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的重写、经典重构与文化参与


□ 生安锋

编者按杜威•佛克马(Douwe Fokkema),毕业于荷兰莱顿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曾在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工作数年,后长期担任乌德勒支大学比较文学系主任兼历史与文化研究所所长,曾担任国际比较文学协会秘书长、副主席和主席。现任国际比较文学协会名誉主席,国际文学理论学会顾问,欧洲科学院院士,乌德勒支大学荣休教授。主要著作有《中国的文学教义及苏联影响》、《20世纪文学理论》(合著)、《文学史,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现代主义推测》(合著)、《走向后现代主义》(合编)、《后现代主义探究》(合编)、《总体文学与比较文学论题》、《文学研究与文化参与》、《国际后现代主义:理论与文学实践》(合编)、《知识与专致》(合著)等。2005年6月,应邀来华讲学,于6月11日接受了清华大学外语系教师生安锋的采访。

生安锋:多年来,您一直频繁往来于欧洲和中国之间,您也多次在中国高校,如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演讲并参加过各种学术活动,有力地促进了世界文学研究和中国文学研究之间的交流与沟通。您对中国文坛和中国的文学批评界应是十分熟悉的,那么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当代中国文学理论研究的呢?请直言。
佛克马:这个问题太大了,但总的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活跃的领域。我认为在这一领域内的各个流派之间、不同的思潮之间正开展着一场非常热烈而又充满活力的辩论。至于其中哪一派居于主导地位,或者说哪一派比其他派别更为流行,我倒没有清楚的认识。西方的种种流派在这里都能够找到,我认为我们可以为所有这些流派找到其代表性人物。举例来说,有钟情于文化研究的学者如王宁和陶东风。但与此同时,也有的学者如北京大学的申丹则致力于文体学和叙事学方面的研究,还有研究符号学的学者如中山大学的王宾等。另外还有研究理论思想史的学者如乐黛云等。还有很多别的学者在从事着不同的研究,所以很难说哪个派别占主流。但在我这个外国人看来,在中国的文学研究者之间存在一场活泼的辩论,但那也是一场友好的辩论。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局外人的印象。
生安锋:在您的著作中,您多次论及中国文学,不仅是现代文学,而且还包括古代文学,显示出您在整体上对中国文学的熟悉。譬如说,您不但评论过中国古代诗人如李白和杜甫,也研究过20世纪上半叶的鲁迅,以及当代的王安忆、高行健等等。请问有哪些中国的文学著作对您产生过较大的影响?
佛克马:你知道,中国是一个充满惊奇的国家,中国文学也不例外。我想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西方学者一直认为中国的现代文学,也就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受到西方文学的极大影响,因而不是很有原创性。可是,我对20世纪中国文学或现在的中国文学了解越多,我就越发为其原创性而感到惊奇。当然,像鲁迅这样的人,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位极具原创性的思想家和作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