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朝代的两头


开 头

  草争高低,人活名望,不少人都信奉这个古训。

  草争高低是为了活着。谁长低了就会置于别个的阴影下,失去阳光的照耀,蔫软、萎缩、枯黄,乃至失去生命。争,是草生存的法则。

  人活名望呢?既然人活着,活着就可以了,缘何要名望?名望又有何益?

  似乎可以这么回答:名望是荣华富贵的代名词,谁不希望荣华富贵?不过,荣华富贵不是终极答案,在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中,荣华富贵还有贪图享乐的嫌疑,而贪图享乐是众人所鄙视的。好在,这荣华富贵可以过渡到光门耀祖的境界,光门耀祖又是传宗接代的最高境界,孔子不是还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吗?这光门耀祖既承续了祖上的香火,还光耀了先辈的门庭,谁能不心a动,不进取呢?

  问题不在于心动,也不在于进取,关键在于如何进取,取得了如何呵护。否则,光门耀祖的背后就潜在辱没门庭的杀机。

  九五至尊的皇帝应该说是光门耀祖的典范吧,就让我们走近几位,去体味一下这人间险峰的惨烈风光。

  

开头与结尾

  我们把历史的典籍翻到西晋开国的端点,就会看到这次开头是以曹魏的灭亡为起始的。或者说,开头就是结尾,结尾便是开头。

  那时候,名义上还是曹魏的天下,曹魏却没开头或结尾的主动权了。主动权已到了司马家族的手中。握有这大权的是司马昭,他把持朝政,架空了坐在龙椅上的曹髦。架空就架空吧,这样当皇帝又不是没有先例,当初你曹家不就是靠挟天子以令诸侯而起家的吗?那汉献帝还不是乖乖地当傀儡受你老曹家的摆布吗?可这个曹髦很是不识火色,居然还要作个《潜龙诗》发泄自己的忧愤,说什么“蟠居于井底,鳅鳝舞其前”。“蟠”是蟠龙,当然是指皇帝自己了。那“鳅鳝”呢?岂不是指骂大权在握的司马昭吗?司马昭难道有海纳百川的肚量?没有!闻知此诗,他公然佩剑上朝,是明目张胆向皇帝挑战了。

  公道说,曹髦还算有点骨气,见司马昭如此骄横,怒不可遏,拍案而起,公然讨贼。讨贼要有实力,可惜位尊人极的皇帝没有精兵强将,身后追随的是宿卫和奴仆,即使加上数百名有良知的宫女,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何况,此时的禁兵早已由司马昭任意摆布了。曹髦刚刚宣布率宫人讨贼,中护军成济就带领三千铁甲禁兵赶到了。令人失笑的是,他不是卫护皇帝,而是与他们应该卫护的皇帝对垒了。曹髦怒斥:

  “我是天子,你们闯入宫廷,想杀君王吗?”

  禁兵闻听不免犹豫,成济却手起剑至,杀死了贵为天子的曹髦。

  曹髦死了,曹魏江山社稷可以易手了。可是,司马昭担心这么上台不光彩,又立了个十五岁的皇帝曹奂。曹奂自然可以任他自由摆布,直至将曹家的玉玺摆布到自家手中。遗憾的是,司马昭还没有摆布到位,却一命呜呼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不过,他的儿子前赴后继,接过了他未竟的事业,三天两后晌就将玉玺摆布到自己手中了。

  说起摆布的过程,还真有些让人好笑。因为,人们从这摆布中看到了先前曹家对刘家的摆布。昔年,曹操去世,继位的曹丕迫不及待地要当皇帝。可皇位上还坐着个汉献帝刘协呀!曹丕心一横,眼一瞪,还未及跺脚刘协就浑身哆嗦,为苟且偷生,即答应交出玉玺。曹丕当然高兴,说不定做梦都偷着笑呢!只是,这曹丕可不是个轻浅好玩的东西,他的笑没有带出梦外,展示给人的竟是满脸忧戚。好像要他当皇帝自己不知要蒙受多大的损失,他忧戚着连连推让,坚辞不受。逼得刘协一而再,再而三,一连四次公开禅让。曹丕才不得不担当重任,登上早就梦寐以求的皇帝宝座。

  曹丕登极后的首要大事,就是将他老爸曹操封为魏武帝。其意自然很明白,是向世人宣称,老曹家终成皇家,是理所当然的天下第一家了。就差一点要喊:我可光门耀祖啦!

  可是,曾几何时这天下最为显赫、最为光彩的第一家——曹家,却成了最为倒霉、最为屈辱的家族。曹奂在众目睽睽下登上了司马炎高筑的禅让台;战战栗栗交出了玉玺,战战栗栗脱掉了龙袍,换上了大臣的衣服。此时,他满腹凄楚,心境悲凉,早该落泪了。然而,他不敢,他的泪只能偷偷往心里流,不然,交了玉玺也难免杀身之祸。

  这一切,处于得意中的司马炎当然不会察觉。在群臣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呼声中他肯定陶醉了。他一定在想,司马家从此成为天下第一家了。接下来,他要用的心计该是,稳固权势,让江山社稷永远攥在自家的手心里。当然,他绝不会想到,这天下第一家的最大荣显,也招致了最大的灾难。

  

不是开头的结尾

  司马家族的下场,要比曹魏家屈辱、悲惨得多。我们就以西晋末年为例吧!

  西晋的结尾,并不是后汉的开头。在司马家的西晋结尾时,后汉已开国多年了。

  早在司马家族同室操戈,八王内乱的时候,匈奴人刘渊拉起一竿子人马,登极开国,便以后汉相称了。为西晋结尾的不是后汉的开国皇帝刘渊,而是继位的儿子刘聪。刘聪真是聪明,当了皇帝还嫌属下国土有限,继续征讨,打下洛阳,将逃出都城的晋怀帝俘虏了。晋怀帝带着玉玺被押往后汉的都城平阳,开启了司马家族丢人败兴的日子。

分享:
 
摘自:海燕 2010年第12期  
更多关于“朝代的两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