看见过石碑上记载的郑和出海远洋前行香的文字。当我沿着南京净觉寺的脉络,徜徉于一座悠久历史的古寺时,我感受到了一个身兼朝廷使命的远行者为何要在第七次远航前上奏皇帝重建净觉寺的急切心情。是啊,清真寺是回族传播文化、诠释信仰、临近安拉的清净之地。在明王朝强盛时期,在回族被朝廷看重的时代,在京城怎能没有一座清真寺呢?怎能让远行的使者没有一个祈祷平安的去处呢?

  中国历史上的清真寺还没有一座像净觉寺这样从开始筹建到重建充满着最高层的关切与重视。不论是洪武年间高帝的最初勒建,还是宣德年间郑和第七次下西洋前的宣宗帝下令重建,似乎都与最高层有关。以至到了明嘉靖年间,世宗皇帝朱厚熄看到净觉寺充满着前辈两代皇帝的关切之情,他不重视—下,似乎也说不过去,便亲题“净觉寺”匾额一副,并敕建净觉寺牌坊一座。

  民间传说,也与皇帝有关。这个在金陵回回中间不知流传了多少代的传说是这样诉说的,朱元璋称帝南京时,有人上奏说常有大将到一个地方聚集,可能要谋反。庆幸的是朱元璋没有立即轻信,微服私访,实地看个究竟。一日,他在军师的引领下来到清真寺,一只脚快要跨进大殿时,被军师拦住了。军师告诉他说,此乃西域回族人礼拜之所,凡进者要沐浴净身。朱元璋只好按回族习俗洗浴后走进大殿。他看到大殿里的人们身着专袍,神色安详地在礼拜祈祷,才知道扶持他打仗的大将们来这里并非聚集谋反。当时,清真寺由于朱元璋的到来而称为进脚寺。后世认为“进脚寺”名称不雅便谐音改为净觉寺,取内清外洁净身醒悟之意。

  净觉寺也许与几朝皇帝的重视敕建有关,也许地处虎踞龙盘的京城要地,建造的辉煌气度与多灾多难似乎相伴随。净觉寺最初的建筑规模与式样在那场大火中灰飞烟灭,典籍中也少有记述。今人从典籍只言片语的记述中领略到的是重建后净觉寺的不凡气度。“寺址辽阔,明太祖以楠(楠木)敕建”。楠木是珍贵树种,在明朝被称为皇宫专用建造木料。皇帝御批将楠木作建寺之用。据称重建后的净觉寺南临官街,西至马巷,东临三山街,北达砂珠巷,占地约四十亩。仅大殿八十一间。大殿的屋顶上,捂盖着绿色琉璃瓦,在太阳下熠熠生辉。南京回族老人王禄汉领着我在寺院里尽情地参观着,他拉亮大殿里的电灯,透过光亮,我看见一大块玻璃下,悄然立着的青石柱基石,是那么的厚重、宽大、结实,一根根粗壮的楠木立柱安稳地挺立在牢固的柱石上,支撑着宏伟的大殿,那是怎样的一座令人震撼的建筑呀。大殿又一次重建时,再无那么粗壮的楠木立柱了,地基提高了,柱基石只好在原地保留着,用玻璃罩着,让人们透过一个个坚稳结实的柱基石,感受净觉寺昔日夺目的光彩。面对这么一座用建皇宫只能用的木料建起的辉煌建筑物,后来的世宗皇帝亲赐“净觉寺”牌匾,再敕建一座与之匹配的精美高大的牌坊就极为自然了。

分享:
 
更多关于“走进净觉寺(外一章)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