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下秋水


□ 谢彦秋(土家族)

  ◎谢彦秋(土家族)

  习惯晚饭后散步,也习惯由女儿——雨陪着沿门前那条小河朝其上游走去。临河延伸的石板小道好像是专门用于散步的,女儿说陪我锻炼身体,而我感觉是在放松自己,或者说,只为散散心。 这条河叫峒河,其走向说来也太美妙,就在这座小城脚下与另一条小河相交时,狠狠地冲过去,冲出了一条大大的凹样的岩坝,像朝天的洞穴,自然呈L形继续自己的旅程。两岸青葱的林木一年四季都一个样的翠、一个样的绿,远远地夹着这条清幽的小河打闹市中穿过,足够诱惑街头巷尾路人的眼神。

  今天女儿还有作业,我只好独自走走。是到了黄昏的余晖里了’散步的人只有四五个。路,还是一条林阴老道。河水,还是黄昏余光下多情楚楚的水。秋风,清爽。耳边少了童真的笑声,多了几声夜鸟的呜叫。就这鸟鸣,让我感到秋色有了凉意。抬头望望天空,一弯瘦月高挂,只锃亮自己,少给步人宁静的月下行人朦胧的希望。

  今天心思有些乱,便匆匆前行,跟着那弯瘦月直往上游的河湾走去。

  河湾躺在城市边缘山的脚下。这时,连绵青翠的高山几乎阴沉了下来,黑乎乎的,直耸云端,丢了本色也没了白日的热闹。路边,几盏高挂的灯光洒了下去,洒到河面的,是长长的几缕染上蛋黄的水片,表现出水与光的和谐,我似乎可以这样形容,这片水经人间光彩的造化,成了半匹绸缎,盈盈漂浮,如敞开胸襟的羞女,多了天仙般的娇媚。

  见一娇柔的影子在水边悠然小动,我放大胆量走了过去,距她约三米处才发现,是女人在洗衣物。我高兴地走到水边,在距她一米的上游蹲下,将手伸进水里,试试水的温度。水凉了,我能感觉到秋水的凉意。我知道,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不必多想。此刻,天上有了三颗星星,那弯月亮离我们近了,能感觉到天空有淡弱的月光闪烁,给我的,是那种朦朦胧胧的一片穹空,浩瀚无比。

  整条河湾是宁静的,宁静得我能听见路灯光芒刺进水里的“叱叱”之声。与之同时,女人洗涮衣物的轻柔的声响也飘了过来,均匀有致。我没想惊扰她,她也没想惊扰我,我们相互笑笑,几乎同时认定了。两个女人先后掉进了一条深奥的洞里,这个灰黑的世界只有女人和水。此刻,整个世界只有水声,而我只想问一句,白天都干吗去了,这黑天黑地的还在河边洗衣?她听到了我的这点心思,偏过身、微笑着问,天黑了,还来这里玩耍?我笑笑,你都还在忙活,天就还没黑呀?两个互不相识的女人会意地笑了。其实,两个女人相互间的微笑,谁都看不很清楚,只见她将头低了下去,似乎,笑得很不情愿。只有脚边的秋水,自然地、默默地流淌。

  洗衣女大约四十来岁,中等偏瘦的身材,是那种乡下人常夸的“一张苦色的脸”,有文人墨客笔下的西施那种娇愁之美。不料,她突然偏过脸来,很尴尬地说,你命好,我们乡下人命苦啊!都是女人,命运能分得那么清楚吗?不知道这话是否出自我的口中,但听清了她的反驳,你看,我整天在工地上忙活,天黑了,还要下河洗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