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意股民“暴富神话”破灭后的自白


□ 谭建国

  能言善辩者,总是受人敬重的。比如古代的辩士苏秦、张仪,曾一度在战国时代受各诸侯国宠信,为各国王侯的争雄称霸,搞策划,造声势,树信誉,起了很大的作用。比如历届大专辩论赛的冠军,出口成章,口吐莲花,妙语连珠,语惊四座,曾成为青年们崇拜的偶像。然而,有一种能言会道的人却也让少数人迷魂三界,以至徒留无尽后悔,无限伤心。我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凡而骗术十分高明的骗子。我的名字叫红可,本是一个赋闲在家的普通家庭妇女,既无通天本领,也无广泛的社会关系。而且,我还生着一身病:脑梗塞,右侧偏瘫,糖尿病等等。也许你会感到不可思议,这样一个半瘫的老太,自己照顾自己尚且不暇,哪来那么大的能量去行骗?可事实上,我在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里,诈骗到一百多万元人民币。
  
  行骗起因
  
  在九十年代初我看到人家炒股票赚得满谷满坑,不禁万分眼热,就筹了钱到上海做股票,可是由于没有经验,五万元钱蚀得一干二净,就像把雪白的大米装在无底的桶内一样,最后只能背回一个空桶伤心而归。后来我回到家里,只得借了高利贷还债,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我一个妇道人家,没办法可想,就想起了骗钱还债的念头。我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向熟人吹嘘自己与烟草局长很有交情,可以批发到便宜香烟。熟人对我蛮信任的,我从市场上买进香烟,高价进低价出,然后不断地让熟人把钱先送来,后来的人交给我的钱,一部分我占用,另一部分就作为利润付给先交钱的人。相信我的熟人越多,我手中的钱就越多,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不但把债还清了,而且手中还有了积余。
  
  全能的“好心人”
  
  我首先向与我一起做香烟生意的方明吹风,说自己有汽车营运证卖。方明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真有便宜的营运证卖?我说,跟你做了这么久香烟生意,我还会骗你吗?方明就和儿子顺子一起到我家,一番客套后,我就切入正题,说我的哥哥的妻妹阿琴是在S市交通局营运科做副科长的。说着我还拿出阿琴写来的信,并讲这封信是阿琴托交警队的吴某带来交给我的。信的内容大致是“阿琴手里有一张汽车营运证,让我替她把营运证卖掉”,方明和顺子一看这封信,就相信无疑了。我临走前说,需预付3万元。过了几天,方明和顺子就到我家,正好那天我一个人在家。他俩把3万元钱带了来,为了防万一。还叫我写了一张借条,我用左手签了字,借条上写上借期两个月,利息照付。具体利息多少没写明。方明和顺子说了些感激的话,就兴冲冲地走了。按我的要求,方明把家里的身份证、驾驶证等资料复印件都交给了我,我向他们一再保证此事肯定能办成。
  到了清明节,我叫方明来我家。我说要买一个招商场的门市部,那个门市部是挂在供电局名下的。我的丈夫以前曾在供电局供职,所以不好出面买,想以方明的名义买下门市部。我叫他深信不疑,就吹嘘说有四张便宜的营运证要出手,是从A市调过来的,等办好后一起送过来,方明一听又心动了,决定再买一张营运证,我这一回胃口又变大了,说需付4万2千元。方明和顺子带了4万2千元到我家。把钱交给我,这一次由顺子写了一张借条,我又用左手签了名字。
  然而过了许久,方明却一直没有拿到营运证。他就和儿子一起到我家去催问营运证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我就当着他们的面往苏州方向打电话,我在电话里极尽演戏之能事,在电话里自言自语,绘声绘色,仿佛真的在与营运科的人通话似的。我打完电话后对方明说,阿琴说营运证有点麻烦,科长怕你们转手倒卖,要等你们买了汽车一起拿来。
  后来方明与顺子再次到我家里,我说。又有好事体,我托人可以买到便宜的汽车,很快就能帮你们买到汽车。方明和顺子听了都很激动,他们直夸我是热心人。于是过了几天,按我讲的价钱,带了16万6千元的定活两便存折又来到我家,把二张没有密码的存折交给,让我替他们买二辆价廉物美的桑塔那轿车。方明和顺子尽管心中也有一丝疑虑,但因为一直对我信任惯了,所以对我办事还是有信心的。
  然而,盼星星盼月亮,却一直没有盼到价廉物美的汽车。实在等得不耐烦了,方明又催了几次。有一次,生怕露出破绽,我就假装给S市打电话,假装把对方的话复述给方明听,说是经营部里有一辆2000型轿车,但是汽车有点小毛病,问方明要不要一辆2000型轿车及一辆普桑轿车,方明和顺子对视了一眼,无可奈何地说,可以的。事已至此。方明他们只要能买到车就算老天保佑了,所以即使将就些也不多计较了。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仍然没见到轿车的影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他们,隐隐约约感到这其中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于是父子商量下来,准备去问我要回汽车款。我生怕露馅,也在积极准备,以防风云突变,我找来女友芳芳,让她打个电话给方明,可是芳芳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我说,你尽管打,没事的。最后芳芳拗不过我,就打了个电话给方明家,说我红可阿姨不会骗人的,你们可以信任她的。方明家接了这个电话后,就又吃了一颗定心丸,没有再紧逼着讨钱。到了下一个月,我又打电话给方明,说汽车很快就要开过来了,但是一定要先上好牌照才开下来。但她提出上牌照要3万8千元。方明一听又信以为真。他和顺子又凑了2万到我家里。拿到钱的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像能够呼风唤雨的神仙一样神乎其神,可以凭一个电话、几句诺言就骗来这么多钱,简直是心花怒放。为了自圆其说,我于当天下午打电话给方明说,实在不巧,运营科副科长儿子正好今天入伍,要请客,家里忙得团团转,脱不开身了,今天来不及把汽车开下来了。方明父子又火急火燎地等了几天,他们简直是望断了家门外的那条路,然后汽车依然杳无踪影。方明父子越来越心焦,他们担心事情办不成,就去找我。不料,一向神通广大的我,却生病住院了。他们就赶到医院里。我又是一番推心置腹,说自己一点也没有骗人,一心只想帮朋友忙。最后在病床上,我一本正经打了一个收条,内容由顺子写,我签上名字,以此来让方明宽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