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形杀手


□ 王雪梅

   1
  
  据调查,29岁的陈大龙虽然是个有妇之夫,但平时对漂亮女孩很动心思,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可疑的是,李薇的尸体就是陈大龙发现并报案的。
  记得那天是个假日,下午快吃饭的时候,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突然变了脸。一时间天空乌云密布,窗外传来的隆隆雷声预示着暴风雨即将来临。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通知,市第六医院手术室的一名护士突然死在了手术室里。我受命立即赶到了现场,任务是查明死者的死亡原因。死者名叫李薇,19岁的生日还没过,是事发当年才从市护校毕业分配到第六医院手术室工作的一名新手。
  李薇仰卧位躺在手术室器械清洗间靠近清洗池的地面上。尽管洁白的工作服还没有完全从她的身上褪去,但可以明显地看出,她的衣着曾被人强行扒开,就连胸罩也被人扯开了。我首先检验了李薇的会阴部,发现李薇的处女膜是完整的。我又对尸体的体表,尤其是乳房、大腿根与腹下部的皮肤仔细地进行检验,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和损伤。这样,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排除李薇生前有过性交行为或遭遇过性暴力的袭击。可是没等我把这个结论说出来,就从李薇的口腔里检验出了男性的唾液。
  经检验证实,李薇口腔中的男性唾液来自于市第六医院外科主治医师陈大龙。
  看得出陈大龙是个挺风趣的男人,在医院的小会议室里他用十分生动的语言,向我们讲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经历:
  我今天在外科值班。下午四点来钟,我为一个右下肢外伤的病人做了清创手术。手术室的值班护士是李薇,她在台下作巡回。
  手术是5点10分结束的。手术一结束,我就离开了手术室,回到外科病房的医生办公室整理和书写病人的病历和手术记录。李薇没有离开手术室,按照手术室的工作制度,她应该立即将手术器械及时清洗干净,整理打包后送供应室消毒。
  将病人的病历和手术记录整理完毕后,我感到有些疲劳。今天下午天气又闷又热,汗流浃背的我,决定到手术室去冲个澡。
  手术室在三楼,里面一个小套间里有两个淋浴龙头。按规定,不是手术前后,医生是不可以来这里冲澡的。不过到了星期天,往往就是例外。只要与值班护士说上几句俏皮话,准能达到目的。
  到了手术室的门口,我发现里面静悄悄的,过道上空无一人。我知道此时手术室里就只剩下值班护士李薇一人了。
  那会儿,由于天气突变,整座大楼都暗了下来。别的科室已是灯火通明,可手术室里却仍然没有开灯。室内除了黑暗,还有闪电不时地透过窗玻璃,幽暗的光亮明明灭灭挺吓人的。
  我猜想小李一定是太累了,这会儿正躺在护士值班室的床上休息哪。
  我也是昏了头,不知怎么地忽然萌发出一种奇怪的念头:悄悄摸进护士值班室,和这小丫头开个玩笑,吓唬她一下。
  于是,我轻轻地推开了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借着闪电的光亮,我看见护士值班室的门大开着,不仅床上空无一人,连整个房间也空无一人。我连喊了几声小李,都没有回音。当时,我还为没能逗逗小李觉得扫兴。后来,我摸着黑拉开了灯,准备进更衣室里去冲澡。
  就在开灯的同时,突然一声惊雷,震得大地微微发颤。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将头侧向一边,猛然发现斜对面器械清洗间的地上躺着一个人。这一发现,着实吓了我一大跳。那人身穿白色工作服,一动不动,从身材上看,像是李薇。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连忙冲了过去。
  那人的面部依然朝向地面,毫无反应。我感到不妙,连忙弯下腰,将此人的脸翻了过来,果然是李薇。我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李薇双目紧闭,面色灰白。凭着当了十来年医生的经验,我很快就判断出她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停止了。也就是说她已经进入了临床死亡期。
  此时,我心中突然一沉。紧张、慌乱、不知所措。作为一个天天和病魔打交道的外科医生,对于尸体和死亡这些常人感到害怕的事情我并不畏惧。但今天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况且面对的又是一位自己十分熟悉的小护士,抱着她的尸体,我不禁毛骨悚然。不过,凭着医生的职业习惯,很快,我就镇定下来了。我觉得这会儿应该立即对李薇实行抢救。我知道对临床死亡期的尸体进行及时而有效的抢救,没准还有死而复生的可能。
  时间就是生命,必须争分夺秒。我顾不上给其他的值班医生打电话,立即对李薇就地进行抢救,实行复苏术。我扯开了她的衣服,在胸前连着捶击了三拳,然后交替给她做人工呼吸和体外心脏按摩。我先是采用双手压胸式人工呼吸法,大约有一分钟,我看没有见效,就采用了更为有效的口对口的人工呼吸法。我俯下身子,捏住她的鼻孔向她的嘴里吹气。但是,过了两分钟,奇迹并没有出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